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後山的造王者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後山的造王者

2018-12-28 09:45
根據報載,2年來14家大小媒體,15位記者被收買,「花蓮王」收買方式就是勞務標案,交換條件很簡單,儘量幫王說好話。圖/張家銘 (資料照)
根據報載,2年來14家大小媒體,15位記者被收買,「花蓮王」收買方式就是勞務標案,交換條件很簡單,儘量幫王說好話。圖/張家銘 (資料照)

花蓮後山是台灣的淨土,現在卻淪為記者失德的深淵,幸好,民報駐花蓮記者守住了這一道防線,值得喝彩,並且一記。

如果言論自由可以收買,那麼民主政治又何嘗不可?

佛蘭西斯福山說:「法治和問責,是民主政治的反腐劑,一旦這兩者崩壞,民主政治只是名存實亡」。

剛剛開啟台灣後黨國時代民主政治,在紅色傳媒大舉滲透下,僅僅2年半,民進黨從全面執政,一口氣失去半壁江山,眼看2020年大選轉眼就到,民進黨會變成下野的小黨嗎?假設國民黨奪回政權,台灣的民主會走向何方?

說來悲傷,選後1個月,各地方議會,派系黑金回歸,趕走清流,再度拿回各地方政府的問責權,人民想依靠議會的問責制,看緊老百姓荷包,恐怕會更難,其次,司法轉型正義停在半空中,黨國法官更是靠不住,靠法院反腐,乾脆做一場夢,現在,連擔任第四權問責的輿論,也淪為被收買的對象,若不是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代理花蓮縣長,一步一腳印,憑著一股勇氣,打黑被神秘衙門包圍的花蓮縣府,花蓮老百姓還矇在鼓哩,真的以為自己是最幸福的公民,這是花蓮的悲哀,也是台灣記者的悲哀,花蓮只是冰山一角,全台各地,收買媒體記者事件,恐怕不會太少,已經被紅色集團吃下肚的傳媒,就更不用提了。

後山王與后輪替花蓮 砸公帑買新聞買民主

「花蓮王」傅氏夫婦執政之前,國民黨靠著長期米酒,味精換選票,已經把花蓮鞏固成藍營鐵票區,稱王,道侯很久了,練出一套綠色刀槍不入政體,現在的「花蓮王」更厲害,能把花蓮經營到年年得冠軍,幾乎變成「一方潘鎮,世襲罔替」,現在,幕後的造王者已經現身,根據報載,2年來14家大小媒體,15位記者被收買,收買方式就是勞務標案,交換條件很簡單,儘量幫王說好話,過去,省政府用預算,每年在報社搞置入性行銷,至少給人像個廣告的樣貌,同樣是花公帑,給聽話的公私營報紙補助,卻也有個分寸,1987年,報禁一解除,民間報紙如雨後春荀出現,所以省府補助款預算,也越編越多,反正,花的是公帑。

花蓮不是置入性文宣,而是明碼標價的收購,連真假之間分寸也免了,縣府總共花了546萬公帑,讓記者服服貼貼,只准報喜,不能報憂,花蓮有一地方報《東方報》不吃這一套,下場是接不完的法院傳單,買記者案件揭露後,許多拿錢的記者紛紛請辭,看起來台灣記者雖窮,良心還在。

民國老報人張季鸞說:「知識份子耐不住貧窮,就寫不出好文章」,這話很實在,所謂「君子固窮」,如果文人連貧窮都耐不住,那麼就不用說可以抵抗政客壓力了,今年,全球最出名的記者是阿拉伯的哈紹吉專欄作家,因為長期不怕威權,批判阿拉伯王儲,下場就是被特務綁架後,砍成肉塊,此案震驚世界,可見,當花蓮記者和政客勾搭時候,全世界還是有幾百位記者,不畏政府權勢壓迫,為了發出真理之聲,奮戰不已,兩方相形之下,這到底是台灣之光?還是台灣之恥呢?

