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敬答賣菜市長和醫生市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敬答賣菜市長和醫生市長

2019-02-11 11:57
推動權力上位者的韓粉或柯粉,所謂的「造王者」,有一天也是拉你下台的同一批人,不要忘了,台灣淺碟子政治的政客,試吃的賞味期很短,只剩兩個月而已。圖/民報資料照合成
推動權力上位者的韓粉或柯粉,所謂的「造王者」,有一天也是拉你下台的同一批人,不要忘了,台灣淺碟子政治的政客,試吃的賞味期很短,只剩兩個月而已。圖/民報資料照合成

漢字的問,門下有口,要走對門,出口才能問,但是,問問題要問對對象,否則就是「所問非人」,終究無法得到答案,標題中兩位市長,當選後喜歡發大哉問,很可惜經常問錯對象,問題終究無解。

選前說政治0分,經濟100分的賣菜市長,突然愛上政治,大談中台「指腹聯婚」關係,好像很懂,其實瞎掰,出口閉口92共識,即便已經被老共打臉,還是自說自話,現在又發出大哉問,「不敢台獨,又不愛中華民國,又拒絕92共識,到底要把2300萬人帶去哪裡?」這四問其實問錯對象,如果由老共回答,才更洽當,很顯然,老韓只敢衝著民進黨政府而來,卻替老共解了套,因為真正製造問題的人是老共,試問,讓台灣人擔心台灣獨立引發戰爭,不敢獨立的是誰?使台灣人不敢熱愛中華民國的是誰?摧毀「92共識」的是誰?使台灣2300萬人找不到國家方向的是誰?賣菜市長不問老共,卻反過來質問執政的民進黨,真是奇怪,老共不答,就讓我來答,也趁此機會一併回答醫生市長,「你為什麼討厭喊台獨,又去中國賺錢」的問題。

賣菜市長一問,其實有四問,所以就分四個問題回答:

第一,「不敢台獨」的問題,所謂「台獨」只是簡稱,全稱是台灣希望成為一個獨立正常國家,以多數台灣人共識來選出國號,制定新憲法,台灣人不是不敢台獨,1895年,台灣人被大清帝國出賣割讓給日本後,曾經出現獨立的台灣民主國,獨立建國一次,而且也弄出一部憲法。

國家意識堅定才能獨立建國

1895年5月25日,不願意把主權移交給日本的大清官員和台灣士紳,推派唐景崧為總統,宣布獨立,一個月後,唐景崧就落跑到廈門,6月26日,「鴨片鬼將軍」劉永福在台南,又搞出一個「南台灣民主國」,信誓旦旦要和台灣共存亡,開始發行股票,聚斂錢財,等到賺飽了,還是跑回中國,這個獨立共和國,5個月就玩完了,證明一件事;面對強權的獨立建國運動,除了要拼命,還必須有很強烈的國家意識,否則就是一場鬧劇,二戰後,日本離開台灣,台灣有機會進行殖民地解放,成為新國家,很可惜,時機被台灣人自己耽誤了,因為缺乏建立自己國家,自己管理自己的意識,1971年,中華民國被迫離開聯合國,這個時機也可以建立新國家,但是老蔣無膽識,老美也不支持,又喪失一次機會,台灣人很清楚,在老共武力恫嚇下,除非勇敢打一仗,真的很難宣布和平獨立,除非老共同意放下武力,理性的讓台灣人民公投,否則只能等待中國內亂或實力削弱,或者國際上其他國家力挺,外蒙古在大清敗亡後,趁機脫離中國走向獨立,又有蘇聯力挺,方能成事,否則也很難獨立,歷史上,蘇聯崩解後,很多國家趁機獨立,就是一個例子,做為負責的台灣民主政府領導人,既有國會監督,也有與論抨擊,任何一個政黨執政,宣布獨立的議題,當然必須慎重,所以,並不是敢或不敢的問題。

第二,為什麼不愛中華民國,天底下最不愛中華民國的肯定是老共,老共視「中華民國」為蟑螂小強,命很硬,老共欲除之後快,賣菜市長或台灣多數人,在黨國教育洗腦之下,沒有不愛中華民國的,小時候,我總覺得自己是漢,老共是賊,長大後才發現;為什麼賊老是欺負漢,更大一點後,才發現漢賊難分,經過民主啟蒙和自我檢討後才知道;勝者為漢,敗者是賊,這是痛苦的領悟,拋開漢賊不談,一個國家變得不可愛的原因,是這個國家不真實,名實不符,請問;你會喜歡不真實的東西嗎?或者說;一樣的名牌包,你會喜歡假貨嗎?

