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緬懷老前輩黃天麟前國策顧問—守護台灣精神永垂不朽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緬懷老前輩黃天麟前國策顧問—守護台灣精神永垂不朽

2021-05-31 11:10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天麟一生熱愛台灣、守護台灣。圖/張家銘,民報資料照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天麟一生熱愛台灣、守護台灣。圖/張家銘,民報資料照

在得知老前輩黃天麟前總統府國策顧問於2021年5月19日下午仙逝(享年93歲)後,黃老前輩的身影即不時浮現於腦海中。二十五年前結識黃老前輩以來,對其熱愛台灣、守護台灣的種種作為,今猶感歷歷在目。

在1990年8月,台灣政府開放台商對中國間接投資。之後幾年間,大膽西進論之主張大肆發酵,而台商則大舉西進、錢進中國,大量排擠在台灣的投資,造成台灣的經濟成長率轉趨下滑。斯時筆者不斷提出警示並剖析大膽西進對台灣的可能傷害。1996年4月初突然接獲黃老前輩於4月2日的親筆來函,稱其對自由時報3月29日筆者所寫〈對付中國宜打「經貿戰」〉乙文無任感佩,並說關於台資西進對台灣的傷害,他於元月號財訊上「九六年金融情勢與理財方向」多有說明,且檢附該文影印本供筆者參閱。當時黃老前輩為第一銀行董事長。記得當時筆者曾復函,讚佩其身為公營銀行董事長竟敢發表〈大膽西進後遺症無窮〉之論述,在國內實屬鳳毛麟角。由於我們的觀念與看法一致,經過簡短的書信往來之後即成為忘年之交(黃老前輩大筆者20歲)。

黃老前輩該篇大作影本,歷經二十五年歲月的浸蝕,雖已泛黃,但如今取出重閱一遍,對其於二十五年前即能提出〈大膽西進後遺症無窮〉之論述,更感受到黃老前輩之睿智與先見之明。1996年台灣四百年來第一次民選總統時,中國在台灣南北海域發射導彈恫嚇,當時的李登輝總統乃採取「戒急用忍」經貿政策予與回應。一、二十年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黃老前輩親口告訴筆者,當時的「戒急用忍」政策是他向李前總統建議的。這顯然與黃老前輩該篇大作有關。

保住台灣經濟發展命脈

2000年政黨輪替後,李前總統先後成立群策會與李登輝學校,黃老前輩、台大林向愷教授與筆者,除了常受聘為李登輝學校之講師外,也經常應邀出席群策會所舉辦的論壇或研討會,為守護台灣而努力。在2001年11月初,首次執政的民進黨政府鬆綁「戒急用忍」,改採「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之後,產業界要求開放八吋晶圓廠西進登陸之聲浪響徹雲霄。當時我們也同聲竭力反對開放八吋晶圓廠西進(筆者於2001年12月17日與2002年3月7日在自由時報分別發表〈開放八吋晶圓廠登陸宜再三思〉與〈八吋晶圓廠開放西進之總體觀〉兩文,於2002年3月14日在Taiwan News總合周刊第20期發表〈八吋晶圓廠開放西進宜緩不宜急〉一文),直到政府透過贊成與反對開放雙方辯論後,最後作成待12吋晶圓廠達到相當規模後才開放八吋晶圓廠西進的結論。由於該項決策才留住台積電在台灣生根、茁壯,致今成為去年全球遭受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以來台灣的護國神山,保住台灣的經濟發展命脈。

由於「積極開放」政策風行,卻又疏於「有效管理」,台商西進投資倍增,「錢進中國、債留台灣」的情況有增無減,導致台灣產業空洞化,經濟成長率一年不如一年。黃前國策顧問乃與吳澧涪、彭明敏前資政及吳榮義資政等人會商對策,並邀筆者蒐集、整理台商大量西進對台灣經濟造成的傷害之相關資料,由吳澧涪前資政致送陳水扁前總統,建請其調整「積極開放」政策。陳前總統乃於2006年元旦文告中,宣示將「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改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政策。然而,不知是陳前總統並非真心要調整「積極開放」政策,或是行政部門陽奉陰違?行政院竟然於同年間籌劃召開「經濟永續發展會議」(簡稱「經續會」),企圖再放寛台商投資中國的上限,並開放三通直航。黃老前輩、林向愷教授與筆者加上群策會、台聯黨等,則在「經續會」上扮演踩煞車的角色,雖是螳臂擋車,但總是盡了守護台灣之力。

