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窮人的武器是病毒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窮人的武器是病毒

2021-06-24 13:33
疫情處罰的是窮人,勞動界的朋友坐一天吃一天,沒有太多儲蓄。示意圖/HUICHING
疫情處罰的是窮人,勞動界的朋友坐一天吃一天,沒有太多儲蓄。示意圖/HUICHING

台灣至今仍是新冠疫苗稀缺的國家。有錢買不到疫苗,讓人民天天「皮皮挫」,甚麼理由都說不通。不管是阿共的陰謀、阿中的顢頇,還是阿英的控古力;不管是別人報恩捐來的、大商人的贊助買來的,就連立陶宛這樣人口不到300萬的小國,都有情有義到「加護病房」送「雞腿」飯,也都一起算上,台灣還是世界疫苗接種率倒數幾名。老外都已經要打第三劑了,台灣的年輕人到今年底是否能打得上一支疫苗,還未可知。大伙兒共體時艱,個把月已經到頂了,再也撐不下去了。疫情沒有為難富人,他們的錢都記在銀行的牆壁上,要吃甚麼喝甚麼用甚麼,網路上敲敲就送貨到家;疫情處罰的是窮人,勞動界的朋友做一天吃一天,沒有太多儲蓄,紓困4.0還沒領到救濟金。

全世界只有 1% 的可用疫苗劑量在非洲接種

疫情不只在處罰窮人,更是處罰窮國。迄今為止,全球疫苗免疫聯盟(COVAX)已向 122 個國家分發了超過 5900 萬劑 COVID-19 疫苗,但距離其今年至少提供 20 億劑疫苗的雄心勃勃的目標相去甚遠。對於依靠 COVAX 獲得他們原本無法負擔的疫苗的較貧窮國家來說,這種延遲是有問題的。因此,全球疫苗供應情況仍然不平衡:迄今為止,全世界只有 1% 的可用疫苗劑量在非洲接種。

普及新冠疫苗走的是一條崎嶇之路

總體而言,COVAX 面臨著幾個問題:缺乏富裕國家的支持、可用疫苗劑量有限的競爭市場以及疫苗生產問題。COVAX 的資金尚未達到要求的目標,這可能是因為它更普遍地被視為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LMIC)的「援助」項目,而不是將它視為各國政府理所當然地應該支持以控制大流行的全球合作。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宣布,今年需要 35〜450 億美元來支付剩餘費用,以確保大多數成年人獲得免疫接種。他還批評富裕國家通過訂購比本國人口需要的多得多的劑量來破壞 COVAX。《柳葉刀傳染病》(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發表的 〈普及新冠疫苗的崎嶇之路〉(The rocky road to universal COVID-19 vaccination)指出,新冠大流行已造成三百多萬人死亡,並擾亂了數十億人的生活。

疫苗開發商堅不與人共享知識產權

全球公平獲得新冠疫苗是減輕大流行對公共衛生和經濟影響的唯一途徑。這就是為什麼一年前建立了由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疫苗聯盟和世衛組織共同領導的 COVAX 計劃。該計畫旨在通過保證每個國家都能獲得疫苗來確保公平獲得疫苗至少為其 20% 的人口提供劑量。

疫苗分配短缺和不公平的潛在解決方案可能來自暫時放棄對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以促進生產。美國總統拜登政府5月5日重申的這項提議,原本是去年南非和印度向世貿組織提出的,但儘管得到了譚德塞的支持,但遭到英國、加拿大、挪威和英國的反對。不出所料,疫苗開發商反對豁免,並堅持認為生產能力而非知識產權才是擴大疫苗供應的真正瓶頸。即使現在放棄知識產權,在中低收入國家建立專業知識和製造能力也需要很長時間,所以這不是短期內的解決方案。預計為新冠疫苗研發提供公共資金的政府將有責任要求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以擴大全球疫苗生產。

強國大國真的可以坐擁技術、坐擁疫苗而獨善其身嗎?這無疑是痴人說夢。須知,窮人的武器是病毒,終有一天,富人必將發現病毒的「大反撲」是見人便殺,不分貧富貴賤的。

疫苗出口突然受阻,導致許多低收入國家的疫苗供應中斷

如果不擴大疫苗生產,COVAX 將難以與更有能力談判單邊協議的國家競爭。但考慮到讓世界上大部分人口不接種疫苗將促使新冠變種的出現,而這些變種可能會減低現有疫苗的保護,現在支持 COVAX 對所有國家都具有廣泛的優勢。

目前有限的疫苗生產能力已經威脅到 COVAX 在全球範圍內提供疫苗的努力,但印度新冠病例的急劇增加加劇了這種情況。最廣泛使用的 COVAX 疫苗AZ疫苗的主要供應商是印度血清研究所。然而,自3月以來,印度已停止出口新冠疫苗,因為需要使用已經嚴重不足的劑量來為印度公民接種疫苗。疫苗出口突然受阻,導致許多低收入國家的疫苗供應中斷。有預測稱,印度血清研究所將努力擴大疫苗生產規模以滿足印度人口的需求,目前尚不清楚 COVAX 將從哪裡獲得新冠疫苗的供應。此外,即使有疫苗,在許多國家,COVAX 需要克服的另一個障礙是疫苗猶豫——例如,在馬拉維人們因擔心血液凝固而退出疫苗接種後,不得不丟棄16,000 劑的AZ疫苗。此外,如果沒有足夠的物流和分銷鏈,疫苗供應本身將是不夠的。

