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世衛抗伊波拉不及格,台灣可學些什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世衛抗伊波拉不及格,台灣可學些什麼?

2015-04-27 11:22
伊波拉病毒電子顯微鏡像(來自美國CDC)
伊波拉病毒電子顯微鏡像(來自美國CDC)

前言

看到紐約時報(紐時)最近(4月21日)的報導,世界各方面,批評世界衛生組織(世衛;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 在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 爆發疫病時,行動太緩慢而造成嚴重的流行。世衛組織的秘書長陳馮富珍醫師(Margaret Chan)等回應說「包括世衛組織在內,全世界對處理一場大規模持久疾病疫情準備不足。----世衛組織將會改變應對流行病的方式」。其實下面會提到,有些機構不像世衛組織,做了很好的工作及貢獻。


世界衛生組織旗。

紐時還說世衛組織顯然有大缺失,不少人甚至建議設立新機構來處理緊急的流行疫病。上述的世衛的聲明就針對此建議,回應說「我們同意創立新機構,我們認為那機構就是世衛組織」,不過一個小時後,聲明的新更正版,在沒解釋下,刪除上面幾句話。覺得這消息很奇怪,尤其約同時再看到下段的消息,探討後有些感想,或許台灣醫界可學習。

剛好接到4月27日會出版的《時代》周刊特輯:〈百位最有影響力的人士〉。雜誌上有對百位很瞭解的名人寫的介紹,他們為什麼有影響力。先翻看後再看一些人的介紹文,因為自己背景,特別注意醫界人士,發現兩位跟伊波拉疫病流行有關的醫師,列名於百位最有影響力者中。顯然世界最大最重要的醫療/健康機構的世衛組織,不在其中。

伊波拉疫症爆發

伊波拉病毒所引起 的嚴重流行感染病,自2013年12月就於幾內亞(Guinea) 開始爆發,這死亡率很高的疫病,再散播至賴比瑞亞(Liberia)及獅子山(Sierra Leone),其他國家有少數人感染。今年4月19日為止,最少 10,736位死亡。伊波拉病毒引起的疾病,之前都是局部性地方性疾病,會變成大規模流行病,有不少重要因素。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忽視最受各方批評。以下所寫主要根據紐約時報今年1月7日的報導〈埃博拉危機中,世衛組織掌門人備受指責(中文版)〉。還參考些其他文獻,及一些自己的看法。

去年3月24日,聯合國駐賴比瑞亞維持和平的人員,首次向總部發送有關伊波拉病毒的電報,並副本給了世衛在日內瓦的辦公室,說在賴比瑞亞及其鄰國幾內亞,已有20多人因伊波拉病毒症死亡。一周後,再發來第二封電報,然後是第三封,語氣越來越迫切。後來當首都也出現了伊波拉病人,聯合國在賴比瑞亞人士,還請求提供「最權威的建議」。

世衛代表卻一直安慰聯合國的同事,向他們保證病毒很快就會消退, 賴比瑞亞維和人員向聯合國總部發送的電報——也抄送給了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文中稱,這次的伊波拉疫情「史無前例、迅速惡化」。數以百計的醫療工作者死亡,世衛組織還是沒行動,一直到疫病傳播到非洲人口最多的奈及利亞(Nigeria)時,陳馮富珍才促使世衛對伊波拉的全球風險進行評估。聯合國秘書長顯然非常不快,甚至告訴陳馮富珍,他計劃指派一個新的小組協調伊波拉疫情的應對工作。明顯的信號指責世衛組織,對此疫病處理不周。

以下會討論,因為陳馮富珍的政治性格壓過專業素養,沒有主導抗疫,忽略問題的嚴重性。一直到去年八月,伊波拉病毒奪走一千多非洲人命,擴散到奈及利亞後,陳馮富珍才宣布伊波拉疫情是全球衛生緊急事件。以下會談到,她雖口說要注重非洲,但對伊波拉疫情不重視。

世衛組織秘書長

紐約時報說2006年,中國胡錦濤主席主導下,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由香港小兒科出身陳馮富珍醫師當選。這是北京第一次爭取讓自己人當國際機構的負責人,是中國在全球崛起的一個信號。這次嘗試成功,因為會員國中非洲占四分之一,由中國運作投票支持。她當選後她就公開承諾,要關注非洲,紐時還說這似乎是個政治舉動。陳馮富珍上台後,胡錦濤對她說「我們要同舟共濟」,這一句話看來更「政治」,好像說「你要聽話」。

批評人士表示,世衛處理緩慢,不及格的部分原因在於,陳馮富珍一向容許各國政府左右世衛組織,滿足本國的需要。她不是立場堅定地,充當全球衛生領域的掌舵人。陳馮富珍過於遷就各國政府的意願,有時不願提出批評,她又太屈從於捐贈者的要求,紐約時報甚至說「即使這會給全球醫療事業帶來風險」。

直到去年8月,非洲已經超過千人死於伊波拉,疫情已經蔓延尼日利亞,才宣布全球進入緊急狀態。批評者說「世衛組織早就應該全力以赴,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當然伊波拉控制不當,更使世衛組織的聲譽大受打擊。

報上說陳馮富珍在面臨重大衛生危機時,過去的表現就常遭受人詬病。2003年,SARS在中國爆發,並迅速蔓延。她那時任香港衛生署署長。後來香港立法會譴責她在SARS爆發期間,對中國政府的態度不夠強硬。立法會的這種譴責,是否因而使胡錦濤主席,更會選她當世衛秘書長,因為她會聽中國的話?

