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德國洪災是自然界的反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德國洪災是自然界的反撲

 2021-07-21 17:58
日前德國、比利時、荷蘭遭遇洪水災難,造成嚴重的傷害,許多村鎮被淹沒,時至今日已經有200餘人死亡,還有一百多人失蹤。圖/擷自DW新聞影片
日前德國、比利時、荷蘭遭遇洪水災難,造成嚴重的傷害,許多村鎮被淹沒,時至今日已經有200餘人死亡,還有一百多人失蹤。圖/擷自DW新聞影片

這次德國洪災和新冠病毒的侵襲其實事先都有預警,只是政府當局、媒體和民眾沒有認真接受這些資訊,因而大禍臨頭,遭受到難以彌補的生命、財產損失。如今痛定思痛,不知今後能否汲取教訓。

身歷其境萬馬奔騰的暴雨

上週發大水之前兩天,由於即將外出到北德漢堡市參加劉曉波逝世四週年的紀念會,筆者留心到電視電台新聞中的天氣預報,說是這些天氣候不佳,會有陣雨,卻也並未留心。待到週三,7月14日我們返程從北德南下,往科隆方向行車之時,就遇到滂沱大雨,高速公路上行車困難,能見度只有兩三米,車速放慢到50公里的時速(平常是120〜140),還是有些膽戰心驚,右行大卡車車輪下積水飛濺,水柱噴射到車窗,儘管雨刷飛快地轉動,也總有幾秒鐘是心跳加速的盲視。車行至哈根(Hagen)那一段,更是壯觀,車身都被雨水震得晃動了,而兩邊山林也如萬馬奔騰一般咆哮不已,感覺上似有山洪暴發之虞。我們不敢停車,硬著頭皮,終於駛出了風暴區。回想在暴雨中行車大約接近兩個小時,那個時段的降雨量大概是兩年多累積起來的吧。回到家中已近黃昏,聽新聞才知道我們經過的路段就在泥石流沖刷的區域,好在德國高速公路的質量是一等的,否則可以想像它也會像其他的路段那樣坍塌下陷。而且哈根市的預防工作做得很好,用沙袋堵住了河床低窪的地方,所以該市的災情相對來說不太嚴重。

早有預警傷亡依然慘重

全然沒有意料到這次的洪災竟然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害,許多村鎮被淹沒,時至今日已經有200餘人死亡,還有一百多人失蹤,房屋倒塌、橋樑、公路塌陷,大片區域斷電、斷水,哀鴻一片。現在除了搶救、修整之外,人們不禁要問,怎麼這麼大的天災都沒有預警?除了天災是否還有人禍?問責問題自然浮現,各個黨派也都交相指責,事後諸葛亮多多。

據英國《週日泰晤士報》7月18日的消息,英國的水文科學家漢娜·克蘿克(Hannah Cloke)說:水災未來之前,我們已經準確地做了預報,人們卻沒有反應,這是「嚴重的制度性失職」,導致了德國二戰之後自然災害所造成的最大生命損失。「人們沒有疏散,或沒有得到預警,顯然出了差錯。」大水來臨前9天,衛星就已經測出來了,4 天之前,歐洲洪水警報系統(EFAS)就警告德國和比利時,萊茵河要漲水了。24小時之前,德方幾乎已經精準地預測大水將泛濫到哪些地區,特別是阿爾河(Ahr)沿岸河谷,而事實的確如此,單在那個地區就死了93個人。

民眾忽略了警報的嚴重性

洪災最重的是我們北萊茵西伐利亞州和萊茵蘭州,內政部早先就知道會有災情,也在兩天之前發出了警告,並且設置了一個「救災營地」。2002年歐洲曾有過一次空前的洪災,德國、捷克、奧地利等多瑙河流域的災情特別嚴重。兩年後2004年德國設立了一個專門處理天災的機構——聯邦公民保護局與災害救助局(Bundesamt für Bevölkerungsschutz und Katastrophenhilfe, BBK),專門負責自然災害和重大事故,包括傳染病的緊急處理事項的機構。他們在洪災之前發出過150條警告,但是公共媒體的廣播電視和紙媒,似乎沒有發出非常強烈的警告來提示民眾,地方政府除了少數例外,大多沒有採取防護措施,普通民眾對於這一類的警告其敏感度並不強,根本沒有想到後果會如此嚴重。此外,專家們雖預知,但是也不曾算得出當時每平方米的降雨量竟達到200公升,甚至超過,結果造成土壤流失滑坡,房屋建築摧枯拉朽,一片汪洋。

