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從香港反送中,看限制國家權力之必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從香港反送中,看限制國家權力之必要

 2019-11-06 17:26
你對人臉辨識系統持怎樣的態度呢?告訴你,我剉咧等!除了上帝,沒有任何人應該擁有如此大的權力,這是一個政治哲學的思辨問題,值得大家好好想想!圖/創用CC,民報合成
你對人臉辨識系統持怎樣的態度呢?告訴你,我剉咧等!除了上帝,沒有任何人應該擁有如此大的權力,這是一個政治哲學的思辨問題,值得大家好好想想!圖/創用CC,民報合成

在台灣讀書長大的人,從小到大就接受人民有權、政府有能、選賢與能、五權憲法、仁民愛物、大有為政府等等政治思想,和西方的政治學基本上在心態和理念就有很大不同;西方的政治學對於政府權力採取不信任的態度,對政治人物非常小心翼翼,認為執政者不是天使,要限制政府權力,以避免政府濫權,去侵犯到人民自由、人身安全和人民財產權等。

從台灣初到西方國家的留學生,往往對其間的差異不能理解。

現在香港反送中運動是給台灣人民很好的一課,台灣民眾看到香港黑警打人、傷人、殺人、打死算自殺等等,才恍然大悟,才了解政府權力有可能如何被濫用。

國家暴力殺人如麻

相對於二十世紀的納粹德國以國家權力殺了600萬猶太人,試問一個殺人犯可以殺得了多少人?唯有不受制約的、制度化的國家權力,才能遂行那麼大規模的暴力。

為什麼西方政治學多半對政府採取不信任的態度?為什麼不和為人民服務的大有為政府站在同一邊?因為政府權力會自我膨脹,而政府是由不完美的人所組成,基本上人性就不完美,所以需要分權和制衡。

期待政治人物,一旦獲得政治上的權力之後,就一定會做好事,未免對人性太天真。

你對人臉辨識系統持怎樣的態度呢?告訴你,我剉咧等!除了上帝,沒有任何人應該擁有如此大的權力,這是一個政治哲學的思辨問題,值得大家好好想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