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318學運鼻祖 26年前憤怒的「野百合學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318學運鼻祖 26年前憤怒的「野百合學運」

邱萬興攝影專欄

 2016-03-18 11:42
1990年3月,校際會議通過「野百合」為三月學運的精神象徵。「野百合」象徵學生對台灣本土的認同。
1990年3月,校際會議通過「野百合」為三月學運的精神象徵。「野百合」象徵學生對台灣本土的認同。

從「野百合」到「野草莓」到「太陽花」學運,串起不同世代的學生運動。二年前的太陽花學運引發了「反服貿運動」,抗議政府黑箱作業,佔領國會行動,太陽花學運造就了一位學運戰神黃國昌立委、林飛帆與陳為廷。二十六前的「野百合學運」,是針對山中萬年老賊的憤怒,「野百合世代」造就了桃園市長鄭文燦、台中市長林佳龍、鄭麗君立委、黃偉哲立委、鍾佳濱立委、前高雄市副市長陳啟昱、前客委會主委羅文嘉、台灣大學社會系副教授范雲等人,都是學運世代重要成員。當年這些學生從校園走到廣場,突破威權政府的校園控制,走向民間社會,因而串起1990年3月的「野百合」大集合。

野百合學運的起因來自於第八屆總統、副總統的改選,國民黨提名李登輝、李元簇199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第八屆正副總統候選人,遷台四十年不曾改選的國民大會,在陽明山演出一場「山中傳奇」,這些抗退的七百多位資深國大代表挾總統、副總統選舉權以自重,加上國民黨的非主流林洋港、蔣緯國發動的「二月政爭」,山中老賊引爆全民的憤怒。

1990年2月24日,國民大會第8次會議主席團在陽明山中山樓舉行選舉,老國代在85個主席團席次中取得61席,老法統在此後的國大會議中因而佔盡主導優勢。3月5日,老國代要求追加出席費以及通過延長任期條款。國民大會主席團預算審查小組決定出席費由5萬2仟元調整為22萬元。資深國代崔震權提議表示:「出席費不能低於上次數目,否則將會影響總統的選舉」。這些「萬年老賊」的擴張權力行為,貪得無厭的惡行惡狀,終於招致台灣人民的憤怒,因而引爆「野百合學運」。

3月16日,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張俊宏、陳永興與國大代表等14人,為了制止國民大會代表藉著正副總統選舉進行「憲政勒索」。至總統府請願並要求面見李登輝總統,遞交「解散國大」抗議書,反對毫無民意基礎的資深國大選舉總統,希望停止這次的選舉,請願未果,遭總統府前憲警強行驅離。數十名各大專院校學生於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外「大中至正」的牌樓下,靜坐絕食抗議,拉開「同胞們!我們怎能再容忍七百個皇帝的壓榨!」布條,要求「解散國民大會、總統民選」。正式掀起「三月野百合學運」的序幕。

由於與論不斷的報導,在中正紀念堂參與靜坐的學生人數不斷地增加,參與的學生與教授,首度使用「罷課」手段來表達他們對國民黨強烈不滿。3月18日凌晨,在首次合作的校際會議上,確定了三月學運的四大訴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廣場上拉起「憤怒之愛」布條,同時,學運團體也由台大范雲、周克任、北醫呂明洲、東海郭紀舟、中興法商陳尚志、輔大廖素貞、文化林德訓等六校代表組成「七人決策小組」,向國民黨施壓。

民進黨中央黨部在中正紀念堂內,同時舉辦「除老賊、解國難」群眾大會,訴求是「抗議國大擴權」,並要求「解散國大、總統直選」吸引數萬群眾參與,將廣場擠得水洩不通。

3月19日廣場訴求一直未得到李登輝總統的回應,學生決定發起絕食抗議聲明,要求李登輝總統與李煥於21日凌晨前回應廣場的四大訴求,將廣場道德張力推向高峰。

3月21日,順利當選第八任總統的李登輝放下身段,決定於下午3時在總統府接見53名學運學生代表。靜坐學生透過各校討論的機制,形成與李登輝會面的四點要求共識,李登輝肯定學生的作為,允諾召開國是會議,學生代表在與李登輝總統會面後回到廣場。最後,校際會議以22:1的壓倒性投票數,決議於3月22日早上撤離中正紀念堂廣場。結束為期六天的野百合學運。

野百合學運對於台灣學運的發展具有很正面意義,野百合也是國民政府遷台以來,最大的一場學生運動,對台灣民主政治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野百合」到「太陽花」,每個學運世代都在改革浪潮中奮勇前行,創造了不一樣的民主歷史。


1990年3月野百合學運期間,學生在中正紀念堂前斜坡石雕噴上「豬」、「老賊下台」、「鞭屍國賊」等塗鴉。
民進黨中央黨部3月18日,在中正紀念堂同時舉辦「除老賊、解國難」群眾大會,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在廣場上演講,吸引數萬人潮將廣場擠得水泄不通。


1990年3月,野百合學生在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上,向威權體制的國民黨提出了「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等訴求。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