想當一個可以流芳百世的無冕王,缺乏勇敢和良心,勢必無法彰顯正義的。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的統計,2018年在危險國度採訪,因此入獄者有348人,80人死亡,其中,至今仍被中國政府關押者就有60人,包括《自由亞洲》和《美國之音》記者,當記者堅持說實話,寫出真相的時候,記者就是「毀王的人」,也最不受政府歡迎,可是,一但記者屈服金錢和威權時候,就變成「造王者」了。

大公報張季鸞4不報訓 不黨不賣不私不盲

1926年,持續《大公報》的生命,接辦報紙的張季鸞,書房上貼了4句話;「不黨,不賣,不私,不盲」,4個不成為報訓,「大公報」創辦於1902年,算是天津最老報紙,張季鸞把這一份停刊的報紙弄活了,就靠這4句話,1936年,華北情勢緊張,大公報搬到上海,當年在老蔣執政下,大公報不忘批判時政本色,老蔣因此很感冒,當時國民黨的黨營日報就是上海申報,申報在1872年由英國人創辦,是中國最老報紙,後來被國民黨接收,派了黨官史量才經營,可惜國民黨喉舌的申報,訂報數量不如大公報,影響力不大,於是,國民黨念頭就動到大公報頭上。

1939年,歐戰爆發,上海局勢更緊張,大公報窮到沒錢印刷報紙,老蔣派人拿出5,000大洋,要買下大公報,卻當場被張先生拒絕了,張季鸞一心要一份獨立的報紙,可惜,國共內戰在1945年爆發,夾在國共之間,大公報社論兩邊不是人,罵了那一邊,都有人反對,每天有抗議者上門,騷擾報社,最後報紙還是走到盡頭,老共奪權後,大公報就被強制收編,變成黨媒了,現在全中國皆是黨媒。

用金錢收買記者,充當造王者,其實不具創意,中華民國最具創意的人卻是袁克定,1905年,在北京創辦的《順天時報》,創報人是日本駐華使館,這份報紙是日本政府機關報,卻也是華北最大報紙,聽說袁世凱大總統每天必看《順天時報》。

1912年,老袁從孫中山手上接下中華民國大總統,志得意滿,當時剛從德國回來的袁克定,很欣賞德國君主立憲,一直想慫恿老爸廢掉民主共和,改為君主立憲,左思右想,找到一招,自己編撰,自己印刷《順天時報》,每天這份報紙會準時出現在袁總統桌上,內容幾乎是民間呼求政府實施「君主立憲」,社論也是一面倒,主張「君主立憲」,老袁每天看報,腦袋真的被「君主立憲」四個字,洗到迷迷糊糊,洗腦不到一年,1913年,老袁出手廢除國會,宣布1915年登基,但是,《順天時報》幾乎不報導民間反對君主立憲的聲浪,1915年,老袁登基了,第二次革命跟著來了,這時候老袁才發生懷疑,不是天下人皆說「君主立憲」很好嗎?

有一天,老袁的女兒袁靜雪從外面帶回來一份早餐,包裹著油條的報紙,就是《順天時報》,袁靜雪感覺報紙不太對勁,回到家和家裡的報紙對照一下,才發現家裡的報紙是假報紙,趕快告訴老父親,可惜,老袁已經幹上皇帝了,一氣之下,大罵袁克定「欺父誤國」,此後一病不起,前前後後,老袁的皇帝總共做了83天,命就沒了。

北歐有一句俗諺:「沒有野狼的地方,不會有森林」,這句話很有意思,野狼需要森林躲避行蹤,森林也需要野狼趕走一些吃葉子的小動物,才能生存壯大,很多時候,萬物之間,很自然形成相生相剋,當勇敢的記者被收買了,這個社會的腐化,也就跟著來了。

野狼走了,森林安在?失去可以講出真話的記者,這樣的民主社會,還會是真民主嗎?我也不相信;依靠假話,被塑造的王,他的位子還可以坐多久?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