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維族人萬里穿越死蔭幽谷 逃離中國投奔土耳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維族人萬里穿越死蔭幽谷 逃離中國投奔土耳其

 2015-06-20 17:12
圖為逃離中國的維吾爾人,於泰國遭到留滯。中國指稱這些人透過東南亞這個「地下鐵道」( "underground railway"),逃往土耳其,準備加入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網路圖片翻攝)
圖為逃離中國的維吾爾人,於泰國遭到留滯。中國指稱這些人透過東南亞這個「地下鐵道」( "underground railway"),逃往土耳其,準備加入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網路圖片翻攝)

英國《BBC》衝擊(impact)專題6月17日報導指出,對於新疆維吾爾族人(Uighurs),奔赴土耳其移民風潮,給北京政權帶來相當程度困擾,並認為維族人與伊斯蘭國(IS)緊密聯繫,將會對敘利亞、伊拉克戰爭,帶來激化效應。BBC記者哈金(Yalda Hakim)引述土耳其官方說法,認為並沒有居留土耳其的維族人,加入武裝組織的情事。

一些外媒關於維族人逃離中國的調查採訪故事顯示,近一年之久,才能抵達土耳其的逃亡之旅,每每出現九死一生磨難遭遇;途中可能遭射殺、海關留滯,甚至可能遭遣返中國的噩運。總部位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門主管理察遜(Sophie Richardson)女士,2月間接受《華爾街日教》(WSJ)訪問時指出,就她所知道,一旦逃亡失敗,遭東南亞國家遺返中國的維族人,多數都沒有好結局;這些人在很有效的、讓人震驚的,在中國式惡名昭彰,以苛虐聞名的「新疆司法體系」漩渦激流中,全部消失無蹤(vanished)。

《阿拉伯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 )2月間發表一篇名為「維吾爾人從中國逃亡土耳其,基於尋求和平」(Uighurs flee China for Turkey in search of peace)調查採訪,內容指出,成功逃亡土耳其中部凱塞利市(Kayseri)的倖存者,憶及過往一段段艱辛駭人旅程時指出,他們只想逃出一個「不公不義的家園」,那是個充斥宗教迫害與種族歧視的國家。

報導指出,位於中國西部省份的新疆,維族分離主義者稱之為「東土耳其斯坦」(East Turkestan),當地有1.1千萬維族人,絕大多數為穆斯林信仰者。他們指控遭到壓迫而且沒有宗教自由。報導引述《國際特赦組織》2012年報告書指出,中國在當地採取廣泛的強迫消失政策(widespread enforced disappearances即嚴打、打掉),烤打;對於想要追究(消失)親人下落者,亦祭出嚴懲打壓。

居住在凱塞利市(Kayseri)的維族人原本拒絕接受採訪,後來經過溝通,一些人同意透過間接採訪(即由翻譯者間接轉述方式,以保護他們的個人身份),訴說他們如何逃離中國的故事,以下為《阿拉伯半島電視台》調查採訪內容的個案報導:

 

(圖片來源:華爾街日報。維族人於土耳其伊斯坦堡(Istanbul),以焚燒中國國旗方式,表達抗議)

個案AB:丟下孩子

AB在新疆是個商人,擁有7個孩子;其中3個孩子沒有報出生登記,目的是為了避開中國政府的調查耳目。為何選擇離開中國,原因是,他的家人無法在新疆生活下去,女性不能戴頭巾,不能朗頌可蘭經,甚至連祈禱也遭到禁止。

維族社區內AB的7位友人,遭到警方突襲逮捕;讓他開始擔心自己的處境,於是想到逃亡;不過,擔心可能無法取得出境照,於是他想到一個較危險途徑,即非法逃離。他並淚眼嘩啦地訴說著:「情不得以,必須把另外4個孩子留下來,請友人幫忙照顧」。他說,由於前景不明,不敢貿然讓那麼多孩子踏上危險征途,擔心會帶給孩子悲慘命運結局。他說,自己早上7點出門,無法停止地思想著4個孩子的可能未來,一直到晚上回家。拋棄孩子的罪咎,會讓自己很難過;但是強大不公義的環境,迫使自己必須做出如此選擇。這種痛下決定念頭,持續醞釀多時,到了2013年齊戒月(Ramadan),社區內清真寺的一椿警方突襲行動,導致自己78歲的叔舅遇害,從此他鐵下心腸,決定逃亡出走。

關於逃亡經過,AB指出,他與妻小「變裝易容」行走了28天,抵達越南;並在當地遇到走私集團成員,透過其協助,他們在叢林裡(時而搭車,時而步行)渡過6天,來到柬埔寨;並從那裡來到寮國,接下來於泰國停留8天;那裡的走私集團,又帶他們搭乘小船,半夜時刻進入馬來西亞。前往馬來西亞途中,有另一個家庭與AB家人同船,當時他們有個5歲女童,就從媽媽手中失手,掉進海裡。維族人多半不會游泳,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孩子遭海水淹沒;直到今天,小女孩母親的哭聲,仍在AB耳際不時響起。