當一個國家出現了名實不符,這時候就失去可愛的地方了,中華民國目前的情況就是如此,而生活在這樣不正常國度的人民,除了理解國家不真實以外,更無法逃避,公民有責任使國家朝向正常發展,這也是這一代台灣人的使命。

許多經常出國旅行的人都知道;拿著這個國家的護照,經常遭受屈辱,我也曾經因為護照被逮捕過,種種問題都使國家變得越來越不可愛,更遑論這樣的國家在國際上經常被封鎖,等同人民受屈辱,請問;是誰造成中華民國不可愛的?

2019年的習大王文告,已經否定92共識的中華民國地位,拆穿國民黨的鴕鳥主義,否則,台客進去中國,早早就可以使用護照,也可以到處插上青天白日旗,甚至台商也可以合法取得外商地位,更不需要申領老共的人民共和國居住證,證明了所謂「一中各表」,根本是騙人的把戲,小英總統不願意上當,為何國民黨政客還一廂情願往糞坑跳,實在令人費解。

最後一個問題;所有台灣人,以台灣土地為安身立命之所,就算國際上被老共封鎖,但是,台灣的非政治辦事處,在全球有160個,台灣人雖然使用「台灣中華民國」混合護照,參加國際運動賽事,或者其他相關國際會議,除了被中國排擠的聯合國多邊組織以外,並沒有發生無法出國的情況,我們只是不願意接受某些國家海關在台灣頭上加寫中國的鳥氣,但是,有朝一日,只要台灣人共同努力,一定可以讓台灣呈現真實的台灣樣貌,愛上台灣,活在台灣,無須扮演「出埃及記」的故事。

以上四個問題的製造者都是老共,所謂解鈴者,還須繫鈴人,下一次,賣菜市長想問問題時,請先看準對象發問,最後想問一下賣菜市長;你說;不要懷疑老共併吞台灣的決心,也不需懷疑台灣人守護民主自由的決心,請問;賣菜市長;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決心上施政?

另一位醫生市長說,「我最討厭要去中國賺錢,又喊台獨的人」,這也是問錯對象,這句話討好了老共,又可以恐嚇一些台灣膽小鬼,可以說是「一語兩吃」。

國際上,支持台灣獨立的老外很多,這些老外也在中國旅行或做生意,請問;你的討厭,包含這些老外嗎?還是,你並不反對老外喊台獨,只反對台灣人喊台獨?

反對台獨者在中國賺錢,百分百是中國製造的政治口號而已,目的當然是分化台灣,醫生市長應該問老共;「賺錢和台獨根本是兩碼子事,你說好的政經分離,為何變成政經一體呢」?

1987年,小蔣臨終前,對老兵返鄉問題,一直無法下決心,於是詢問李登輝,小蔣說;我最擔心老兵回鄉後就不回台灣了,李登輝告訴他無須擔心,果然李登輝判斷正確,帶著資匪的三大件一小件禮物回鄉的老兵,90%仍然回到台灣,因為制度和社會差異,已經造成隔閡,老兵待不下,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後,中國經濟被國際封鎖制裁,老共急需台灣人拿錢進去投資救急,補充缺口,所以搞出所謂的「政經分離」,弄出海協海基兩雙手套握握手,表示「政治歸政治,賺錢歸賺錢」,所以早期到中國經商的台商,有鈔票就是老爺,老共根本不在乎你是藍或綠,甚至不會管你台獨不台獨,等到老共吸取台商的血吸飽了,開始要「騰籠換鳥」了,所謂政經分離,賺錢不談政治,也開始改變了,從政經分離到政經一體,完全是老共一手操縱,說白了,就是老共政策可以馬上變,法律可以自己寫,所以可以隨便抓李明哲,當然也可以抓任何人,李明哲不是商人,他不賺中國錢,也不在中國談獨立,照樣被失蹤被關押,到底他顛覆了哪一個國家?醫生市長自認在中國賣過醫療用品,自己也是台商,既是台商,更是墨綠,比我這種深綠還高一級的台獨,那麼要請問醫生市長:為何只有你可以,既是台獨又可以去中國賺中國人的錢,別人就要被討厭呢?或者你的討厭,也包括自己在內。

醫生市長喜歡尼采哲學;「今天打不死我的,日後必使我更強大」,強者經過淬煉走向成就,這一點我贊成,但是,成為強者後,無法學習謙卑,忍讓,卻以為這個世界只能靠強者自設的邏輯,才能運轉,那麼就小看了無權力者了,歷史上推翻強權的人,往往就是那些沒有權力的人,台灣人如果選擇當老共霸權壓力下的順民,最終的命運就是由順民變成奴才而已,所以聖經說;「我使上位者失去權柄,使弱者變強」,推動權力上位者的韓粉或柯粉,所謂的「造王者」,有一天也是拉你下台的同一批人,不要忘了,台灣淺碟子政治的政客,試吃的賞味期很短,只剩兩個月而已。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