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在德國的看診經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在德國的看診經驗

2016-11-05 09:58
德國醫生也不見得個個都很厲害、醫術高超,只是多年來的經驗,感覺到他們基層診所醫生,除了醫病外,都負有協助民眾提昇自我照護的責任。圖/pixabay
德國醫生也不見得個個都很厲害、醫術高超,只是多年來的經驗,感覺到他們基層診所醫生,除了醫病外,都負有協助民眾提昇自我照護的責任。圖/pixabay

自從健保實施以來,每隔幾年,醫界與衛福部就要重提轉診制度的推動、不轉診直接去大醫院收費的調高等。我在德國柏林求學、結婚、生子,住了約12年,看過家醫科、皮膚科、婦產科、眼科、牙科、外科、小兒科等,雖然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有些經驗仍歷歷在目,願在此與大家分享。

先說感冒看醫生,記得第一次求醫時,我是頭重腳輕、嚴重喉嚨痛、流鼻涕到幾分鐘就要擤一次鼻子,但沒發燒。醫生診斷後,開了漱口水(有抗菌效用,得自費買)、鼻塞滴劑等外用藥;另外問我還有沒有止痛發燒藥在家,我說沒有時,他才開了一些備用,並囑咐有必要時才服用。我問他,喉嚨這麼痛,怎麼沒開消炎藥?他說沒那麼嚴重,多休息、多喝水,感冒就會好,目前做症狀治療、減輕不舒服即可。我很不滿意的離開,覺得自己病得這樣,醫生怎麼說不嚴重。那次,喉嚨多痛了好幾天,就靠醫生交代的度過了,沒有消炎藥、沒有抗生素,多喝溫水、多睡覺、漱喉嚨,幾乎是純「物理治療」。之後數年,我曾因感冒再看過醫生一二次,結果都一樣不開抗生素。我漸漸學會家裡備有一些喉片、漱口藥水、維生素C片,以及學習如何簡便透過蒸氣減緩呼吸道不適等。二、三十年來,一家四口因為感冒看病次數,屈指可數。反正,不發燒就不用看醫生。

為什麼中耳炎滴藥不從耳朵,要從鼻子?

再說帶小朋友看小兒科。有一次,才幾個月大的兒子發燒,我帶他求醫。醫生說是中耳炎,開了藥水,教我如何滴入鼻子。我好奇的問,耳朵發炎怎麼滴鼻子呢?那個醫生不太苟言笑,卻是很有耐性的指著牆上的解剖圖,解釋藥水如何從鼻子迅速進到中耳,如果從耳朵滴,較遠而難以到達。醫生也開了嬰兒的退燒塞劑,還交代,除非到39.5度,否則不能用藥,因為退燒藥很傷腎。我問,那不是太危險了嗎?(以前聽太多「小時候發燒,燒壞頭腦」的故事了)醫生沒有不耐煩,解釋說大人超過38.5就需退燒了,但嬰兒很容易達39度,先冷敷。於是請護理師教我如何給小嬰兒冷敷,例如用濕毛巾綁小腿肚,每20分鐘換一次,另外,用一種藥膏揉抹胸背,讓他出汗。

看皮膚科就沒這麼順利,有一次是過敏、臉上長東西,被醫生當作長痘痘,擦藥擦了三天沒起色,換了醫生,改吃過敏藥才好起來。看牙醫也是,因以前補過的牙需重補,第一個牙醫幫我補了新的,卻不到一周就掉了,只好換醫生,這次那顆牙倒是撐了很久。

在德國看診 不曾感是到被輕視

跑醫院急診室有兩次,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讀電機的老公聖誕假期到朋友的餐廳幫忙,半夜回到家說在廚房切菜,不小心剁到手指,只用OK繃貼,要我重新上藥。我撕開貼布,血像噴泉噴出,嚇的我不知所措,原來他切掉了一小塊指肉(竟然逞強繼續工作)。簡單止血後,叫計程車衝到醫院急診室。半夜急診室沒甚麼病人,他馬上被叫去診療,然後我才慢慢填他個人資料、填保險公司號碼等。包紮好了,醫生囑咐一些注意事項,以及之後到附近診所換藥等。我記得沒有經過繁雜的填表、掛號、繳費,好像最後連掛號費都不用付。

我在德國,是個白人優越感下的黃種人,是個繳最低健保費的學生,但在看診經驗上,我不曾感受到「被輕視」。德國醫生也不見得個個都很厲害、醫術高超,如同我前面敘述的,也有診療失準的。只是多年來的經驗,感覺到他們基層診所醫生,除了醫病外,都負有協助民眾提昇自我照護的責任。醫生雖不是每個都擅長言詞,都耐心的做了該做的事,如同那位小兒科醫生。

在台北,我嘗試過幾間家醫診所,希望能找到可以信賴的醫生。我總是失望,沒有醫生想要關心我這個「人」生病了,而只是想知道目前甚麼「症狀」,然後開藥、打發。記得小時候,常聽長輩提起某些醫生,都是以敬重的口氣,那些都是住家附近的醫生。為什麼現在這麼缺乏?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