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護理師的眼淚──女性職場修羅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護理師的眼淚──女性職場修羅場

2016-03-07 13:02
為了職場上沒有更符合最最基本的人性,太多專業的護理師離開了。(Photo: http://alertatwork.com/why-are-nurses-tired/)
為了職場上沒有更符合最最基本的人性,太多專業的護理師離開了。(Photo: http://alertatwork.com/why-are-nurses-tired/)

眼前女病人走進,包頭包腳口罩大外套,身後跟著一臉憂心忡忡的先生。
還沒坐下,我就開問了:「是還在坐月子?第一胎?哺乳上有甚麼問題?」
病人一臉驚訝。

嘛!還好啦!
不是我會通靈,因為我也完全經歷過一樣的時刻XD

果然,病人正因為第一胎生產完乳腺炎來求診。包得密不通風就是為了這時期會有感覺異常敏感的問題 (Hyperesthesia) ,我親身體驗過,風一吹就整個雞皮疙瘩異常難受。而病人時時刻刻想要達到親餵的壓力、不熟悉每個小細節的生疏、睡眠嚴重被剝奪的崩潰,讓她焦慮而且真的整個身體生病了。

看著病人滔滔不絕講個沒完,我彷彿看到當年的我。我微笑,拍拍病人的手,把她講不出口的淺台詞說出來:「媽媽,沒關係,不管妳要繼續餵還是想要先停,都可以,停了也可以繼續追奶,我這邊一定會幫妳,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妳自己。」

病人瞬間愣住,下一秒紅了眼眶,爆哭:「我…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怕醫師妳罵我為什麼停餵母乳、我自己也好自責…可是再沒多久我月子假就要結束得回去上班…我們有經濟壓力沒辦法放產假…但是小孩子的狀況都還沒有調整好…」

我也跟著鼻頭一酸。
我懂,我完全懂。
抽出衛生紙,給病人跟給自己一張,我想起了當年我好姊妹護理師的故事…


凱蒂躲在我值班休息室內哭泣:「…我沒辦法,然後我的家人沒辦法照顧,最後卻連我自己都沒辦法照顧好…我現在這樣受到的不是人該被照顧的方式啊…」

一般護理師們是很少踏進醫師值班室的,太髒,太亂,除非醫師電話打不通睡死要進來叫人。
但是這次反而是我看情況不對,找了她進來坐坐聊聊。(坐之前先把沙發上積了幾年份的垃圾跟論文清走啊啊啊)

原來,這間值班室在加護病房最最最角落裡靠近側門的地方,除了要進出加護病房時大門有訪客被塞住之外,一般人很少經過。是個鬧中取靜的小綠洲。

(待過加護病房的人就知道,滿是呼吸器跟心電圖儀器逼逼聲,很吵)
偏偏就在我值班隔天半彌留時,依稀聽到門外傳來啜泣聲,我在醫院從~~來~~(加強語氣)沒遇過靈異事件,此刻也毛了起來!鼓起「拎祖母外科誰敢吵我睡覺」的勇氣,探頭一看!
竟然是好姊妹凱蒂倚著門邊在啜泣…
(是要嚇死人)

說到凱蒂,真的要給她嘉獎一下,俐落能幹又飆悍,真是我的好榜樣!
ლ(・´ェ`・ლ) 崇拜~~

曾經一次值班我遇到加護病房內臨時要裝葉克膜!
葉克膜(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縮寫 ECMO)是當病人緊急有心臟或肺臟功能問題時,「暫時」撐過危險期的人工心肺機!
它利用「人工心臟幫浦」將急性心肺衰竭患者的靜脈血液由股靜脈引流至體外,經「人工肺氧合器」進行氣體交換後,再輸回患者動脈或靜脈內,暫時讓患者度過生命的危險期。
對於心內膜炎感染到心臟爛掉、嚴重流感疫情爆發又缺乏疾管控制後導致多人嚴重肺炎、甚至是急救按壓完心臟勉強救回一些心跳後的過渡性治療(bridging therapy),基本上都是萬分危急的狀況才會出動葉克膜。
但葉克膜不只是一台神機器。
它的缺點多多:從大腿截流出的血液,會犧牲掉雙腳發黑甚至壞死截肢;使用各種抗凝血劑造成各種出血、血栓、感染…
更別說費用非常非常貴。
因為養一台葉克膜,要好多人員組成24小時待命的「ECMO team」,包含專業的心臟血管外科醫師、重症醫師、體巡師、重症護理師等等。
不然以為葉克膜是自己像掃地機器人那樣自動完成使命嗎?

