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紐時愛說笑:對禁藥開鍘,哪還有更高更快更強的奧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紐時愛說笑:對禁藥開鍘,哪還有更高更快更強的奧運?

 2016-08-16 09:00
1970年代俄羅斯的超級舉重選手阿列克謝耶夫(Vasily Alekseyev),是全球第1位,完成500磅挺舉的舉重選手。圖片/網路翻攝
1970年代俄羅斯的超級舉重選手阿列克謝耶夫(Vasily Alekseyev),是全球第1位,完成500磅挺舉的舉重選手。圖片/網路翻攝

截至2016年里約奧運開賽前夕,國際奧會(IOC)還陸續從2008北京奧運、2012倫敦奧運所遺留的尿液樣本,追蹤出先前98名有使用興奮劑呈陽性反應的奧運選手,同時並禁止這些選手參加年度的里約奧運。事實上,多數運動項目,皆曾出現運動員用藥情形,國際奧會也誓言打擊運動員涉及服用興奮劑的問題沉痾。《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在今年奧運開開始後(7日)刊登一篇文章「藥物篩檢過後,還有多少舉重選手倖存下來」(After Drug Tests, Is Anyone Left in the Weight-Lifting Room?),這則趣味性報導,意外披露了舉重界相當普遍的用藥內幕。該報導也從庶民的娛樂觀點指出,禁止舉重選手用藥,可能讓比賽緊張懸疑拚搏的效果大打折扣。

2位來自澳洲,週日參加里約奧運舉重賽事的兄弟檔,丹.里格尼以及安東尼.里格尼(Dan andAnthony Rigney),他們對於運動員涉及服用禁藥、污染體育界問題,並沒有太過吃驚的反應。

這對兄弟檔表示,觀眾的心情是矛盾的。民眾希望運動員不要服用禁藥;不過,民眾也想一睹選手「原始力量」展現所帶來的絕佳娛樂效果。觀眾想看到俄羅斯、保加利亞隊伍所呈現的吸睛表現(可惜皆已因服用興奮劑,遭到禁賽。)。

以近2屆遭到禁賽的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選手伊利亞·伊雷因(Ilya Ilyin)為例,他曾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以男子舉重94公斤級量級,總成績406公斤(挺舉226公斤)奪得奧運金牌,他還因此被列入「挺舉」項目名人榜。

這屆里約奧運,這位來自雪梨的參賽者(同時也是1位物理治療師)、28歲的丹.里格尼(Dan Rigney)表示,就像看棒球一樣,民眾最想看到是全壘打。他贊成應該允許舉重選手可以使用興奮劑。他坦率指出,民眾想看到的並非選手舉起一個小橡木桶,而是能夠舉起一輛(美國)別克(Buick)汽車。「如果,有一天人們爭辯著哪個奧運項目應該允許藥物解禁,第一個讓人想到的,必然是舉重。」這位運動員甚至笑著說道:興奮劑能讓「奧運繼續下去」。

蘇聯時代的舉重光輝

對於舉重選手的懷舊情感,讓人憶及前蘇聯時代,俄羅斯的超級舉重選手瓦西里·阿列克謝耶夫(Vasily Alekseyev),以110公斤超重量級參賽奧運的他,接連贏得1972、1976年連續兩屆的奧運金牌,並在其運動員生涯中締造80項世界紀錄,而且是全球第1位完成500磅以上挺舉(即逾227公斤)的舉重選手。《紐約時報》是這樣形容阿列克謝耶夫巨人般的模樣:頭部以下,他的強大身材像一顆長橢圓的保齡球;他的鬢角就像灌木叢那麼寬大,而且深得可以在裡面種植馬鈴薯。

前美國賓州大學退休教授、提昇表現力專家查爾斯.耶薩利斯(Charles Yesalis)表示,多數熱愛運動的粉絲把興奮劑,視為如同電影《星際大戰》中的特殊效果畫面。他表示,藥物可帶來視覺娛樂效果,讓人們看到異於常人的運動員所完成的驚人壯舉。耶薩利斯教授最近受訪時指出,假如每位運動員的表現看起來與尋常人無異,那麼(美加)國家大學體育協會(N.C.A.A.)聯賽,美式足球國家聯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NFL)以及奧運,就不再會是高價值的數10億美元存在體。

