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新政府「新南向」 黃志芳:台灣已落後太多,不把握五年沒優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新政府「新南向」 黃志芳:台灣已落後太多,不把握五年沒優勢

 2016-05-17 16:46
新政府520將上台,內定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圖左二)今天指出,新南向政策是以「人」為核心的戰略,「我們的政策目標,就是要把東協當作我們的內需市場」。(記者唐詩攝影)20160517
新政府520將上台,內定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圖左二)今天指出,新南向政策是以「人」為核心的戰略,「我們的政策目標,就是要把東協當作我們的內需市場」。(記者唐詩攝影)20160517

新政府520將上台,內定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前外交部長黃志芳今天指出,新南向政策是以「人」為核心的戰略,「我們的政策目標,就是要把東協當作我們的內需市場」。

黃志芳也提醒其他國家深耕東協多年,台灣已落後太多。他並強調,如果大家經常去東協的話,可以知道他們進步很快,「如果我們台灣再不把握這五年的時間,我們在東協也沒有什麼優勢」;他也以自己到東南亞開拓市場學了半年的越南話為例,強調培養東協各國語言人才的重要性。

黃志芳演講時多次強調「新南向政策」對台灣的重要性。他也提到,我們再不好好為國家加把勁的話,我們這一代四五年級的對不起下一代,那你們下一代要承擔更沈重的責任。

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今(17)日在台大集思會議中心舉辦「實踐以人為本的新南向政策-台灣全方位人才培育論壇」,黃志芳會中演說時做出以上表示。

他舉例,有一個國際經濟研究機構,做了一個2040年全世界GDP的預估,台灣現在在全世界排第19名,到2040年預估排第40名,但我們在東協的鄰居,緬甸會排名第38名,比台灣還前面,跟我們距離最近、族群關係最密切的越南,2040年時GDP會變成全世界排名第18名。

「如果台灣再不再把勁的話,我們GDP從19名掉到40名,我們東協這些國家,連緬甸都會排名超越台灣,這是為什麼在這個時刻我們要做新南向政策,整個大的時空背景在這裏」。

黃志芳說,全世界主要國家都在這裏投資,安倍上台後一年時間走遍東協國家,歐巴馬在三、四年前也幾乎走遍這些國家,包括印度,中國大陸的領導人來個二一添做五,一個人五國把東協十國掃一遍,更不要說美國前陣子東協高峰會把所有領導人請去美國。

「安倍首相去年五月也召開日本與東協峰會,去年七月也召開日本和湄公河五國的峰會,然後提供大量經濟援助給這些國家」。

經濟上,黃志芳強調,去年日本透過亞銀加碼提供1100億美元,協助東協、南亞國家進行基礎建設,中國大陸更不要講,「一帶一路」這個一帶瞄準就是東協,亞投行就是在這些國家參與建設,「更積極的就是它的高鐵計畫,從雲南一路打算貫通新加坡,還有整個大湄公河計畫等等」,全世界主要國家都在加碼。

「我們台灣已經落後太多了,我們如果再不急起直追,好好來耕耘東協跟南亞的話,很可能到2040年的時候,我們變成全世界排名GDP第40名,我們本來超前的鄰居,全部跑到我們前面去了」,黃志芳說,「就像80年代的時候,新加坡一切看台灣,現在是我們看到新加坡遠遠瞠乎其後」。

從產業界來看東協的重要,黃志芳說,過去這幾年他自己在產業界工作好幾年,主要耕耘的也是東協的事,今天台灣的經濟狀況,在企業界的朋友都會說,台灣的經濟大概就是這樣了,業務能維持平盤就不錯了,但如果各位問一下企業界,共同的體認就是「這(東協)是一個非常蓬勃的市場」。

他說,這個(東協)市場是跳躍式的成長,技術性的要求也是跳躍式的,「它不斷給你出題目,不斷給你大型的標案、開發案和建設案,不斷推出來,所以今天我們以台灣2300萬人的內需市場,我們這個內需市場是沒有辦法讓台灣的企業能進一步的成長茁壯」。

黃志芳說,新加坡在1960、70年代建國後也面臨同樣問題,「它一個彈丸小島,根本談不上有足夠內需市場可言,所以李光耀總理設定的目標,就是新加坡一定要有一個外部的支撐力量(external wing),就新加坡來講,這個external wing就是全球化,所以它們去創造、把新加坡模式拓展到其他地方」。

他舉例,「像中國大陸的蘇州工業園區,在東協和印度,很多新加坡開發的工業區和智慧城市計畫」,他們提出一個outside Singapore,把新加坡模式推廣到其他地方,他們認為這是新加坡國力的延伸。

黃志芳說,今天我們思考台灣產業面臨的困境與問題,台灣產業在製作和研發非常強、非常有彈性,做代工能力是世界一流的,「客戶spec(規格)給你,很短的時間內交貨」,但台灣人早年從60年代開始做代工,後來我們的業者跑到大陸去,也是一樣做代工,到東南亞去也是幫人做代工。

黃志芳接著提出宏碁總裁施振榮曾說的「微笑曲線」,曲線的左半邊是研發、製造,右邊是行銷通路和品牌,後面這橫軸是利潤,「你要笑得起來,就是行銷、通路、品牌要很強才笑得起來」,但我們台灣的問題就是左邊這邊,當你要笑起來的時候,發現後面這兩塊(行銷通路和品牌)是我們最弱的。

黃志芳強調,所以我們整個「新南向政策」的核心是,針對台灣產業面對的問題,「我們希望把東協變成台灣是內需市場的一部分」,我們打開地圖一看,台灣相對還有優勢的話,「可能還是在東協,但優勢可能只有五年的時間」。

黃志芳強調,如果大家經常去東協的話,可以知道他們進步很快,「如果我們台灣再不把握這五年的時間,我們在東協也沒有什麼優勢」,這是新南向的背景。「微笑曲線,後面要笑的是:你的行銷人才在哪裏?行銷沒做起來品牌怎麼做?品牌是行銷累積一段時間後才會起來,當你要去東南亞行銷的時候,你懂他的語言嗎」?他也推崇國立暨南大學設立東南亞中心和學系。

黃志芳說,為了開拓東南亞市場,他學了半年的越南話,「到現在還是有空會每天…看到今天陳凰鳳老師(編按:越南籍政大講師,在電視節目教授越南語)電視跟著每日一句」,台灣要開拓東協市場時,越語人才在哪裏?馬來語、印尼語的人才在哪裏?緬甸、柬埔寨也有自己的語言,「你有懂得當地風俗習慣、當地business model(商業模式)做生意的人才嗎?如果沒有的話,你沒有能力去插旗、佈建,你怎麼去那邊開拓市場」?

黃志芳說,這是為什麼我們說新南向是以「人」為核心的戰略,「戰略的考量就是在裏頭,我們的政策目標,就是要把東協當作我們的內需市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