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進入開城工業區—黨國資產之17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進入開城工業區—黨國資產之17

2020-06-06 09:31
開城工業區是南韓在北韓的唯一特區,允許南韓民眾進入開城,從事旅行和觀光。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開城工業區是南韓在北韓的唯一特區,允許南韓民眾進入開城,從事旅行和觀光。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2006年年底,倒扁紅衫軍運動進入尾聲,阿扁並沒有因為運動而下台,反而國會把追查國民黨黨產法案,推進一步,這也造成管理國民黨黨產黨工的壓力。這一年12月,我方順利拿到出境許可,我也知道:這位幕後出力者,是這批北韓貨幣半個當事人,本身又是航運巨頭,這個集團和國民黨財務往來複雜,也必定和當前執政高層有良好溝通管道,否則,不會捲進北韓經貿風波。我從阿布杜口中知道,一年多來,他們已經多次透過關係找上聯合國,希望和國際貨幣銀行聯絡,直接進行交易,把我們工作任務小組,排除在外。但是,國際貨幣銀行已經多次拒絕,因為合約的問題,無法把我們排除在外。

其次,台灣既然不是聯合國成員,擁有貨幣的集團有很多理由,可以拒絕和聯合國所屬機構合作,但是,失去這個機會,沒有把貨幣弄出境,很可能掀起政治風暴,現在,經過努力,北韓貨幣可以離境,多年努力沒有白費,阿布杜通知我和阿敏,必須約定時間,飛到南韓首爾等候。

2007年1月,我和阿敏到達首爾,首爾對我來說並不陌生,我曾經多次為了採訪或為了旅遊造訪首爾,說真的,我對首爾印象並不好,除了潮濕的冬天之外,韓國的飲食偏重辣味,一直讓我害怕,尤其我不喜歡泡菜的味道。但是,世居南洋的阿敏卻喜歡泡菜,這一點大出我的意料,如今又是碰上冬季,一出門就遇到下雪,我和阿敏在假日飯店住了兩天,第三天接到通知,到機場和阿布杜碰面,阿布杜持用美國護照,走了公務通道,所以沒有太多時間等候,就看到他走出入境大廳,我們三人一起搭上在外面等候的專車,這部車子是屬於南韓中央銀行的禮賓車,車子直驅中央銀行,阿布杜進入會議室開會,我和阿敏未受到邀請,只能在會客室等候,大約一小時,阿布杜離開會議室,禮賓車把我們接到假日飯店,阿布杜說:運送貨幣的海運抵港時間是明天,他已經交代央行人員協助通關,並押送到央行倉庫,暫時存放,這幾天沒事,可以安排到開城工業區走一走,我雖然進過新義州,但是,一直來對於位於38度線旁邊的開城工業區感到興趣,這裡是南韓在北韓的唯一特區,允許南韓民眾進入開城,從事旅行和觀光。開城對我來說充滿神秘色彩,阿布杜說:如果「六方會談」有了結果,北韓貨幣進入開城,直接取代美金,先在開城工業區實施,把開城變成經濟制裁解除的實驗區,慢慢貨幣可以發行到全國。事實上,美國所構想的好意,後來幾乎全部受挫,沒有實現,這是後話。

阿布杜連絡一位亞洲區主管,擔任響導,他具有國際貨幣銀行專員和韓國央行主管的身分,也以聯合國人員身分,多次進入開城,由他帶領當然安全,當天,我們從首爾中央火車站搭乘京義線,這條火車線路在戰爭之前,可以從首爾搭乘,直接抵達新義州,所以稱京義線。但是,1954年,韓戰停戰之後,本來屬於南韓京幾道的開城,畫入北韓的黃海北道,因為,開城地理上處於37,5度,不在38度內。

目前京義線火車,只可以搭到坡州市,坡州市有一個北韓出入境事務所,所有南韓車輛和人員,必須在這裡下車,經過出入境檢查,才可以進入開城,而開城工業區的實際地理環境,一半在開城,一半在板門店,這個特區和開城特別市,也有圍牆分隔開來,離開特區進入特別市,還需要報備。

首爾到坡州市大約一小時,我們一抵達,就有人在車站等待,直接把我們帶到出入境事務所,海關要求我們交出手機,相機,出境後才能奉還,拿到識別證後,搭上車子進入工業區,工業區廠房看來相當整齊,2000年,金大中上台後宣布《南北宣言》,上演民族大和解的戲碼,開城工業區就是這場戲碼的產物,北朝鮮的金正日也大力配合,雙方簽下共同經濟合作,開城變成經濟開發實驗區,由南韓出資開發,出電力,還包含一條從開城通往平壤的高速公路,總長150公里,因為北韓缺電,所以電力由南韓輸送,但是,北韓可以出人力,開城是北韓第二大城,人口有30萬,與第一大城平壤300萬人,差距10倍。根據統計,北韓人口2500萬,但是,第一和第二城,差距如此巨大,很難理解。開城經過五年開發整地,建廠,南韓花了一億美金,終於在2005年進行營運,在此地投資的南韓廠商高達一百多家,包含刺繡、紡織、玩具以及高麗人參,本來,開城的古名稱為「松都」,據稱:北朝鮮最好的高麗人參,就是開城出產。這裡在歷史上也是高麗國屬地,南韓廠商以紡織最大宗,南韓把設計好的衣服樣板,拿到北韓製造,一來可以降低成本,也可以讓首爾明洞所謂「潮流服裝店」保持低價和活力,這裡是亞洲最吸引人的低價衣服專賣店,只是很少人知道大部分衣服是北韓工人製造。

我們在場區逛了一圈,車子帶我們到高麗博物館,阿敏在販賣部買了紀念品,這個時候,一位北韓的地陪才出現,結帳時可以用美金,我和阿布杜,阿敏在特別市一家風味館食堂用餐,朝鮮食物很粗糙,才發現南韓食物還是比較正常。

開城建築新舊並陳,路很寬,人車很少,我們只待半天時間,沒太大意思,下午就打道回府,北韓地陪一直看著我們進入出入境事務所才離開,同樣天空下,北緯38度內外,卻有天壤之別。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