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能訴求國際刑事法院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能訴求國際刑事法院嗎

2019-10-11 11:32
林鄭宣稱,未來不排除請求北京協助,若真到了這一步,就必出現強度更大的鎮壓行動,致碰觸到國際犯罪的紅線;目前的香港,形式上雖屬一國兩制,卻不具有國家地位,致不可能有向國際刑事法院申訴的適格性。圖/擷自立場新聞直播影片
林鄭宣稱,未來不排除請求北京協助,若真到了這一步,就必出現強度更大的鎮壓行動,致碰觸到國際犯罪的紅線;目前的香港,形式上雖屬一國兩制,卻不具有國家地位,致不可能有向國際刑事法院申訴的適格性。圖/擷自立場新聞直播影片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反蒙面法後,情勢不僅未見緩和,反引起更大的衝突。而林鄭也宣稱,未來不排除請求北京協助,若真到了這一步,就必出現強度更大的鎮壓行動,致碰觸到國際犯罪的紅線。而若證諸巴勒斯坦的經驗,香港人於現在或是未來,能訴諸於國際刑事法院為救濟嗎?

1998年,國際社會簽訂羅馬規約後,於2002年,在批准規約超過法定的六十個國家後,國際刑事法院正式在荷蘭海牙成立,以針對種族屠殺、殘害人權與戰爭等犯罪,來進行刑事究責。由於羅馬規約所針者乃是自然人,就與一般國際組織,是以國家為對象,有著極大不同。

而在2009年初,以色列部隊進入加薩走廊,執行名為鑄鉛(Cast Lead)的軍事行動,目的在掃除哈瑪斯民兵的威脅。而在行動期間,不僅造成包括平民在內的上千人死傷,更被發現使用國際法所禁用的白磷彈。時任巴勒斯坦政府的法務部長阿里.哈珊(Ali Khashan),就向位於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提出申訴,請求對以色列官員觸犯羅馬規約所規定的種族滅絕、殘害人權與戰爭等罪之訴追。

雖當時的巴勒斯坦,並非羅馬規約的締約國,但據此規約第12條第3款,非締約國仍可提出聲明,以接受國際刑事法院對羅馬規約所列犯罪的管轄。惟國際刑事法院的檢察署於2012年,卻駁回了此申訴案,其最主要的理由,並非針對事實的否定,而是一個先決問題,即巴勒斯坦不具有國家地位(statehood),自無提出申訴的當事人適格。

雖然巴勒斯坦,包括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但因兩者於地理上的區隔,致分別由法塔與哈瑪斯組織所統治。而以色列於約旦河西岸仍有屯墾區,更建起圍牆區隔,就使國家該有的領土完整性與主權獨立性因此被分割。故國際刑事法院檢察署的駁回理由,雖然殘酷,卻點出了巴勒斯坦於國際社會的艱困處境。

只是諸如此類的困境,卻打倒不了巴勒斯坦追求獨立的決心,其仍積極聲請加入國際組織,終在2012年於聯合國,正式升格為非會員觀察國,正式確立了國家地位。巴勒斯坦政府也於2015年,再度聲請自願加入國際刑事法院的管轄,並再對以色列一連串的國際犯罪行為為控訴,而檢察署除了接受其申訴外,也在2018年進行審前程序,而開啟了國際刑事司法的大門。

國家地位  國際刑事法院適格性

相對於巴勒斯坦,香港的處境,實更為險峻。畢竟,目前的香港,形式上雖屬一國兩制,卻不具有國家地位,致不可能有向國際刑事法院申訴的適格性。尤其於1972年,在中國提議下,聯合國已將香港的殖民地地位加以去除,故國際法所宣示的自決原則能否適用於香港,即藉由公民投票來尋求自由、民主與主權,實有極高的難度,更會觸及敏感的港獨議題。

而對於巴勒斯坦訴求國際刑事正義的問題,我國更須加以關心,因台灣一旦面臨相類似的處境,尋求國際刑事法院的救濟,或許緩不濟急,卻足以將此等危機提升至國際之上,避免使兩岸問題被國內法化。且台灣的主權本就具有獨立性,領土也有完整性,比之於巴勒斯坦的主權與領土分割,實更易證明是具有國家地位的當事人適格。

總之,追究殘害人權的犯罪,雖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從巴勒斯坦向國際刑事法院尋求救濟的過程與結果,卻不代表此等正義的追求,是遙不可及的空中樓閣。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