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當「標準化病人」 是希望醫生能好好聽我們的心裡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當「標準化病人」 是希望醫生能好好聽我們的心裡話

 2019-05-24 11:30
當家屬和病人不瞭解病情時,你讓他知道有條路走是非常重要的。心理的建設和幫助不是能用藥物和金錢衡量的。圖/Pixabay
當家屬和病人不瞭解病情時,你讓他知道有條路走是非常重要的。心理的建設和幫助不是能用藥物和金錢衡量的。圖/Pixabay

其實這件事情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是我婆婆。她鎖骨腫起來,痛到左手舉不起來,去看醫生時結果已經是肺癌末期,我們以前沒有疼痛幾分的概念,醫生說現在幾分了,我們真的低下頭來看手錶顯示幾分,醫生完全沒有解釋疼痛的評分,結果旁邊的護士就以不耐煩的口氣說:「是問你1到10分,疼痛現在幾分啦!」感覺很被羞辱。後來治療過程中,我婆婆自己買止痛藥、日本的胃藥配著吃,也會因為疼痛加劇或減緩,就自行增減藥量。止痛藥吃完後和醫生說,醫生就有點不耐煩,甚至有點生氣,語帶羞辱的吼說:「你要做勇敢的人啦!」他不是用溫柔的話相勸,而是很負面的話對病人說,身為家屬的我雖然生氣,但也沒辦法吭聲。

終於,我們決定不要再忍受屈辱,換另一家醫院重新開始,也很幸運的,這醫院的醫生看了轉診資料光碟後,為我們鉅細靡遺的解釋,也讓我們了解病情的嚴重性,她甚至教我們怎麼去看檢查的結果,讓我們對於病情豁然開朗,當時我彷彿覺得在大海當中抓到一塊可以支撐的浮木。當婆婆了解自己的病情後,雖然藥品會傷身,可是她願意配合吃藥。我當下才知道說,原來我婆婆這麼固執的人,當醫生跟她解釋,她會願意配合。我們一家非常感謝醫生。

因為肺癌末期,婆婆時常痛到飯都吃不下,沒有體力化療,住院期間醫生為她插上鼻胃管、灌食;但體力恢復、回家之後,我婆婆馬上把鼻胃管拿掉,因為她認為自己是可以自主飲食的。但鼻胃管拿掉後,吃得越來越少,體力又慢慢衰弱。之後又因為疼痛加劇,連翻身或我們去碰她都痛到沒辦法忍受,身上開始長出褥瘡,傷口潰爛、傳出惡臭,眼神已經開始渙散。我們去急診等了一整天,安寧病房的醫療人員也來幫我們評估過確實需要安寧療護,但因為安寧病房真的都沒有病床,醫療人員跟我們說,急診的細菌多,阿嬤也不適合久坐,請我們回家等,這一兩天會有病人出院,到時會盡快安排病床、通知我們。

回去的隔天,我就接到電話,告訴我安寧病房那有床位了,但是健保三人房,不是我們希望的兩人或一人房,當我還在思考時,他又繼續說,雖然是三人房,但病床旁邊有窗,採光良好,不知道我們要不要。縱使覺得打電話來的醫生怎麼這麼像推銷員,但想要趕緊讓婆婆能夠接受治療,就二話不說的答應了。到了病房以後,婆婆的臉當然臭臭的,因為她的潔癖讓她從沒住過健保三人房,那時我也沒多說什麼,就先到旁邊和護士溝通婆婆的照護。

在跟護士溝通過程中,我看到一件很令我訝異的事,由於前天在急診坐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家後,我婆婆痛到晚上都睡不著,今天又趕到醫院住院,其實已經非常痛又很累了。但是到病房後,有一位黃醫師來和她聊天,在完全沒有投藥情況下,我婆婆笑了,那是我自她生病以來(四個多月來),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這麼燦爛。原來他們聊到了我婆婆最大的驕傲——三個很有成就的兒子,讓她完全忘記了病痛,語調都興奮起來;我真的很感謝這位醫生。

當家屬或病人無助時,醫療人員必須用她的專業來安定病人的心。當家屬和病人不瞭解病情時,你讓她知道有條路走是非常重要的。心理的建設和幫助不是能用藥物和金錢衡量的。我婆婆痛得要死,和她聊天,她居然可以笑出來。也許醫生後來看不到看診完後家屬和病人的感受,但最後那個感受才是最重要的。我真的很感謝一路上遇到的各種支援。家屬最希望的就是能讓婆婆最後這一路好走、減輕疼痛。家屬不知道該怎麼辦時,醫療人員能適時地提供一些資訊,可以避免我們去聽信坊間的偏方,做出錯誤的動作。讓我們和病人心裡都有準備,能夠了解,並在事情發生以後,告訴我們後續要怎麼走,這些都非常重要。

也因為這許多的緣由,我加入了標準化病人的行列,我想要感謝過去許多的好醫生、好護士對我們的真心付出,我也想要把我心中曾有的感動受告訴年輕醫生們,希望大家能夠曉得,即使遇到最難治療的病、遇到最痛苦的人,也不要氣餒灰心,若能努力地去觸及我們的真心,會心一笑的感動是能夠療癒許多病痛的!

※本文轉載自:元氣網醫病平台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