台灣至今仍是新冠疫苗稀缺的國家。有錢買不到疫苗,讓人民天天「皮皮挫」,甚麼理由都說不通。不管是阿共的陰謀、阿中的顢頇,還是阿英的控古力;不管是別人報恩捐來的、大商人的贊助買來的,就連立陶宛這樣人口不到300萬的小國,都有情有義到「加護病房」送「雞腿」飯,也都一起算上,台灣還是世界疫苗接種率倒數幾名。老外都已經要打第三劑了,台灣的年輕人到今年底不知能打得上一支疫苗,還未可知。大伙兒共體時艱,個把月已經到頂了,再也撐不下去了。疫情沒有為難富人,他們的錢都記在銀行的牆壁上,要吃甚麼喝甚麼用甚麼,網路上敲敲就送貨到家;疫情處罰的是窮人,勞動界的朋友坐一天吃一天,沒有太多儲蓄,紓困4.0還沒領到救濟金。

全世界只有 1% 的可用疫苗劑量在非洲接種

疫情不只在處罰窮人,更是處罰窮國。迄今為止,全球疫苗免疫聯盟(COVAX)已向 122 個國家分發了超過 5900 萬劑 COVID-19 疫苗,但距離其今年至少提供 20 億劑疫苗的雄心勃勃的目標相去甚遠。對於依靠 COVAX 獲得他們原本無法負擔的疫苗的較貧窮國家來說,這種延遲是有問題的。因此,全球疫苗供應情況仍然不平衡:迄今為止,全世界只有 1% 的可用疫苗劑量在非洲接種。

普及新冠疫苗走的是一條崎嶇之路

總體而言,COVAX 面臨著幾個問題:缺乏富裕國家的支持、可用疫苗劑量有限的競爭市場以及疫苗生產問題。COVAX 的資金尚未達到要求的目標,這可能是因為它更多地被視為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LMIC)的援助項目,而不是各國政府應支持以控制大流行的全球合作。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宣布,今年需要 350〜450 億美元來支付剩餘費用,以確保大多數成年人獲得免疫接種。他還批評富裕國家通過訂購比本國人口需要的多得多的劑量來破壞 COVAX。《柳葉刀傳染病》(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發表的〈普及新冠疫苗的崎嶇之路〉(The rocky road to universal COVID-19 vaccination)指出,新冠大流行已造成三百多萬人死亡,並擾亂了數十億人的生活。


作者指出,全球公平獲得新冠疫苗是減輕大流行對公共衛生和經濟影響的唯一途徑。示意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疫苗開發商堅不予人共享知識產權

全球公平獲得新冠疫苗是減輕大流行對公共衛生和經濟影響的唯一途徑。這就是為什麼一年前建立了由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疫苗聯盟和世衛組織共同領導的 COVAX 計劃,該計畫旨在通過保證每個國家都能獲得疫苗來確保公平獲得疫苗至少為其 20% 的人口提供劑量。

疫苗分配短缺和不公平的潛在解決方案可能來自暫時放棄對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以促進生產。美國總統拜登政府5月5日重申的這項提議,原本是去年南非和印度向世貿組織提出的,但儘管得到了蓋布雷耶蘇斯的支持,但遭到英國、加拿大、挪威和英國的反對。不出所料,疫苗開發商反對豁免,並堅持認為生產能力而非知識產權才是擴大疫苗供應的真正瓶頸。即使現在放棄知識產權,在中低收入國家建立專業知識和製造能力也需要很長時間,所以這不是短期內的解決方案。預計為新冠疫苗研發提供公共資金的政府將有責任要求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以擴大全球疫苗生產。

強國大國真的可以坐擁技術、坐擁疫苗而獨善其身嗎?這無疑是痴人說夢。須知,窮人的武器是病毒,終有一天,富人必將發現病毒的「大反撲」是見人便殺,不分貧富貴賤的。

疫苗出口突然受阻,導致許多低收入國家的疫苗供應中斷

如果不擴大疫苗生產,COVAX 將難以與更有能力談判單邊協議的國家競爭。但考慮到讓世界上大部分人口不接種疫苗將有利於新冠變種的出現,而這些變種可能會逃避現有疫苗的保護,現在支持 COVAX 對所有國家都具有廣泛的優勢。

目前有限的疫苗生產能力已經威脅到 COVAX 在全球範圍內提供疫苗的努力,但印度新冠病例的急劇增加讓情況惡化。最廣泛使用的 COVAX 疫苗AZ疫苗的主要供應商是印度血清研究所。然而,自3月以來,印度已停止出口新冠疫苗,因為需要使用已經嚴重不足的劑量來為印度公民接種疫苗。疫苗出口突然受阻,導致許多低收入國家的疫苗供應中斷。有預測稱,印度血清研究所將努力擴大疫苗生產規模以滿足印度人口的需求,目前尚不清楚 COVAX 將從哪裡獲得新冠疫苗的供應。此外,即使有疫苗,在許多國家,COVAX 需要克服的另一個障礙是疫苗猶豫——例如,在馬拉威人們因擔心血液凝固而退出疫苗接種後,不得不丟棄 16,000 劑AZ疫苗。此外,如果沒有足夠的物流和分銷鏈,疫苗供應本身將是不夠的。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作品集敬請參考Joe書房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