再來說它的組成非常複雜,如圖:

看懂了嗎?每一個英文單字都是要監控的指數唷!
沒關係,還沒完,它不只這樣,還有兩種模式:
V-V (Venovenous ECMO) 主要針對肺部有問題;
V-A (Venovenous ECMO) 則是包含心跟肺部問題。


(圖:ResearchGate

暈?那當然,人家專業團隊捏!
當時葉克膜團隊的體循師,真的姓葉,叫葉先生(命啊)
他自身也是會跟進開刀房開心手術時操作體外循環機,輕鬆地跟我們講:「葉克膜不難啦!體循機那才難咧!」(附圖)


我都要暈了我…( 3ω3)
往往這類複雜的機器推出來時,大家都會蜂擁而上,然後七手八腳的完成心外醫師指揮。然而等到機器運轉順利,才往往是我們留守的加護病房醫師苦難開始。

因為這類機器的監控指數有夠多!有夠複雜!又往往每個小時就要不斷的看數據變化!基本上根本就是沒得空休息!!

密密麻麻的醫囑當中,凱蒂就是能夠一眼看出問題所在,直指出錯誤的那種專業重症護理師!

我曾經還被埋沒在醫囑開立檢查單的汪洋大海當中,凱蒂已經一掌拍下病例(嚇!)然後馬上掄起電話打給24小時待命的葉先生:「你那個XXX真的是要達到QQQ?」
然後又回頭打給心外醫師:「你醫囑是不是開錯了?人家葉先生說XXX不用達到QQQ只要能夠OOO就好!」
聽得我一旁冒冷汗!
專業跟經驗就是這樣無人能及,果然是心外醫師寫錯醫囑,當時我還在佩服凱蒂這護理師好強!她已經轉身壓制隔壁床躁動要拔管的病人!!

我問:「欸妳真的就這樣打電話去問唷?」凱蒂一雙明澈的大眼:「當然啦!有甚麼好怕的?」
神情坦率,實無絲毫作偽之態, 佩服!(拇指)
如果是身在武俠世界,想必是能一敵兩千的一等俠女!
既然這樣,怎麼可能還會有打擊讓她傷心落淚?

我好奇一問,凱蒂,氣色很差、眼神無光,這時又開始落淚了…
凱蒂:「妳知道我…剛做完月子。」
我:「對啊對啊!妳家女兒好可愛!」
凱蒂:「現在已經快兩個月大了…到現在…我家妹妹還在親餵。」
我大驚:「甚麼?妳上班要怎麼親餵?」
凱蒂眨眨眼、淚水顆顆掉落:「我也想要改過來,但是妹妹怎樣都不肯改成瓶餵,我上班時間手擠然後冰存,她也不喝,變成一定還是要親餵…真的很累…」
我:「妹妹現在誰照顧?」
凱蒂:「我婆婆…我媽媽不在了,多是她在顧…老人家是為了我好我知道…可是她就得要每隔幾小時跑過來醫院一趟讓我親餵…」
我抽氣:「這樣老人家哪受得了?有沒有辦法找保母?」
凱蒂:「沒空…之前找的保母臨時辭掉…我們還要花下班空檔時間一個個去看去評估…我真的好累…下班都快軟腳了…沒有人能幫忙找啊…那麼多虐童甚麼的我還是要自己看過才放心…」
我嘆氣。

沒有任何援手、沒有親善考量,這些進入生命另一章節的女性護理師們,一次次的被現實給壓榨。

凱蒂:「我有經濟壓力,沒辦法放長時間的產假,可是我這樣蠟燭兩頭燒,現在自己身體也垮了…乳腺炎了好幾次我都咬牙撐過,我婆婆這樣往返接送還汽車跟人家擦撞…這些我都忍了…」
「今天我被阿長指正說…我負責的環境清潔5S沒做好…」
(整理(Seiri)、整頓(Seiton)、清掃(Seiso)、清潔(Shiketsu)及記律(Shitsuke)
5S,是護理界用來評估工作環境的項目,換句話說:搶打掃阿姨的工作)

「我一整個情緒上來…把這些狀況跟她說…她居然跟我講…誰沒當過爸媽?工作上的事情如果還被家庭影響,那我乾脆不要做,警告我不准再帶小孩來!她自己也是苦過來的,怎麼就覺得這環境合理、我身受其害痛苦應該吞下去?她還說,我現在如果要把班表做甚麼大變動,會害到其他同事,同事們已經很反彈我這樣中斷出來餵奶,之後班表再改大家會很難看!」

