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專制獨裁下的美麗女性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專制獨裁下的美麗女性

 2021-02-18 15:50
左起:張展、耿瀟男、董瑤瓊。圖/擷自歐洲之聲網站
左起:張展、耿瀟男、董瑤瓊。圖/擷自歐洲之聲網站

年關將近,曾經多次聲援敢言異見人士的北京著名媒體人耿瀟男一案開審,被控「非法經營罪」。耿瀟男在庭上陳述:「謝謝給我這樣一個自我陳述的機會。我想說的第一點是,我對公訴人今天給我指控的、起訴書上所有的罪行我全都認罪,並且藉法庭這樣一個寶貴的機會,向社會認錯和道歉。」盡管耿瀟男全部認罪,但並沒有為此從輕發落,而被判3年重罪。

這是一場政治審判,耿瀟男的罪在於對異見人士表現道義情懷,雖僅僅是同情,僅僅是幫助,對獨裁者來說是對權威的挑戰。中共以經濟問題欲加之罪於她,政治問題經濟問題處理,這是中共對異見人士屢試不爽的手法,現在則連同情者也以此株連。這位具有蘭質蕙心,俠骨柔腸的女人,不得不承認潑汙在她身上的莫須有。但在邪惡面前,一個女人又能怎樣,除出認罪沒有別的出路。你不認罪面臨的是酷刑,酷刑之下血肉之軀能有幾個人扛的過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後還是認罪。當然她選擇認罪也是一種擔當,她希望通過認罪讓因她而被拘捕的丈夫與幾個公司職員,能夠網開一面。耿瀟男是一個為英雄牽馬的英雄,她是我們這個社會相當稀有的良心,當社會的良心被自辱,被迫認罪時,這個社會將不再有良心。

在耿瀟田被判前的幾天,另一位女性張展被判4年。她因疫情期間到武漢報導而被抓。一個女人在聞疫變色之時,孤身前赴危城,非大丈夫不為。但她沒有想到比疫情更可怕的是中共政權。半年多的關押,一個面如滿月豐腴的女子,被折磨得骨瘦形銷,須坐輪椅出庭。雖然她的身體虛弱如此,但她在法庭上的話卻擲地有聲:我為被判顛覆中共政權罪感到莫大的榮耀。這是審判你的法庭,不是審判我的法庭。中山大學艾曉明教授對張展的評價是;她就像一根刺一樣地存在著,孤立,稀有,弱小又堅不可摧。

在耿瀟男與張展被判的同時,另一位女性她們的小妹妹潑墨習近平畫像的董瑤瓊,則第三次被關入瘋人院。這次被押進瘋人院是因為她在上個月發推,說明美國外交官希望與她見面的情況。這位曾經青春活潑的女孩子,被關入瘋人院,當她回家時,已判若兩人,甚至出現癡呆癥狀,昔日婷婷玉立的少女竟如同中年臃腫。一個青春少女,初生牛犢不怕虎,僅因潑墨習近平表示不滿,竟遭如此摧殘。

繼毛澤東,習近平成了中國的偉人。兩代偉人對女性如出一轍。當年毛澤東統治下也有三位女性,二位被迫害槍斃,一位精神倒錯。林昭北大學生,57年被劃右派,後以攻擊無產階級專政罪被捕,在獄中書寫反對毛澤東的日記被判槍斃。她在臨刑前寫道,「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震撼人心。

另一位女性張志新,遼寧省委的宣傳幹部。因對文革不滿,反對個人崇拜被捕入獄,備受折磨,鐵絲鉗舌,雙手反銬,腳戴鐵鐐,背負18斤重的鐵錘,頭髮拔光,衣服撕碎,被犯人輪姦。在酷刑的折磨下精神失常,甚至用饅頭沾著經血吃。她被槍斃時喉管被割。後人有詩;將她帶血的頭顱放在天平上,讓所有茍活者失去了重量。

還有一位是林希翎,人大法律系四年級學生,在胡風反革命集團揭批會議上發表講話,她說從法律角度分析「胡風反革命集團」證據不足,並說「毛主席的話又不是金科玉律,不是說了就要照辦」,後被劃為右派,又以反革命罪被判15年,在獄中受盡折磨。一日,毛澤東突然心血來潮想起這位小女子,她在獄中已15個春秋還有半年刑期,即刻被放,重見天日,她竟對毛澤東感恩戴德。83年出國被中共利用成為統戰工具。林希翎雖然晚節不保,但她年輕時敢於向毛澤東叫板,非有驚天地,泣鬼神的膽魄不可。錢理群教授稱她為「民主前驅,自由之魂」。

毛習二代獨裁,被迫害的六位女性,她們都是才女、美女,更有一顆純潔的心,因著她們的純潔,看不得汙穢,容不得醜惡,她們成了專制天然的挑戰者。獨裁越瘋狂社會越黑暗她們越美麗。在中國至暗時刻,巾幗不讓鬚眉,成為道義的擔當者,成為大事件的主角,成為時代的英雄。


圖/擷自歐洲之聲網站

※本文轉載自歐洲之聲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