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一種幸福的追求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一種幸福的追求

 2020-05-24 09:29
賽巴斯提安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被稱為德國的良知,20世紀的見證者,與他所著《破解希特勒》一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民報合成
賽巴斯提安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被稱為德國的良知,20世紀的見證者,與他所著《破解希特勒》一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民報合成

賽巴斯提安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被稱為德國的良知,20世紀的見證者,1999年,哈夫納辭世,在此之前,他見證了威瑪時代的德國,以及德國統一後十年的社會光景,有一次,他訪問被統一的東德人,問他:「你覺得回歸西德民主社會,享受個人自由比較幸福,還是東德社會主義化的性福比較好?」這個東德人說:「我懷念從前」。

幸福的定義

同樣的,剛剛崩解的蘇聯,超過一半的俄羅斯人,懷念舊蘇聯,雖然生活貧窮,但是大家一樣窮——如果不把共產黨高幹以及黨官算進去的話。

理解德國的人,必須讀他的書,包括《破解希特勒》,《一個德國人的故事》,有人稱讚他書寫的好,他只是說:「還好,我活得過久,看得夠多。」歷史本來就是一種延續,活更久才知道結局,所以,短暫的生命無法看到歷史的全貌。

德國在戰後完成了希特路夢想:成為一個純淨的日耳曼民族,早期因各種理由移民在外,說德語的德國人,全部被驅離回到德國。但是,民族主義的風潮,已經演變成追求幸福的風潮,這也是資本主義和民主社會所標榜的價值。簡單說,沒有快樂自由,即便有飯可以吃飽,只要圍籬仍在,就算一堆同種族的牛生活一起,也不會快樂。東德在統一初期,當然懷念圍籬,不適應沒有圍籬的世界。現在,中國高喊民族大義要統一台灣,大家血濃於水,這些話對台灣一點吸引力也沒有,所以,中共不喊一家人了,改成「你如果不回來,我就用拳頭打你」,結果,美國《外交政策》兩位智庫研究員撰文說:「中共才是台灣獨立的堅定推動者」,記住這句話:「鞭子可以把豬牛羊趕進木柵圍籬,但是,豬牛羊還是會逃跑」,這不只是人性,也是動物性。

我不需要血濃於水

台灣要自由幸福生活,不是血濃於水的生活,全球化以來,異族婚姻到處都是,沒人在乎血濃於水,中台兩國人民所追求目標不同,當然,中共也知道,因此就創造出「一國兩制」,可惜,兩制在香港露了餡,用瓦斯毒氣壟罩城市的「一國兩制」楷模,要說服台灣,我看很困難。

德國戰後復元快速,但是轉型正義工程雖然努力超車,仍然被人民認為不足,德國最早的轉型正義動作,必需感謝哈夫納,哈夫納在《破解希特勒》一書中說:「德國的轉型正義必須從領土轉型開始」,二戰之前,德國領土不只包含波蘭,蘇德台地,甚至還遠到波海三小國,戰後這些領土全部被其他國家掌握,但是一直到兩德統一,這些已經不屬於德國土地,還是在德國地圖上被畫上虛線,虛線的意思就是不定,也意味著:有一天復興的德國人,還要把這些土地奪回來,所以哈夫納說:「請德國政府從地圖開始轉型正義,把這些虛線改成實線,昭告天下;德國目前實際領土,不會擴張改變」。

今天,「中共國」不但把非他管轄的台灣地圖,南海海域,不是謙卑畫出虛線,而是塗成紅色,自認自己擁有,宣布南海不准捕魚,還打手槍自淫,爽當阿Q。

520就職後,小英既然承諾這任期就是要修憲,那麼請從台灣的主權領土修起,劃掉中國大陸的虛線吧。

大領土不代表尊嚴

一個國家人民的尊嚴幸福,不在於領土有多大,而在於人民快樂嗎?你當然有當奴隸的快樂,以及活在圍牆內的自由,就像女版黃安,武漢瘟疫期間,冒生命危險飛往中國,把中國導演的潛規則惡性惡狀視為榮耀,這是她追求的中國幸福,可惜,跟隨者寥寥無幾,這才是她真正的悲哀。

一位中國網民比較理性,她問:「上海人平均收入都超過台灣了,為何台灣還不接受統一?」我這樣回答:「關在柵欄中的豬,每天吃最昂貴的漢堡,請問牠幸福嗎?」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