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民進黨已經淪落到必須用欺騙的方法來推動公共政策了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民進黨已經淪落到必須用欺騙的方法來推動公共政策了嗎?

—負責任的政黨應具有專業知識乃是推動公共政策的最基本條件

2020-06-24 18:48
作者認為民進黨政策會研究員趙秀琳小姐所撰寫的〈民進黨支持國民法官制的原因〉一文中「陪審沒有判決書,也不能上訴」的說法,如果不是無知,不然就是公然撒謊。示意圖/Pixabay
作者認為民進黨政策會研究員趙秀琳小姐所撰寫的〈民進黨支持國民法官制的原因〉一文中「陪審沒有判決書,也不能上訴」的說法,如果不是無知,不然就是公然撒謊。示意圖/Pixabay

一、民進黨政策會沒有專業知識?還是故意說謊?

在6月19日之自由廣場中,民進黨政策會研究員趙秀琳小姐所撰寫的〈民進黨支持國民法官制的原因〉一文中,有些敘述與專業不合,例如該文中謂:「民進黨支持國民法官制的原因,是認為陪審在台灣行不通,陪審沒有判決書,也不能上訴,這對台灣社會及人民是很難接受」;這句話中的「陪審沒有判決書,也不能上訴」,是非常錯誤的寫法,是公然的說謊。趙小姐在這篇文章中說:「國民法官制度在第九屆就已多次進行深入、精闢的制度研擬及討論,除委員會的討論及審查,並召開公聽會聽取各方意見,最後只因屆期不連續未完成立法,如今該案已在委員會審查完畢,讓最後的二、三讀在臨時會中一氣呵成並無不妥。」從這個描述中,作者似乎可以猜測說:在對於國民法官制召集公聽會時,一定會有人提到陪審制的制度內容與優缺點,如果說沒有提到陪審制度的內容,那麼這個公聽會,可能是一言堂的公聽會,只是為國民法官制背書的公聽會;如果有提到,對於《陪審就被告有罪或無罪所做之裁決(verdict)是否能上訴》這麼重大的議題一定會提到。因此,趙小姐說:「陪審沒有判決書,也不能上訴」的說法,如果不是無知,不然就是公然撒謊。

二、對於《經陪審審理做裁決的判決》當然可以上訴

各位都知道陪審制由來於英美法,但是英美的司法制度與國內的司法制度不太一樣,所以因為國家不同的時候,其上訴制度會有所不同,因此,作者以英國為例加以說明。在刑事方面,英國把犯罪分成「簡式犯罪」(相當於所謂的「輕罪」)與「正式起訴犯罪」(相當於所謂的「重罪」),簡式犯罪是由素人為主所組成的「治安法院」來審判(沒有附上陪審),而正式起訴犯罪是由「刑事法院」來審判沒(有附上陪審),在治安法院與刑事法院所做的有罪判決當然可以上訴,但是如果是無罪判決,則提起公訴這一邊不能提起上訴。如果用國內的話來說,就是陪審團判我無罪,檢察官就不能上訴。

因此,民進黨的趙小姐說「陪審沒有判決書,也不能上訴」是個大錯誤,如果知道而故意這麼說,那就是大欺騙。

三、複雜的上訴制度

(一)「事實問題」與「法律問題」之區分

只不過,英美法的上訴制度與國內的上訴制度不太一樣,其複雜的程度,如果非專攻英美法者恐怕難以了解。那麼,就請各位讀者稍微忍耐繼續讀下去吧!

於英美的刑事訴訟當中,經陪審判決有罪的當事人當然可以上訴一次。只不過,英美的法院對於陪審團所做的事實認定比較尊重。因此,其上訴,常會把「事實問題」與「法律問題」分開。那麼,什麼是「事實問題」?什麼是「法律問題」呢?舉例來說,某甲是否殺人是「事實問題」,而某甲是殺人或是傷害而過失致死呢?則是「法律問題」。但是「事實問題」與「法律問題」之區分並不是那麼簡單,讀者先有簡單的概念即可。

(二)英國的刑事上訴

(1)法律問題當然可以上訴

國內當事人由地方法院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時,高等法院可以對案件重新審理,不論是「事實問題」或「法律問題」;但是在英美法國家,由於採取陪審審理的緣故,所以對於事實問題的上訴原則上是不被允許的,被允許的是對於法律問題可以上訴。舉例來說,在刑事法院被判有罪,其法律問題當然可以上訴,至於事實問題可否上訴?此時,如果要就事實問題提出上訴,必須要有刑事法院給予許可,或上訴法院給與許可。

(2)能夠上訴的範圍是否太小了呢?

透過上面的說明,大家或許會覺得上訴的範圍是否太小,其實這是制度上不同的緣故。在英國,成為上訴的「法律問題」,其範圍比國內的「法律問題」更加廣範。舉例來說,在英國,High Court(高等法院) 的判決可以上訴至Court of Appeal(上訴法院),這個上訴只能以法律問題上的錯誤為理由提起之。因為使用陪審,而事實的認定是陪審的責任,至於:在採用陪審審理時,是否應由陪審來做裁決(verdict)呢?是否沒有可以推翻陪審所做的裁決之理由呢?這些問題是應由法官來做判斷的,而法官做這些判斷是否適當呢?這是被當做「法律問題」加以對待、處理的。換句話說,在國內被當作「事實問題」加以處理的若干問題,在英國會被當作「法律問題」來處理。

 (3)上訴原則上是一次,但理論上可能會出現3次上訴

至於對第二審的判決,國內可以上訴至最高法院,但限於就「法律問題」提起上訴。那麼,在英國,對第二審的判決可否再上訴呢?原則上雖然是不可以,但是對於第二次的上訴,英美所採取的制度是:如果要提出第二次的上訴,這是需要法院透過裁量給予許可的。不過,美國和英國不同的是:透過裁量給予許可者並不是原審法院,而是接受上訴的法院。

因此,如果判決是具有重要性的法律問題時,是可能由第三審法院進行審理的,而且在理論上,因為英美法的法院制度與國內不同,其上訴是可能到第四審的。從這個觀點來看,英美的上訴制度之保護可說高於國內的上訴制度,而英美的檢察官、法官所為之起訴與審判,如果與國內的檢察官、法官相比,其素質與受信賴的程度是高非常多的。

四、民進黨在急什麼?

從趙小姐的文章中,可以看出民進黨急著想讓國民法官制通過。其實依我個人長期的觀察,司法最大的問題是:

(1)經國家考試的法官沒有社會經驗,容易產生威權的性格,尤其在既有司法官僚的培訓之下,很難跳脫黨國思維,

(2)從律師甄選出來的法官,在現行的甄選制度之下,容易受到司法院長的操控,

(3)民進黨內的最大派系想要掌控情治單位、檢察官與法官。

我很懷疑小英是否真正的掌握司法的問題,她不像馬基維利所描述的君主一般,有能力去掌握各種情況與意見,然後再去做最後的決策,我猜她對司法問題大概只聽一面之詞,她留學過英美,居然對英美的陪審制度並不是很理解,這是我很訝異的地方。

希望民進黨能徹底對陪審制加以理解,不要以訛傳訛。民進黨想要推國民法官制,應當在與陪審制的正確對比下提出比較,才會有說服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