凱蒂換口氣:「最後一根稻草,是剛才我婆婆抱妹妹來加護病房門口,讓我親餵完後要走說了一句話:『要不是妹妹已經狂哭六小時不給人家瓶餵,做人家媳婦的還要這樣車禍扭傷腳的婆婆來來去去,都會講給人家笑』。」

怎麼捨得讓小嬰兒餓那麼久…QQ
家庭、工作、還有永遠是心頭肉的孩子,在沒有奧援的情況下,全部責任都落在一個所謂「媽媽/護理師/哺乳者」的身上。

修羅場。
我感覺到了凱蒂整個內在的分崩離析,卻愛莫能助。
追根究柢,不就是整個職場環境,對於這階段的工作人員沒有親職友善的福利考量?如果能無後顧之憂,給予不同情況的人有不同的選擇權…

今天不只是針對為人父母的上班族,自己生病了想休息、父母生病了需照顧,只要是生而為人都會有這樣的需求啊!但是,資方的幫助在哪裡?公權力的保障又到哪?都當成人是運轉不休息的機器嗎?
我們不是螺絲!有聽到了我們的吶喊嗎?

如果,有更靈活的產假時間選擇、有專業認證可信賴的保母體系、有溝通良好的托嬰場所、有親職友善的工作場合!這才是良性循環,讓人力更加充沛,讓專業不再流失,讓班表更有調整空間的方法啊!

這不就是一個真正跳脫出「少子化」、「人力流失」、「職場競爭下滑」等拖垮台灣惡性循環的契機嗎?

遠比甚麼百萬獎金「孩子是最好的傳家寶」還真實貼切啊!


凱蒂擦乾淚:「我自己是護理人員,我受專業的訓練照顧人,我熱愛護理工作。我理應知道甚麼樣的環境才是合理適合『人』的,可是我沒辦法,然後我的家人沒辦法照顧,最後卻連我自己都沒辦法照顧好…」
她抬頭,望向我。
眼神中有了堅決。
我知道,我又要失去一個醫療界裡優秀的好姐妹了。


就是這樣的,明明熱愛,卻因為沒有改善,所以走人。
一直、一直。
如果護理是醫療裏頭極為重要的專業,看著那麼多走掉的背影…
還在前仆後繼的新畢業學生們妳們不怕嗎?
已經媳婦熬成婆的主管妳們不感慨嗎?
還在現今臨床崗位上堅守一線的姊妹們,妳們不怒嗎?

我講過,女人最會為難女人

但只要想到,現在不改善,之後會貽害子孫,自己跟家人子女就會吞到苦果,妳,身為女人/女兒/太太/女友/母親/病人信賴的護理師,能熄滅掉心中熊熊燃起的捍衛勇氣嗎?
同樣,妳周圍的男士們,騎士就是為了捍衛淑女而存在,當看到自己的女伴,必須吊著點滴上班時...
看到自己太太為了餵奶飽受長輩批評時...
當身為爸爸想要幫忙照顧小嬰兒,卻發現尿布更換台都在女化妝室內…
當身為爸爸想要在下班時間準時離開接送小孩,卻被理所當然的要求加班…
當全職顧小孩成為你的成就(是真的非常偉大的成就),卻發現被社會用異樣眼光冠上「無所事事」…

你不怒嗎?
性別的框架捆綁住兩邊人馬太久,其實說穿了只要是身而為「人」,自然有權利要求用自己想要的方式被對待,根本無關性別,這是平等的,這是生來的。
人之所以為人,就該被當人對待 。
「人權」。

今天,性別的議題,被舊有思想拿來鄉愿。其實不是這樣。
為了職場上沒有更符合最最基本的人性,太多專業的護理師離開了。計算她們從學生到受訓到就業累積的經驗及社會成本,還有以後可以發光發熱拯救的人命,帶領新的一代護理師們前進,這些寶貴的資本,在「離職」之後化為烏有。
這最貴的花費,遠比公司設立托嬰中心、給予不論男女職員足夠的生產假...等等,還要昂貴上數萬倍。

拜託,請讓赤忱的熱情,繼續在崗位上救人吧。



事隔多年,再見到離職後專心幫忙先生事業的凱蒂,她依舊開懷又豪邁,我們互相吐槽完對方,轉身帶著各自小孩離開。
我轉頭…
只見她纖腰扭處,一聲清嘯,已然騎車而出。清嘯迅捷之極的遠去,漸遠漸輕,餘音裊裊,良久不絶…

(凱蒂的文字描述,取自金庸《越女劍》)

建議搭配音樂 Little Mix - Salute: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