AB描述遊程的嚴峻艱難時指出,他們不能攜帶大量食物,擔心會阻礙行動能力;多半的食物是蛋、杏仁;至於,穿越森林期間,就只能吃樹葉,喝雨水。約3個月才能抵達馬來西亞,並在當地停留9個月。後來,就在機場,準備出境之際,AB被海關發現使用假護照(這是維族人常見的事),結果一家人被關進監獄3個月,AB的第7個小孩就在獄中誕生。後來,透過土耳其在大馬當地的大使館協助,他們全家抵達伊斯坦堡,4個月後,遷移到凱塞利市(Kayseri)定居。

(圖片:YG與女兒,他們的出國護照,必須透過向中國官員賄胳取得,因為不夠錢,只好把另外3個孩子留在新疆請託母親照顧)

個案MK 與YG:自由、不確定性

跟AB一樣,25歲的MK也是個沒有護照(非法)逃離中國的維族人,他同樣是攜家帶眷出走。他說,土耳其斯坦(即新疆)全無宗教自由可言,甚至前往清真寺,也不被允許。他的父親有10年時間待在監獄;他自己也2-3次短期入監。當地警方很胡來,毫無理由,隨時都可以到住家抓人。

MK從一開始就透過走私集團協助,逃抵越南、柬埔寨、寮國等地;並輾轉來到馬來西亞,花了2-3個月時間。這趟旅行相當辛苦,MK與其它家庭同行,總共有7個孩童隨行。許多時候,逃亡者找不到任何東西裹腹;偶爾,有4-5天時間,一天只能吃一餐,這算過好日子了;有時候甚至只能吃樹葉充飢。於越南期間,同行者有11位友人,在非法穿越邊界時遭槍殺。MK說,自己的家庭,從逃亡至前往目的地土耳其,總共歷經約11個月時間。

化名YG的維族45歲難民,擁有5個小孩,他是新疆的牙醫師,因為常私下教社區孩童唸可蘭經,成了中國統治者的眼中釘;頻遭逮捕、處罰,以致於必須時常搬家,謀求生存;最後,連他的牙醫師執照也被永遠註銷了。一連搬了幾次家,尋求苟活,其開業診所也都一律被迫關門大吉。

2006年間,YG用前往巴基斯坦旅遊名義,申請護照獲准;不過,當他準備使用該護照,計畫出國朝聖,其護照卻在海關被沒收,並且還遭到罰款處分。萬念俱灰之下,YG決定逃出中國的魔掌,然而,事情遠比他的想像複雜許多。

與上述2名非法出境的難民不同,YG走的是合法途徑,因此要花錢賄胳買護照,平均每份護照,需支付5-6千美元的高額賄款;迫不得已,他只能將其餘3個孩子,送到母親手中,請其代為照料;結果也因而導致,她的母親與3個孩子,成為新疆公安突襲、報復與盤查的目標。顯而易見,母親與3個孩子的未來,他完全照顧不到,也完全斷了線(幾乎形同生離死別)。

無怨無悔的單純和平

北京當局認為維吾爾人是分離份子、恐怖主義者,並視之等同於武裝伊斯蘭組織;然而批評人士認為,北京的宗教壓制,只是激化回漢族群之間的暴力衝突。

當新疆難民來到土耳其伊斯坦堡(濱海城市),一開始的生活狀況相當艱難,約有6個家庭,平均約15人,同住一間小房間(或公寓)。後來,透過「東土耳其斯坦文化團結慈善協會」(即維族慈善組織),與州長、市長的接洽聯繫,中部地區的凱塞利市(Kayseri)提供約100間,原來政府雇員居住的老舊公寓,來暫時安頓這些難民。

許多當地的慈善團體,陸陸續續也送來食物、日用必需品,醫師義診也過來了,給他們提供免費檢查及醫療服務。

難民小孩,不畏寒風與泥濘地面,在花園裡玩耍,騎著壞掉卡卡的腳踏車。對孩子跟歷經萬里征途,逃難過來的父母親而言,這是土耳其提供給他們的安全和平居所,夫復何求?

同樣是維族人,絲路的另一邊,跨過邊界就能抵達,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國,當地維族人口只有25萬人,卻能享受相對較高的自由。對此,土耳其維族難民,梅梅特(Mehmet)向華爾街日報(WSJ)表示,對於自己的逃亡,無怨無悔。畢竟,中國統治下的新疆,只有2個選項,不是遭摧毀,就是徹底被同化(either we must be exactly like them, or we will be destroyed),而逃亡就是暴政之下,人民的第3選項。

 

(圖片來源:華爾街日報。維族人踏上萬里長征,危險的逃難旅程;從新疆→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緬甸→泰國→馬來西亞→土耳其)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