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血液之母」林媽利:捐血體系是在葉金川手裡由黨營獨立出來 籲衛福部留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血液之母」林媽利:捐血體系是在葉金川手裡由黨營獨立出來 籲衛福部留人

血液基金會員工表示,葉金川言出必行,既已提請辭,「留下來的可能性很小」

 2017-01-18 23:01
推動及參與台灣無償捐血體系建立的「血液之母」林媽利,挺身捍衛台灣捐血制度並為「政治立場不同」的葉金川抱屈。圖/楊惠君攝
推動及參與台灣無償捐血體系建立的「血液之母」林媽利,挺身捍衛台灣捐血制度並為「政治立場不同」的葉金川抱屈。圖/楊惠君攝

「大家知不知道,中國最羨慕台灣什麼?就是我們的捐血系統!這是醫療進步及社會道德水準的標準,今天為什麼會突然跑出這件事來(指血液基金會遭控為國民黨黨產及不當獲利)?這個太奇怪了,大家要仔細想想,不要破壞台灣社會原本好的地方!」

有台灣「血液之母」之稱的馬偕醫院輸血醫學研究室前主任、國際知名的血液研究專家林媽利醫師,上周應邀至緬甸為該國血庫人員講習,在返國的飛機上,看到近日沸沸揚揚的血液基金會新聞,令30多年來一路推動、參與台灣捐血體系建置的她十分憂心,挺身而出捍衛台灣捐血體制,「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怎麼可以輕易毀掉!」

葉金川自砍董事長任期 有魄力

多年來,林媽利以DNA研究為台灣人的身世溯源,她發表台灣人屬原住民越族的後代研究,力駁「台灣人的漢人血統論」,曾遭中國官方與學者強力圍剿。儘管政治光譜上與已在壓力中請辭的血液基金會董事長葉金川完全相反,但她秉著科學家的良知,勇敢帶頭公開「力挺」葉金川,她說:「這個事件對葉金川太不公平了,比起過去的血液基金會董事長,他做得很好!不應該換掉他。」林媽利甚至向衛福部要求,「慰留葉金川!」

林媽利說,「過去血液基金會的董事長是沒有任期的,魏火曜、林國信都一直做到過世,但葉金川一上任,就自訂董事長的任期(編按:任期4年),這一點,很有魄力!」另外,她在馬偕的研究發現,約7%台灣人血液帶有米田堡抗原,若輸給有此抗體的病人,可能會引起致命溶血反應,葉金川也立即派血液基金會人員前往日本學習生產米田堡單株抗體製成技術,以協助國內大小型醫院篩檢。

儘管知道目前政治氛圍下,如此表態難免會引來議論、甚至攻擊。但林媽利笑笑說:「我,78歲了,無所求、也無所畏懼,我只要對得起心中的『上帝』就夠了,血液基金會若隨隨便便交到無關的人手裡,那更危險!」

 
林媽利說,自己無所求、無所懼,願站在為台灣社會好的立場說話。圖/楊惠君攝

林媽利接受《民報》專訪,細說台灣捐血體系30年來的發展,以釐清社會近來的質疑:

一、捐血事業與國民黨的關係

1981 年自美國學習輸血醫學返國的林媽利,一直在捐血中心當義工,那時台灣醫院為了應付病人需要的用血都要養血牛,有價捐血的問題在於,因為有利益需求、會隱匿自己健康的問題,因為要靠賣血才能賺錢,但當時台灣B型肝炎帶原率高達 20%、之後會又演變為肝癌,透過血液一直傳播,成為台灣嚴重的公共衛生及醫療問題。

時任衛生署長的許子秋,是林媽利高醫的老師,獲悉她出國學輸血醫學很興奮,以公費派林媽利去歐洲考察捐輸血體系。林媽利直言,當時返國後要推動無償捐血,最大的阻礙是中華民國捐血運動協會,「我那時對這個單位很『感冒』,它是國民黨的事業,理事長就是以前把總統印信交給蔣經國的人,大家都沒有辦法去碰的組織,但又不做事,所以根本沒辦法推動。」而且捐血運動協會又是內政部管轄,衛生署無論把關或要求,都沒有辦法。

後來,許子秋責成當時衛生署醫政處處長、就是葉金川去負責,葉金川深知一定要有獨立運作的單位才能建立無償捐血機制,去向當時政務委員李國鼎報告,才促成中華民國捐血運動協會外,再獨立成立真正推動捐血的血液基金會,血液基金會和過去捐血運動協會完全分開,也直接隸屬衛生單位監督管理、開始有計畫去推動、宣導無償捐血。「所以葉金川對血液基金會的工作、定位是很了解的。」

二、血液基金會該不該獨佔巿場 

對於血液基金會獨佔巿場,亦是社會爭論的焦點?該不該開放多個單位競爭、甚至收歸國有直營?