對於世衛組織來說,SARS是一件大事,當時的世衛組織秘書長,就採取了非常積極態度,秘書長當時強烈地要求北京分享更多的疫情信息。儘管北京未能提供這些信息,世衛組織還是不顧相關國家政府的臉色,發佈全球警告。陳馮富珍成為世衛秘書長後,對疫情採取了一種更謹慎保留的態度。當陳馮富珍宣布進入伊波拉緊急狀態時,死亡人數已經比整個SARS期間多出了數百人。

最近世衛組織對其他流行疫症也受到不少的指責,因為世衛組織對幾次疫病,較順從當地政府的作法。去年5月底,伊波拉死亡人數接近200人,在世衛組織的年度會議上,陳馮富珍對伊波拉的疫情並未多談,反而談各國政府關注的其他問題。陳馮醫師常說「我是你們選舉出來的,以你們決定的方式來領導這個組織」。

以上可看出,誠如 不少機構及人士,稱世衛組織過於「政治化」,陳馮富珍「不喜歡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挑戰成員國」,所以會讓世衛組織在早期,淡化疫情的嚴重程度。另一機構對世衛組織進行獨立審查的報告書,就發出了警告:「機構內部存在一些問題,下一次疫情爆發會令其措手不及」。

其他機構援手

此次疫情於8月成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一些歐美非洲的各種機構,投入減緩疫情工作,另有不少人道機構也參與。這些機構中有兩位機構領導人就是上述提到百位最有影響力者,一位是美國的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的主管Dr. Tom Frieden,另位是「無國界醫師(MSF;Medecins Sans Frontieres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總理Dr. Joanne Liu(廖滿嫦),她生於加拿大,父母親是來自中國廣東的移民。

這兩位都有很多的成就,以後另文來報導,這裡只略講他們對伊波拉疫情有關的貢獻。美國國內伊波拉病人,除一位外,都是從非洲工作的醫療人員,境內有位護師被傳染。雖有不少人批評,但是前紐約市長Bloomberg非常讚揚Dr. Frieden,說Dr. Frieden不但讓美國控制好伊波拉疫病,更重要的是他對公眾及政治上,伊波拉有關的「歇斯的里症(hysteria)」做了很好的安心工作。對他敢在大眾電視及國會前,勇敢地承認,沒做好地方性的聯絡工作,我非常敬佩。最近才知道,去年他領導的疾病控制中心,去年有約800人到非洲疫區工作過。

寫文章說為何廖滿嫦醫師有很大影響力的,就是上述的Dr. Frieden,他說廖滿嫦醫師做了很多很正確的事。說廖醫師在適當的時機當上「無國界醫師」的總理(她2013年才當),適當的時機就是伊波拉疫病最需要領導人時,她對非洲伊波拉疫病做了最需要的貢獻。關於「無國界醫師」及廖滿嫦醫師有更多值得探討的地方,以後專文再來報導及討論。

台灣的教訓

台灣萬幸伊波拉沒上身,現在世界包括西非三國的疫情大減,但未消滅,繼續有人死亡,仍有可能到其他地方盛行,世界各國仍戒備中,台灣不能輕心。不少人擔心台灣一旦有病例進入,會不堪設想,在本報看過不少討論。台灣還是要繼續準備,從上面世衛組織不及格的討論,尤其紐約時報的分析,給台灣什麼樣最重要的教訓?

從選擇世衛組織秘書長的運作,到後來的抗伊波拉疫病,紐時特別一再地說「政治凌駕專業」的考量。陳馮醫師,她當世衛秘書長前的作為就是如此,紐時甚至說「即使這會給全球醫療事業帶來風險」,所以會有這麼多問題。台灣呢?衛生福利部對台灣的不少問題的處理,像食安問題,也有不少的政治考量,頂新食油案,就拖延了很久才處理。

全國醫師公會的理事長台北市市長選舉前的操作,台北市長選舉前,政府醫療單位對柯文哲的超級調查等,都是「政治凌駕專業」。食安問題所以會一再發生的,一樣可說是「政治凌駕專業」的後果。像世衛嚴重的食安問題,一再拖延不當回事處理,「政治凌駕專業」是醫學界及公共衛生界最不應該的重要原則,台灣應從此世界性的失策學習此重大原則。當然還有其他更多的教訓,以後詳細地再來討論。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