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蘇格蘭之命運啓示錄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蘇格蘭之命運啓示錄

 2016-08-29 17:33
蘇格蘭仍然徘徊在獨立之路的十字路口,小國弱民的民主進程,總是要面對內憂外患的強大挑戰!圖/CC0 Public Domain
蘇格蘭仍然徘徊在獨立之路的十字路口,小國弱民的民主進程,總是要面對內憂外患的強大挑戰!圖/CC0 Public Domain

八月份到英國旅遊,正值英國先前不久才公投通過脫歐決議,英鎊因此大幅貶值了15%之後,純粹由經濟觀點而言,這時不去英國消費,尚待何時?但英國之脫離歐洲的決策,除了經濟的影響之外,更大的挑戰來自其所可能帶來的政治後遺症,主張留歐的蘇格蘭人長期由於歷史的曲折一直在試圖公投獨立,這次藉由英國脫歐之舉極有可能又要捲土重來,而北愛爾蘭歷史上也是勉強接受英國之統佔的類殖民地,更是蠢蠢欲動!

行程範圍包括英倫三島,簡言之就是英格蘭、蘇格蘭、和愛爾蘭!這三個 「格蘭」之島嶼的地理位置緊鄰在一起,彼此之間交通工具是坐渡輪,連人帶車一起上船,大約各別只要花費三小時的時間渡海即可到達,地緣政治關係密不可分,歷史上卻是恩怨情仇,合合分分,紛擾從未平息!

搭乘渡輪過英吉利海峽來到蘇格蘭,第一印象就是北國遊牧風光,廣闊的綠色草原上只見牛羊馬悠閒成群,人口只有五百萬左右,地廣人稀的北極圈之國度。雖然是盛夏季節,仍然是寒風細雨紛飛,大家只好把行李箱裡所有的厚重外套全部穿上身,仍可感受到陣陣的寒意逼人!尤其是途中在鄉間小路上我們的巴士正好遇到一大群乳牛過街,牧農們帶領下,牛群悠游自在慢慢穿越馬路,所有的汽車和巴士,都只好停在一旁默默守候著,直到所有牛隻安全通過道路的另一端!這個與世無爭、步調緩慢的地方,和其統治者的英國君主體制的中央政府,確實是有文化及生活方式上絕對不同的價值和風貌!也難怪他們一直是以一種化外之地的姿態附庸在英國的強權統治下。

尤其是行程安排了在進入蘇格蘭北方高地要塞的斯特林小鎮(Stirling)我們冒著冷冽的北風,風雨交加不斷的吹襲下,參觀其十三世紀領導農民反抗英國皇室,追求獨立自主的蘇格蘭民族英雄,威廉華理士(William Wallace)的紀念碑館,內心的感受震撼深刻!華理士,出身卑微的佃農之子,在窮鄉僻壤之中組織團結草莽鄉民們,在蘇格蘭君王為英國囚禁之後,揭竿起義,在西元1297年竟然史無前例地在史特林橋,將當時英國愛德華一世的皇室精銳部隊打敗,成為蘇格蘭的守護神,給予蘇格蘭短暫的數年自由自主的日子!然而不幸的是,在1304年本國的貴族世家為了與英國謀和,答應英王愛德華的和平條件,竟然出賣民族英雄華理士,開始追緝捕捉他,終於在1305年將其逮捕獻給英王作為犧牲祭品!導致華理士慘遭殺害,在倫敦街頭遊街示眾後以極殘酷的方式處決並且分屍,肢解遺骸分成四份運回蘇格蘭散落於四個角落。如此慘烈的歷史故事,歷經700多年之後,蘇格蘭人民特別在斯特林小鎮以高聳約二十層樓的紀念碑,俯視當年華理士領導之光榮戰役的戰場,來紀念並且儆醒後代這位愛國英雄的奮鬥不屈!

在華理士紀念館中有許多後代知名人士的感言分享,其中特別有兩位詩人及作家的評語,筆者認為頗為中肯,一位是英國著名的詩人,沃滋華斯(Wordsworth),他說:「華理士如此為了蘇格蘭奮戰的精神,使得其姓名將被人們追尋,就像是野花一般,遍佈在這個他所愛的國家各個角落」;另一位則是在1995年將其傳奇故事改編成電影劇本《勇者之心(Brave Heart)》的作家,Randall Wallace,他認為:「作為歷史學家,很少能夠對於華理士的歷史定位得到共識,但是人生不是只有追求中庸平衡,而重要的是追求熱情感動,雖然我嘗試作為一個公允的歷史學家來論斷,但是我寧可從詩人的觀點來歌頌他。」

雖然幾番波折分合,蘇格蘭仍然徘徊在獨立之路的十字路口,小國弱民的民主進程,總是要面對內憂外患的強大挑戰!這真的和我們的台灣類似的宿命。雖然現在已經不是華理士的時代,只能以兵戎相見的勝負來決定一切,但是本質上仍然是一樣弱肉強食!華理士的個人傳奇在寒風中流傳久遠!也讓世人感到無限唏噓和深思啊!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