2008年政黨再度輪替,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上台後更對中國全面開放,並謀建構蕭萬長所鼓吹的「兩岸共同市場」(即「一中市場」),導致台商的中國投資熱潮更勝於前,而台灣的年均經濟成長率則更加下滑。馬英九謀求建構「一中市場」,以便最終達成其「終極統一」的目標,則以2010年6月與中國簽署ECFA(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是中國與香港與簽署的「更緊密經濟夥伴關係安排」(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簡稱CEPA)的翻版)為最具關鍵性的戰略意義。事實上,自2009年初馬政府定調兩岸要簽署ECFA之後,黃老前輩、林向愷、筆者與一些台派學者(如成大許忠信教授、中央大學邱俊榮教授…等)加上群策會、台聯黨即極力反對,黃老前輩、林向愷、筆者、許忠信與邱俊榮等人堪稱是堅決反對ECFA與「一中市場」的急先鋒。我們曾合力為群策會編寫《ECFA答客問》及《ECFA答客問》增修版兩本小冊子,分別於2009年4月與2010年6月出版。黃老前輩則常以「澎湖之於台灣」來作比喻,他認為一旦簽署ECFA,最終完成「一中市場」後,「台灣之於中國」的地位將有如「澎湖之於台灣」,被「邊陲化」、「殖民化」(colonization)。惟當時大多數國人並不清楚ECFA是什麼東西,更不了解ECFA對台灣可能帶來的傷害,同時最大在野黨民進黨也只是表面上反對馬政府要以「黑箱作業」的方式去簽署ECFA,並非全心全意地反對與對岸簽署ECFA。因此,實際上馬政府並沒有遭遇多大的阻力,即於2010年6月29日由海基會與中國的海協會於中國重慶順利完成簽署ECFA。

反對ECFA與「一中市場」

之後,對於馬政府為了要進一步建構「一中市場」,而要再與中國簽署服務貿易協議(簡稱服貿協議)與貨物貿易協議(簡稱貨貿協議)、在台灣設置自由經濟示範區(主要是為中國而設)、開放中資來台(便於中國滲透、竊取台灣的高端產業技術),黃老前輩、林向愷與筆者也都站在同一陣線,極力反對。我們也曾於2013年9月間合力為台灣北社撰寫《服貿協議答客問小手冊》。幸好當時有太陽花學運將服貿協議擋下來,讓馬政府的如意算盤未能得逞,而保住了台灣的元氣。

黃老前輩雖年歲已高,但其守護台灣的精神仍未稍減,即使已是九十以上的高齡,仍然筆耕不輟,關心台灣的未來。2020年是ECFA簽署後第十年,有人擔心中國會以終止ECFA來懲罰台灣,黃老前輩則於2020年6月號民誌月刊發表〈終止ECFA是真好事〉專文,指出終止ECFA絕不會成為北京之政策。他認為「經濟統合」是北京對台政策之重中之重,如果真的終止ECFA,我們也應「額手稱慶」。去年11月15日由中國主導,號稱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正式簽署,親中學媒齊稱台灣將無可避免成為「亞洲孤兒」。黃老前輩即撰文〈RCEP震撼對台灣是利多〉予以駁斥(見《民誌》月刊2021年1月號)。該文指出,美中兩大經濟、政治集團,將會因此由競合走向競爭;台美BTA與印太各國之FTA將成為順理成章,台灣從此可逃脫中國的全球性圍堵,不再是亞洲的孤兒了。之後,黃老前輩又寫下〈迎接「台灣關鍵十年」〉一文,發表於《民誌》月刊2021年3月號。該文指出:「未來這十年務必戮力完成下列幾項護台工作:一、經濟堡壘的建立;二、軍事堡壘的建立;三、國安法制的建立。若經濟堡壘、軍事堡壘能如期完成,『北京勢必知難而退』,台海之和平才得以維持。」此文看來猶如臨終遺言!偉哉黃老前輩!在走到人生旅途的終點之前,仍然掛懷著台灣未來十年的安危。黃老前輩守護台灣的精神將永垂不朽!但願台灣未來真能如願逃脫中國的全球性圍堵,永保和平安全與繁榮。黃天麟老前輩一路好走!

(晚輩 王塗發 敬筆 2021年5月30日)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