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什麼是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系列1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什麼是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系列1

淺談新古典經濟學的消費者選擇理論

 2014-12-01 16:35
《蘋果橘子經濟學》(網路資料)
《蘋果橘子經濟學》(網路資料)

「新古典經濟學的個人選擇理論是一套會讓經濟學家用數學理論鋒利的刀,如有巫術般地,一刀將蘋果切成橘子的怪誕經濟理論,同時也在不自覺中使自己也變成了巫師。」

第1節  《蘋果橘子經濟學》

蘋果橘子經濟學》是芝加哥大學擅長「應用統計學」的經濟系教授Steven Levitt 以及一位新聞雜誌的專業撰稿人Stephen Dubner,合作撰寫的一本暢銷書《怪誕經濟學:一位玩世不恭的經濟學家探討萬事萬物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Freakonomics: A Rogue Economist Explores the Hidden Side of Everything)的中文書名。

這是一本值得一讀的有趣的書,一本讓我一讀就愛不釋手的書,書中記載了藉由實證研究所揭露了一些常見事物背後有趣的甚至是發人深省的內涵。

例如,美國芝加哥市教育局於1996年開始對該市公立小學的學生進行筆試測驗,以評估學生學習成果並間接評鑑授課教師與學校的教學成效,學生測驗成績優良的老師與學校會受到獎勵,學生測驗成績不佳的老師與學校則會受到懲處。這造成授課老師產生主動幫學生竄改電腦答案卡以求好成績的作弊誘因。該書告訴你Levitt 怎樣應用學生試卷答案卡的電腦紀錄,先用人性直覺推測一般人意圖作弊時可能的切入點和正常技巧(即在答案卡上於何處和如何動手腳),然後以統計技巧找出有作弊嫌疑的老師,更進一步對這些受到懷疑的老師所教導的學生進行再一次的測驗,以強化這些老師可能真正涉弊的證據,此研究最後導致一些涉弊教師被芝加哥教育當局開除的真實結局。

這不是一項理論經濟學家慣常從事的在象牙塔中推導虛擬的數學模型的虛擬遊戲,而是一項運用統計數據與技巧探索真實現象的傑出研究。有時候在經濟學的課堂上,我會在討論誘因的重要性時,向同學們講述這則老師作弊的故事,在此我擔心這則故事對不少讀過經濟學的人來說已經太老套了,否則我也可以在此專欄中寫一篇文章向你介紹這則非常有意思的研究故事。(當然,這則故事,如果由Levitt的學生,台大經濟系教授林明仁來講,應該會講得比我精彩很多,他至少知道了不少第一手的故事內幕。)

又如,「到底是好學校教出好學生或是好學生造就好學校」。也就是,到底明星學校是學校好或是學生好,這兩種情況聽起來都有可能。這件事看起來只是日常生活中的尋常事,但真的要發掘平均而言,日常現象背後的事實真相究竟如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能不能找到一項關鍵證據來說明是否在某一個地方所出現的這類尋常事物背後可能的真相究竟是如何呢?Levitt 就在芝加哥市找到這樣一筆漂亮的資料。某一年芝加哥市公立高中的就學制度,由學生不能跨學區就讀開始開放成可以跨區就讀高中,但這項政策的改變預期會造成明星高中報名人數超過學校可容納學生名額的困擾,因此進一步採取以抽籤方式決定報名超額時誰可獲得入學機會的辦法來加以因應。由於明星高中的報名人數真的爆滿,真的出現以純粹隨機靠運氣的抽籤方式來解決超額申請的現象。此時,學生會因此分成三種群組:一是沒有去申請明星高中者,二是申請明星高中且當時「幸運」中籤而就讀者,三是申請明星高中但「不幸運」沒中籤而回頭就讀社區高中者。簡單的說,一些學生沒有去申請明星高中,另一些(通常是比較注重學業成績的)學生會去申請明星高中,但能不能就讀明星高中純粹是基於隨機性的運氣因素。

在這樣的真實故事的場景下,我們可以應用統計原理來檢驗「有沒有申請就讀明星高中」與「申請後有沒有能憑運氣就讀明星高中」對學業成績的影響。結果Levitt藉由統計分析發現學生就學後成績的好壞,關鍵在有沒有去申請明星高中,而不是申請後有沒有機運就讀明星高中。所以,以這回芝加哥的例子來說,答案很清楚是「好學生造就好學校,而不是好學校教出好學生」。這是很棒的資料所吐露出背後可能真相的好研究,這也讓我們見識到一流學府中的一流應用統計學教授如何應用他所發掘出一流資料以作出一流實證研究的一流案例。

另外,蘋果橘子經濟學》書中第一章的第一頁,一開頭提到一個有趣的例子,幼稚園學童家長遲到接小孩的故事。這故事的起源是兩位經濟學家Gneezy and Rustichini (2000),在對以色列海法地區的一些幼稚園進行的一項有關家長是否會遲到來幼稚園接小孩回家的實驗中,發現三項有趣的結果:首先,對遲到家長處以小額罰款,會使遲到家長的人數不減反增;其次,小額罰款不只使遲到家長人數增加,而是大幅增加;最後,當將罰款取消後,遲到家長的人數並沒有回復到原來的低遲到水準,而是大致維持在大幅增加後的高遲到水準上。第一項「處以罰款遲到人數反增」的發現與犯罪經濟學中處罰可抑制犯罪的看法恰恰相反,事實上這等於挑戰了「價格(罰款)增加需求量(遲到或犯罪)下降」的經濟學最基本的「需求原理(the principle of demand)」(需求曲線的斜率為負的意思);第二項「大幅增加」的發現相當奇特;第三項發現中「不可逆」的結果更令人驚訝。

如何尋求一個經濟模型可以在合理且簡單的假設下同時解釋這三項發現,是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問題,若能對這三項看似異常的發現提出簡單的具有一致性的合理解釋,可能會幫助我們瞭解很多相關的經濟現象。只可惜蘋果橘子經濟學》的作者,沒有進一步說明應該如何解釋此問題,可能是因為此問題對一般經濟學家來說並不容易解釋得很簡單又很漂亮。若他嘗試或尋求如何解釋此問題的答案時,很可能會提到我對此問題所提出的解釋,只可惜他們只於該書一開頭時提及此令人好奇的故事,然後當你滿懷期待地讀過整本書的每一個字後,卻發現他們未曾再寫下任何一個字談論此問題,連給這些已經被勾引起好奇心的讀者一個初步的答案或至少提及去哪裡找答案都沒有;老實說,以虎頭蛇尾來形容他們對此問題的處理方式,都已經是非常客氣的形容詞了。

在這篇文章的初稿中,我有寫下我對此問題提出的解釋,但後來我把它刪了,原因是這篇文章後來寫得實在太長了,所以我不得不割捨掉不少內容。就是因為篇幅限制以及避免過度偏離本文所想探討的主題(「什麼是真的蘋果橘子經濟學呢?」)的緣故,所以在此賣個關子只提到我對此問題有提出一項還不錯的解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讀我與一位同事在《經濟行為與組織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所發表的文章。但是在你閱讀該文前,我建議你先花幾天的時間去思索先嘗試去提出自己的詮釋方式。我有一項習慣,面對一項問題時,在查看聰明偉大的經濟學家對該問題的解釋觀點之前,我會先嘗試提出自己的看法,避免自己對事物的看法老是被經濟學大師牽著鼻子走,成為他人思想的奴隸而不自知。我觀察到很多人老是喜歡不加深思的引用經濟學大師的想法,而且還常常是以能夠成為經濟學大師「一加以驗證就會出錯」的思想概念的跟隨者而沾沾自喜。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