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美國健保合作社倒閉、英國醫師抗爭,健保未來何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美國健保合作社倒閉、英國醫師抗爭,健保未來何在?

2015-10-22 18:00
台灣目前的健保是「神棍假奇蹟」,只是台灣虛偽造假文化的極致,期待有魄力的領導人能為所應為,將之徹底消滅,務實的重新規劃為多元體系,才能創造出真正的台灣醫療奇蹟。(圖片取材於網路)
台灣目前的健保是「神棍假奇蹟」,只是台灣虛偽造假文化的極致,期待有魄力的領導人能為所應為,將之徹底消滅,務實的重新規劃為多元體系,才能創造出真正的台灣醫療奇蹟。(圖片取材於網路)

美國總統歐巴馬推動「歐巴馬健保」近來遇到一大挫折,歐巴馬健保認為增加非營利性的醫療保險單位,能夠增加「公眾選擇」,與市場上的醫療保險相競爭,因此於各州成立23家健保合作社(CO-OP),歐巴馬政府原本認為這些合作社既然不營利,可以提供民眾更便宜的保費選擇,很不幸的是非營利事業就算不營利至少也不能虧損,美國議員抨擊這些健保合作社設計「有根本上的錯誤」,果然到2014年底,其中21家處於虧損狀態,至2015年10月已有8家倒閉,而剩下的也恐怕將逐一倒閉,最後將可能導致美國納稅人損失高達20億美元,更使得加入合作社的數萬名民眾反而失去醫療保險。

健保制度不只在美國遇到困難,英國的公醫體系長久以來就著名的支出爆炸、醫護過勞,病人又「等到天荒地老」,而英國醫師因為環境太差一年流失近三千人,顯然公醫體系遲早會垮台,為了解決公醫體系的困難,英國衛生部長傑瑞米杭特異想天開,提出了坑殺年輕醫師以救國的辦法:只要大筆一劃,把週六與晚班時段算成非加班時段,這樣就可以省下一大筆加班費,公醫醫院體系就能夠以相同預算雇用更多醫師,在這些時段提供更多醫療服務啦!但是這等於將年輕醫師的薪資減低3成,如此慷他人之慷,於是數萬名醫師群起抗爭,並醞釀罷工。

英美健保都遇到障礙,只有「台灣奇蹟」似乎還運轉無礙,這是怎麼發生的?一切都來自血汗壓榨與虛偽造假。當英國年輕醫師反對刪減加班費,台灣的年輕駐院醫師們早就從來都是惡性加班,當勞動部總算想到這群可憐的奴工,推動8年內讓駐院醫師納入勞基法並降低工時,醫院高層們這時通通跳腳了,開始出現一堆可笑又可鄙的藉口,說是:

「萬一臨時有刀,駐院醫師卻超過工時怎麼辦?」

怎麼辦?台積電也是三班輪值不停啊!身為醫院管理階層,本職工作就是安排好足夠的人員,隨時都準備好有額外支援人力可上刀,連這個基本工作都不會做,只會叫駐院醫師無限配合,來彌補主管沒有做到的人力調配工作,那要你這個主管何用?不如把你開除,薪水都發給駐院醫師吧!

「教學時間會不足!」

但駐院醫師在醫院做到工時過長,大多是進行沒有教學作用的重複任務,因此還嚴重排擠了自我精進與研究的時間,這點人盡皆知,高層還敢拿教學當藉口,可說臉皮夠厚了。

「會影響病人照顧品質!」

過勞之下判斷能力會嚴重喪失,讓醫師做到過勞,形同行屍走肉,對病人的照顧品質才會產生嚴重損害,病人需要的是醫師的專業判斷能力,不是只要一個人形立牌擺在那邊就是有受到照護,一個累到不行的醫師,甚至比人形立牌還糟糕,因為他還會判斷錯誤。醫院高層通通都是醫師,深深明白這個道理,卻覺得只要擺個過勞醫師在病人旁邊自欺欺人就叫有「照顧品質」。

當然,問題不只在於醫師,包括護士也一樣,台灣的護病比嚴重超高,也就是說,本來一個病人應該可以分到幾分之一的護士照顧心力,在台灣現在卻只分到幾十分之一;門診時間也一樣,在美國門診看一個病人,最起碼也要花上十五分鐘半個小時,在台灣,五分鐘就要解決一個病人,不然排在後面的病人與家屬們通通要暴動了,某些科甚至兩分鐘就解決一個病人,這樣到底有沒有看到病?台灣人也不在乎,因為只要拿到藥就好。

但現在連拿藥也有問題,健保長年壓榨醫療體系還不夠,更把腦筋動到各種藥物、醫材上頭,不僅第一線醫療崩潰,給付過低也造成藥廠、醫材廠出走,許多較高價格的原廠藥物一一消失,代理商完全棄守台灣市場,連想自己買都買不到,現在更演變為連低價常用藥物、醫材也開始一一消失,連藥也拿不到了。

蛋黃酥本來有一顆蛋黃,現在只放零點一顆蛋黃,甚至連蛋黃都沒了,你還會叫蛋黃酥嗎?

