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蘇小姐不是蘇小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蘇小姐不是蘇小姐

2021-11-24 09:56
「清華海峽研究院」事件,是一記警鐘,國人應心存警惕。中國滲透挖角。示意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民報合成
「清華海峽研究院」事件,是一記警鐘,國人應心存警惕。中國滲透挖角。示意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民報合成

本月18日《中國時報》發表「中天撤照周年,權力女皇肆虐」社論,對蔡政府和蔡本人多所抨擊。不同理念媒體批評政府以及領導人,雖是民主社會常態,但社論後段所指控「對北京清華大學校友會在台單位的抹紅、構陷、喊打喊殺」,是「踐踏兩岸學術交流可恥作為」這段話,卻不免令人興起一連串疑問而暗暗搖頭。

今天的中國清大,是否仍一如當年北大時代,是純正學術機構?今天的北京清大校友會,又是否一如正常民主國家,是單純前期校友聯誼社團?今天的清大和校友會,又是否在學術研究或校友聯誼之外,也負有或許更重要的「任務」?

台灣不少大專院校,包括社論所舉清大,似獨獨對於和中國「學術交流」特有興趣。然則何以未見和民主國家相同社團交流到如此頻繁熱絡?又是否知道對方和你熱情交流,心內是打的什麼算盤,終極目的又是何在?

上述一連串疑問,讓我想起幼時嗜讀的神祕小說《封神演義》,第四回「恩州驛狐狸死妲己」所述,妖精吸去少女魂魄故事。以之譬喻今天清大以及所謂校友會是何等性質,應是貼切之至。

故事是冀州侯蘇護送女兒妲己晉京,獻給紂王為妃,途經恩州夜宿驛館,不意深夜千年狐狸出現,將小姐吸去魂魄害死,自己則「借體成形」,或以現代語言形容是「借殼上市」而寄身其內,自此蘇小姐已只是妲己其名而妖精其實,一切邪惡行徑也皆是假小姐之名作為掩護。

對岸統治集團1949年奪得政權後,即對全國民間社團徹底黨化管控,今天即連外資工廠也須設立黨組織。如此則中國清大和北京清大校友為何不能例外,何能不一如蘇小姐妲己成妖精化身,又何須如社論所指控,要由蔡政府抹紅?

台灣頗流行所謂「學術歸學術」、「宗教歸宗教」、「經濟歸經濟」而「政治歸政治」等高論。慣以這類論調自我辯白,乃至倒過來指責別人妨害自由人權之輩,若非過於天真,恐即是佯作不知,以似是而非論據掩飾未必很先明動機。

本文前引社論所做抹紅構陷指控,起因大致是所稱由「北京清華」校友會和「台北清華」校友會,兩岸兩單位組成的「清華海峽研究院」,透過由台方校友所組,設於清大新竹校園的「自強工業基金會」,轉租辦公室給予自家(即該研究院),自茲研究院即在清大校內設有據點運作。

但這一「清華海峽研究院」的緣起,背後明顯有中國官方身影,也因而掀起一場風波。

依據清大前校長陳力俊所說,該海研會的構想,是發自中國廈門,而他也是2012年在該市聽到這一想法。然後他次年率團專訪廈門,即在當地校友會安排下,造訪各有關單位作具體討論云云。

社團組織是黨的下屬單位

就此而論,海研會之成立,明顯是由中國官方主導推動,陳前校長則是熱烈響應配合。

但其後因礙於台灣法令,只能改以「清大北京」和「清大台北」兩校友會具名成立海研會,再以前述基金會名義轉租辦公室供其使用。至此,中國官方手臂已明顯伸進清大校園,因而引起蔡政府警覺注意,而採取幾樁亡羊補牢式因應措施,也因而招致不同色彩陣營高舉學術自由,大學自治等大旗痛加撻伐,本文前引中時社論即很具代表性。

以上所述,即大致是該海研院事件來龍去脈,其中所牽涉各種層面以及詳細內容,各媒體多有詳細報導,本文也不擬一一引述談論。

本文主旨,仍是要點破(仍需要點破,也很可歎)今天的中國,不獨北京清華或清大校友會,任何「非官方」社團組織都早已僅止是蘇小姐其名而已,實際均是黨的直屬單位,一應活動也無不是執行黨的任務。國人若是對此缺乏警覺,必將付出一定代價。

美國名將麥克阿瑟談論他的用兵之道,曾引用一句應是棒球用語,「把球打到他們無人之處」,亦即攻擊敵方亦想不到而疏於防守之處。國人面對中國處心積慮無所不至滲透軟化,應該時時想到這一名句。

無可諱言的是,台灣的學術團體、宗教宮廟團體、原住民團體、偏遠地區中小學校等等領域,政治警覺都較薄弱,不容易辨識出蘇小姐不是蘇小姐,而往往在沉醉於風風光光種種「交流」之餘,被政治「三七仔」引上邪路而被吸去魂魄。

「清華海峽研究院」事件,即是一記警鐘。國人若不心存警惕,或恐不須武統即被統矣。


作者指出,今天的中國,不獨北京清華或清大校友會,任何「非官方」社團組織都早已僅止是蘇小姐其名而已,實際均是黨的直屬單位,國人務必提高警覺。示意圖/擷自台灣清華大學(上)及北京清華大學(下)網站,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