林媽利說,「大家想錯了,單一捐血機構不是因為血液基金會想壟斷巿場,這是當年訂定的『國家政策』!而且,現在血液基金會已就是半官方組織了,國家本來就管得到的。」

當年李國鼎和許子秋為建立台灣捐血制度,請來紐約血液中心的主任Dr. Kellner 提供意見,Dr. Kellner替台灣擬定的血液發展國家政策,就是要「單一機構」。因為多單位捐血機構的國家,多半都失敗了,「血品不像油品,開放競爭巿場、降價,民眾受惠。血品萬一變成削價競爭,多送贈品吸引捐血,最後控制成本採用低價試劑、讓血品出問題,那影響太大,台灣就是依據Dr. Kellner的建議去做,日本也是同樣採行單一捐血機構。」

此外,林媽利認為,因為單一機構可以統一採購試劑,成本才能降低。有人認為,醫療機構也可能要自己做血庫,林媽利說,「如果要我馬偕醫院來做,我也不敢,這單一醫院無法負擔,因為輸血本身是會有風險,以愛滋病毒篩檢為例,現在採行新式篩檢工具「核酸擴大檢驗」(NAT),雖然把空窗期縮短到11天,但也不可能是百分之百沒有問題,血液基金會有救濟基金,若捐血感染可獲200萬賠償,若醫院碰到、誰擔負得起?醫院自成捐血中心,根本不會賺錢、風險又高,不可行。」



紐約血液中心的主任Dr. Kellner(下圖,右二)當年獲衛生署長許子秋(上圖)之邀,
來台協台灣建立血液發展政策,下圖右一為林媽利。圖/林媽利提供

三、血液品管有沒有問題

林媽利指出,台灣建立無償捐血的組織到完全不靠血牛買賣、自足供血,大概花了足足8年時間,從每年捐血的血袋由1970年代的3千多袋到現在200多萬袋、全民捐血率超過10%,是世界第一,這是台灣的驕傲。「當然,這當中也有很關鍵的時代背景,就是那個年代正值台灣經濟起飛,所以靠賣血維生的人口也變少了。」

1996年,台灣即被國際知名的雜誌《輸血》(Transfusion)表揚為全 球捐輸血最先進丶健全的14個國家之一,這不只是量充足,當中還包含建立評鑑制度。1985年開始,包括林媽利、長庚病理學科主任孫建峰教授等國內輸血醫學權威,針對捐血中心每3年評鑑一次,也指導國內血庫的建立,「早年台灣血庫和尿液、糞便檢體在一起,連離心機都用同一部」,台灣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

林媽利認為,血液基金會、捐血中心永遠都有改善與進步的空間,像是針對小型醫院交叉試驗,是不是捐血中心應該也要一併去做;捐血不良反應通報、建立等等,但是目前血液基金會的篩檢與建制,並沒有太大問題,在這個基礎上再去提升。

 

早年國內輸血醫學專家至各地捐血站評鑑及指導的情形。圖/林媽利提供

蔡森田:葉留不留非衛福部可決定

至於台灣血液的成本,和國外相比是便宜的,依血液基金會公布的資料,以紅血球為例,中國是台灣的2倍、美國是台灣的7倍。林媽利表示,血品的材料費、成本及健保給付的問題,由衛福部去公布,血液基金會雖有盈餘,「重點要弄清楚的是,這些錢有流入私人口袋嗎?」

針對輸血耆老出來替葉金川抱屈、希望衛福部能慰留。衛福部次長、同時為血液基金會官派董事的蔡森田則表示,血液基金會董事長去留與否是由董事會決定,並不是衛福部可以決定的。外傳葉金川請辭是政治力介入,他強調:「絕對沒有!不可能!」此案影響層面廣大,「衛福部是血液基金會的主管機關,外界對於基金會的血液成本計算有所質疑,衛福部責無旁貸,會由專家學者成立小組去詳加檢視,一旦有結果就會公布。」

血液基金會員工則指出,葉金川目前人在國外,已請辭開始休假,待3月初基金會召開董事會,應該就會正式離開。依據員工們對葉的了解,「他言出必行,既已提請辭,留下來的可能性很小。」目前葉的職務由基金會副董事長、台大醫學院院長張上淳代理。



儘管「血液之母」(上圖,黃筱珮攝)為葉金川(下圖,張良一攝)抱屈,血液基金會
員工認為,葉打消辭意的機會不大。

【延伸閱讀】
謝謝這些愛台灣的人!廖述宗紀念獎公布:台灣血液之母林媽利、228二七部隊長鍾逸人
為二二八遺骸找回家之路
永遠的戰士-二七部隊長鍾逸人
「冠狀病毒之父」賴明詔獲得「日經亞洲賞」殊榮
中國農村賣血經濟換來千萬人染愛滋 所幸台灣捐血系統早了10年啟動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