由於洪水來勢兇猛,供電系統很快被破壞,電話,手機訊號都中斷,災區的人們頓時跟外界失去聯絡,即便被困或遇難都無法求救。


德國豪雨導致嚴重洪水災害。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總理無語對蒼天

災情過後,滿目蒼夷,梅克爾總理匆匆從美國回來之後就和幾個州長及政府官員到實地巡視慰問,看到傷痛的災民和損毀的屋舍、道路,她心情沈重,只說:「沒有語言可以形容這次災害的程度,實在太可怕了」。她將於本週和內閣商議,提出災區救援計劃。財政部長兼副總理蕭爾茲(Olaf Scholz)承諾,政府將迅速提供3億歐元的救援資金。


德國總理梅克爾總理訪美回德後就和幾個州長及政府官員到實地巡視。圖/擷自DW新聞影片

童話般的美景能再重現嗎?

災情最為慘重的艾芙爾山區(Eifel)是離科隆很近的風景區,筆者常去遊玩,那裏風景如畫,森林密佈,小溪潺潺,夏季山谷中繽紛的野花遍地,一幅歲月靜好的世外桃源。還有阿爾河的兩岸斜坡遍植葡萄,此地釀造的葡萄酒香醇清幽,名聞遐邇,該地酒莊遍佈,偶爾前往,在小小的葡萄藤架下閒坐品酒,配上簡單的黑麵包、乳酪,神仙日子不過如此。想如今不知那兒的人們可安好,他們的家園、家業是否未遭淹沒。還有筆者去過的美麗古城Bad Münstereifel,有著從中世紀以來就保存的古城牆,小橋流水,木建構的古老房舍樸實典雅,山上的古堡被幽深的林木環繞,透著一股童話故事的神秘。今天(20日)梅克爾總理再次探訪災區,就到了這個古城,電視上播出樓臺塌陷、斷橋裂土的景象,令人心碎。再多的撥款,再強的決心,古城原來的美景能夠重現麼?


災情最為慘重的艾芙爾山區(Eifel)是離科隆很近的風景區,夏季山谷中滿有繽紛的野花遍地,圖為作者以前拍攝的美景。圖/廖天琪

拯救環境惡化刻不容緩

近年來全球一致提出環境惡化、氣候暖化危及大自然的生態和人類及動植物的生存環境,人們也都注意到氣候的極端變化早已超過正常的時序。難道我們需要一個十幾歲的格蕾塔·童貝里(Greta Thunberg)來對政治家、企業家耳提面命,哭喊「救救地球」嗎?這位環保少女在全世界調動了數百萬的青少年加入環保行列,「週五為未來」(Friday for Future)的學生罷課運動遍及全球。的確,當前全球性的氣候變化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這次德國這樣一個擁有高科技的現代化國家,竟然也被一場暴雨整得灰頭土臉,那麼其他條件和科技不如的地區和國家更容易受到自然災害的荼毒侵害。這是現代人 一味追求物質享受、貪戀物美價廉,國家拼GDP的提升的結果。雖然當下救災撥款,改善預警系統都很重要,但是真正的病根在於大自然受到人類無情的掠奪、破壞,現在它開始反擊了,自然界一次次向人類發出「預警」,動物、植物在現代文明中慘遭滅種絕後,如果人類再不開始反思、補過,那麼地球終將毀於萬物之靈人類之手。


瑞典少女格蕾塔.童貝里身穿黃色雨衣為氣候罷課。圖/捷傑電影提供,民報資料照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