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日本now】日本逐漸變成對同志親切的社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日本now】日本逐漸變成對同志親切的社會!

2016-12-14 08:50
圖/Lauren Anderson@flickr(CC BY-SA 2.0)
圖/Lauren Anderson@flickr(CC BY-SA 2.0)

東京澀谷區公所有LGBT課,由同志出任課長!
頒獎給對彩虹族親切的企業!樂天、微軟等大企業紛紛爭領頭獎。
承認同性婚的地方政府增加中!
每13個日本人至少有1位彩虹族!
別認為LGBT是少數,他可能是你的無法告白的子女!
彩虹族是市場成長關鍵,日本想拿亞洲第一!
幫彩虹族舉行婚禮的業者越來越多了。

台灣彩虹族的活動,日本媒體報導非常熱心,電視等常有報導,因為日本近年逐漸成為一個對LGBT彩虹族較為親切的社會,接下來也想朝2020年立法活動;原本對彩虹族還有點歧視的日本,各界都逐漸有理解,而且像早稻田大學的學誌裡,校方也不斷提醒師生及家長們,彩虹族絕非少數,至少每13人就有1人是彩虹族,身邊都有彩虹族,因此不要隨便稱彩虹族為「性少數」等。

日本電通調查在2015年調查日本20-59歲的人其中7.6%的人承認自己是LGBT(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Transgender等群體的統稱),但其他或許無法告白的人更多,那些人很可能每個人的子女或父母,因此任何人都應該要對LGBT有所理解才好,不要隨便就認定別人是少數!

日本的歷史或日本傳統宗教如神道教、佛教或儒家文化等原本是沒有禁止同性戀或異性裝扮的,甚是可以說是肯定的;不過日本在明治時代初期的1872年因為引進西洋文化,一度對於同性肛交制定了雞姦罪,但8年後就取消了,其後日本再也沒有逮捕或迫害LGBT的歷史,而且也沒有歧視的法令。

跟歐美比起來,日本同志等的婚姻,很多是用養子養女(由一方父母或一方認養,讓法律上有親屬關係)的方式來解決財產繼承或同居等的問題,因此較無法律上的困境,也因此至今彩虹族的抗議不是那麼嚴重。

不過同志或跨性別人士還是有自己想獲得正式肯定的慾望;而且日本社會雖然有許多彩虹族成為藝人,而且博得人氣,但事實上還是有些基本生活的困難,像是在學校、職場很容易遭到霸凌,沒有能諮詢對象,若是就職活動時告白自己是彩虹族,就很可能被說不及格,即使跨性,接受荷爾蒙治療在健診時可能穿幫,就會遭同事等用異樣眼光對待,甚至有升遷上的不利;或是會遭家人當作非人、死人對待,許多彩虹族擔心自己最後孤獨死等等,現實上彩虹族要租屋等常會遭遇困難,幸好最近日本出租房屋空屋率太高,紓解了不少緊張,但彩虹族要領養孩子等還是有很大困難。

日本在政治上也有許多人前仆後繼為彩虹族爭取基本人權,因此多少有點進展;早在1971年時曾有一位東鄉健出櫃說自己是同志而出馬競選,還成立政治團體「雜民黨」推舉候選人幾次,跟世間傾訴同志所需的基本權利;日本從1970年代後半道1980年代前半,一些年輕同志成了了「日本同性愛者解放連合」「Frontrunners」「柏拉圖俱樂部」等等。其後也有些地方議員出櫃表示自己是同志等,讓同志或跨性者逐漸讓社會更能接受。

這些努力都沒有白費,因此2007年東京的彩虹遊行獲得日本政府厚生勞動省跟東京都支援,而且澀谷區跟新宿區區長致賀詞聲援;其他如2011年許多同志如石川大我、石坂渡等都分別當選、連任東京都豐島區、中野區區議員;到2013年則是有出櫃的同志尾辻かな子當選參議員,這是日本首位同志國會議員。(圖:尾辻かな子/取材自lgbtjapan.org)