也就是說,台灣健保徹頭徹尾就是自欺欺人,把醫療服務稀釋到極點,根本已經不成醫療形,但是騙你說那還叫醫療,這就是全世界只有台灣能運作健保的「台灣奇蹟」本質,因為只有台灣才能把血汗壓榨跟虛偽造假發揮到極致,其他國家都辦不到。

先前我們在〈藥物差額給付!頭痛醫頭能救健保?〉一文中,詳述了健保對台灣醫療環境還有更嚴重的無形損害,造成各大醫療體系先進技術與研究計畫停擺,優秀人才流失;對民眾更有直接傷害,除了給予自欺欺人的假醫療以外,健保費惡稅是台灣十五年來薪資無成長元兇之一,強制納保對可支配所得低的低收入者造成嚴重負擔,以及產生道德風險與公平性問題:例如酗酒而全身是病的人整天進出醫院,潔身自愛的人為何要負擔他的醫藥費?

那麼,台灣的健保與醫療體系到底該何去何從?

醫療體系肩負多元任務,想用單一體系容納多元目標是不可能的,想用市場機制解決非市場問題也是不可能的,而想用扭曲市場來解決問題,則只會造成更大問題,在此,我們再度提出醫療體系多元化的概念,現行的強制扭曲市場、自欺欺人的健保必須徹底拆除,重新區分為不同任務體系,如〈藥物差額給付!頭痛醫頭能救健保?〉一文中的建議:

市場可處理的部分,交給市場,若人民有醫療保險需求,由人民自由選擇是否要買醫療保險、買哪家醫療保險,由保險公司與合作的醫療體系在自由市場上競爭,政府除了對保險公司應有的金融管理以外,沒有必要也不應該插手;醫療體系也可自行決定不同市場區位,要發展高價、高服務品質醫療者,有它的市場,可留住高級人才,要發展大眾醫療的,也有它的市場,服務普羅大眾。

社會救濟部分,則以政府社福預算支應署立醫院體系成為救濟弱勢的公醫體系。這部分採取大鍋飯思維,想辦法讓效率提升、成本降低,並只提供基本的治療,病人無法要求更先進的療法或要求昂貴的藥物,若需要更高級的醫療,請找民間醫院,而當病人過多時,就得與英國公醫體系一樣等待。

醫學中心負責專注於教學下一代醫師以及開發最先進醫療技術的任務,病人來到醫學中心,以身體訓練下一代的醫師、以身體為實驗品對國家醫療發展做出貢獻,因此其就醫費用可由政府預算補貼。但既然如此,病人來到教學醫院就應放棄所有提告權力,一旦發生醫療事故,由專業機構進行調查後,結果供檢討改善與教學範例使用,不進行任何賠償。

在多元體系各司其職下,每個病人都可找到合適的選擇:願意冒風險嘗試最新療法,或是願意發揚大愛、以身體為老師的病人,可到醫學中心享有國家補貼;事故希望有合理的補償,就到民間體系;而無力負擔醫療費用,又不願意當白老鼠者,有公醫大鍋飯做最後的救濟。

每個醫師也都能找到各自的位置:喜愛研究、精進技術、嘗試冒險性療法的研究型醫師,可在醫學中心如魚得水,為人類醫學發展與台灣醫藥產業鏈做出貢獻;追求服務最多需要救濟病人的仁醫,可在公醫體系服務,兩者都不必擔心醫療糾紛困擾,而能全心為國家社會服務。其他的一般醫師,以及藥廠與醫材廠,則可在自由市場上找到適合自己的空間。這樣的多元環境,將有助於最大程度留住醫療人才與廠商。

台灣目前的健保是「神棍假奇蹟」,只是台灣虛偽造假文化的極致,期待有魄力的領導人能為所應為,將之徹底消滅,務實的重新規劃為多元體系,才能創造出真正的台灣醫療奇蹟。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