美國《週末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是一家周六深夜時段直播的喜劇類綜藝節目,其中的第14季第1齣節目,提問道「奧運全面用藥嗎?」(All Drug Olympics?)該喜劇內容,由加拿大演員菲爾.哈特曼(Phil Hartman)飾演前蘇聯舉重選手謝爾蓋.克馬多瓦(Sergei Akmudov)。

他在現場舉重之前,揭露教練告訴的一些舉重選手常用的禁藥秘方,例如:

1.合成代謝類固醇(anabolic steroids);
2.減緩疼痛的局部麻醉劑普魯卡因,其商品名為奴佛卡因(Novocaine);
3.用於緩解感冒症狀,白天可避免睡意,夜間助眠藥的維克斯感冒藥(NyQuil);
4.鎮咳藥達文(Darvon),
5.魚藤酮(Rotenone),又稱毒魚藤(Tubatoxin)。

節目演員飾演前蘇聯舉重選手克馬多瓦(Akmudov),正試著舉起超過1500磅重(即681公斤)重物,即世界紀錄的3倍重;結果,沒頭沒腦的節目主持人突然喊叫道:「他的胳膊被拉斷了!」他的胳膊被拉斷了,這讓俄羅斯人大感失望。

(【譯註】《週末夜現場》所公布的舉重選手用藥浮濫情形,其揭密內容並非得自第一手的調查採訪,其真確切性仍有待進一步查證。但內容卻說明了許多前蘇聯時代,以及現代俄羅斯選手的多數舉重選手靠藥物來提振精神,甚至不計代價藉興奮劑來衝刺體能極限的巔峰表現,則是個不爭事實。)

眾多前鐵幕國家舉重選手遭禁賽

據福多爾指南(Fodor's guide)內容指出,里約奧運前夕,不少國家的男女舉重選手因禁藥遭停賽,其中包括有亞塞拜然、亞美尼亞、賽普勒斯、哈薩克斯坦、摩爾多瓦、北韓、羅馬尼亞、土耳其、烏克蘭、烏茲別克。

另外,我們也看到,包括俄羅斯、保加利亞在內的一些舉重選手遭到禁賽,此一情況,就像電影《哈利波特》,如果徒然擁有正向角色,卻欠缺反派的對抗性人物,如佛地魔及其黨羽貝拉·雷斯壯(Bellatrix Lestrange),便欠缺引人入勝元素;其比喻在於說明,沒有這些強大的抗衡角色,奧運這齣戲碼或許仍將繼續上演,卻有黯淡失色之虞。

《紐約時報》引述法新社(AFP)的報導指出,2015年的世界盃舉重競賽,有24名選手被驗出藥物陽性反應。另外,2008北京奧運以及2012倫敦奧運所留下的尿液樣本顯示,有20名舉重選手被驗出陽性反應,其中包括4位金牌舉重得主。

隨著1989年11月間柏林圍牆倒塌,以及1991年12月的蘇聯解體,奧運對許多美國人而言,其「扣人心弦的吸引力」,所剩無幾。俄羅斯這次缺席里約奧運的舉重、田徑賽等項目,讓美國民眾認為,本屆奧運失去迷人吸睛的緊張效果。《紐約時報》引述,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馬特·福特曼(Matt Futterman),7月間發表一項「哀傷」觀點指出,不少先前的共產鐵幕國家,缺席本屆奧運,讓人感到乏味,就如詹姆士.龐德的(007)電影系列,其主題始終圍繞於英國秘密情報局的劇情打轉。

本屆奧運,由於堅持不能涉及禁藥的「規則至上」立場,讓舉重界出現一片鼓掌叫好;然而,不少觀眾卻認為,里約奧運(尤其在舉重項目)失去其緊張拚搏的跌蕩起伏效果;也讓奧林匹克運動會座右銘:「更快、更高、更強」的遠大目標,出現相當程度的期待落差。

(前蘇聯時代的超級舉重選手阿列克謝耶夫(Vasily Alekseyev),是1970年代的110公斤量級的舉重超人。此度挺舉重物達534.5磅(即242.66公斤),至今仍為世界紀錄之最。2分鐘短片:YouTube)

更多奧運新聞請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