近年有關彩虹族人權的革命性步伐不斷跨出,尤其是2015年東京都的澀谷區率先通過同性伴侶條例,而且是除了自民黨等3名議員以外絕大多數的贊成通過的,給予LGBT發給跟結婚證書有同樣效率的「伴侶證書」等;同年8月,東京都世田谷區區長保坂展人宣佈LGBT只要提出成為伴侶宣誓書,該區就會發出接受宣誓書證明的受領書,因為該區沒通過條例,因此只能以區的「要綱」來處理;同樣2015年兵庫縣寶塚市也同樣制定了要綱,對提出伴侶宣誓書的LGBT發給受領書。



澀谷區簽發日本第一張「同性伴侶證書」,增原裕子、東小雪。圖/取材自The Japan Times

也就是地方政府不斷用行政命令或地方議會通過條例方式來突破國家法律的不周全;澀谷區甚至設有LGBT課(「推進男女平等活性城市課」)課長是出櫃的41歲的男同志永田龍太郎,因為身為彩虹族才能更理解彩虹族需要什麼樣的行政服務,永田過去也曾在廣告公司等工作,在今年9月擔任現職前是在GAP工作,他在GAP是告白自己是同志,他的上司或同事也有彩虹族,而他在2012年知道GAP在美國也是對LGBT非常積極的企業,因此2013年在日本GAP也非常積極主導跟LGBT相關活動,因此對於如何促進彩虹族的福利及行政支援很有經驗。


澀谷區LGBT課課長永田龍太郎。圖/取材自朝日新聞

不僅如此,現在日本今年還對能改善LGBT工作環境及條件的企業頒獎,這是由「work with Pride(wwP)」等團體所舉行的,從當事人的感受、啟發運動、人事制度及企劃、對外活動及社會貢獻、環境等,建立Pride指標,選出表現優秀的企業,也就是期待企業能善待LGBT,今年就有83個大企業參加角逐,結果是像樂天在每個樓層都加設與性別無關的多目的廁所等,或是日本微軟等則不時舉辦LGBT相關活動,促進理解。在頒獎當天也有日本NTT常務董事島田明、日航代表暨常務董事大川順子等都參加,表示今後這樣的活動非常重要,而必須促進溝通來增加對LGBT存在的認識。


圖/取材自work with Pride(wwP)

日本現在也有企業認為彩虹族是非常大的市場,因此也有許多相關品牌企業興起,像是設計跨性別、無性別的服飾等,打算讓彩虹產品,在明年成長為亞洲第一的。

現在日本彩虹族比較困難的是,相關法制沒有整備,尤其自民黨跟在野黨之間的歧異非常大,不肯靠攏,現在自民黨又是壓倒性多數,因此要完成國家立法比較困難,但是彩虹族已經在今年1月16日起開始展開網路的連署以及各項集會來申訴不能對彩虹族有所歧視,尤其禁止對於性認同問題有所歧視,否則否則也出現有17歲的未成年者因為性認同煩惱而自殺的例子等層出不窮;日本今年一月民主黨曾提出紓解歧視等的法案,在野4黨在今年5月在國會提出;自民黨雖然對彩虹族較不關心,不認為需要修改法律的人相當多,但今年2月也成立特命委員會,但最後僅止於「促進對LGBT理解」而已,沒有讓法案通過。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5年前曾對於性認同、性傾向等遭歧視問題曾通過要對處的決議,先進國家相繼通過禁止歧視LGBT法律,國際奧委會也在2年前在奧運憲章裡加入禁止歧視LGBT的條文;因此日本彩虹族認為2020年奧運將是一個努力的目標,保守政黨或許也只好跟著國際趨勢走吧!

2016年11月16日東京永田町國會附近的集會,有100多各界人士趕到,打算在2020年前從法律來紓解彩虹族困境。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