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圖輯】風蕭蕭兮魂歸故鄉!台籍日本兵慰靈祭的省思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圖輯】風蕭蕭兮魂歸故鄉!台籍日本兵慰靈祭的省思

 2016-11-27 18:09
寶覺寺慰靈祭現場,日本團員坐輪椅也要來向先人遺骨致敬默哀。圖/陳婉真
寶覺寺慰靈祭現場,日本團員坐輪椅也要來向先人遺骨致敬默哀。圖/陳婉真

一年一度,由二戰期間擔任日本海軍的台籍日本兵組成的「台灣台日海交會」,和日本海軍後代(第一代都已不在人世)組成的「日華(台)親善友好慰靈訪問團」,25日上午在台中寶覺寺「靈安故鄉」紀念碑前,舉辦慰靈祭。雖然今年正逢民進黨首次全面執政,一樣的,官方無人代表出席。

被台灣官方冷落的慰靈祭

「靈安故鄉」紀念碑建於1990年,由海交會與「南星會(原陸軍)」共同募款,旁邊並興建「和平英魂觀音亭」。時任總統的李登輝胞兄李登欽,就是擔任日本海軍期間戰死在菲律賓,因此,落成時由李登輝以總統的身分親臨主祭及揭碑落款;2004年中元普渡,寶覺寺舉辦超度英靈祭,那次是由國史館館長張炎憲主祭。此後就未曾有官方代表參與祭典。

只有前述兩個民間團體,持續每年定期在11月25日舉行祭典,並於前一晚舉辦會前會。今年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每年台灣方面參加的人士越來越少,年紀越來越大,他們之中有的在二戰期間被徵召到海南島、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甚至遠至新幾內亞。為了紀念戰死的同袍,有好幾位特地穿著當年的軍服,全付武裝參與祭典;沒穿軍服的,至少也會戴上日本海軍軍帽。

日本方面近年來參加人數不減,但老一代凋零,清一色是海軍後代,或是認同這項活動的人士,每年參加人數都超過50人。其中團長小菅亥三郎已經連續第18年,每年都由他號召帶團,在每年前一晚的會前會中大家邊進晚餐邊唱歌。他連台灣一度很流行的〈愛拚才會贏〉,都可以不看螢幕一口氣唱完。

他的父親當兵時,就是由高雄港啟程到南洋參戰。因此,父親走後,他接棒舉辦一年一度的慰靈訪問團。

訪問團的行程包括全台各地,有日本兵埋骨之處,他們都會去祭拜,台籍日本兵也在他們的祭拜行程中。寶覺寺剛好兩者都有,因此,很多人會特地前來,向埋在此地的日本兵致敬。前駐日代表許世楷因為家住台中,經常陪日本友人前去祭拜。

可惜的是,由於海交會成員年紀都在九十歲上下,不一定很清楚政府運作流程。像這一次,海交會會長林余立除了郵寄請帖到市府及文化局,還親自到市府,想當面邀請市長參加,卻被警衛阻擋。不知是林會長太客氣,或是警衛認為是無用老人予以擋駕,這些年輕一代哪知道當年有超過5萬名長輩,為了保衛家鄉而犧牲生命?因為課本根本沒讀過啊。

升起車輪旗,場面有點難堪

日本方面慰靈團非常慎重其事。他們有隨團記者,還有一組四人的小小儀隊,穿著二戰期間日本海軍制服,在儀式中適時表演。他們在典禮前,先到旁邊的日本人遺骨安置所祭拜獻花,之後集體進入臨時搭建的遮陽棚裡,每一個步驟都井然有序,該唱什麼歌、該進行何種儀式,節奏緊湊,參與者也都統一穿著黑色服裝。

反觀台灣老兵的儀式,看起來就是有點卡卡,觀禮者當然不忍苛責九十高齡的長者,有的可能重聽,有的可能行動比較遲緩,節奏顯得有些不一致。

最令人難堪的是,在升旗儀式時,先升日本國旗,再升當年他們敵人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再升日本海軍軍旗。升「車輪旗」時,有些老兵私下說,他們根本不承認那面旗。而那些二戰亡靈地下有知,恐怕也會被搞昏頭了,明明是敵軍支那旗,怎麼在祭拜他們時升這面旗?

這是身為台灣人深沈的悲哀,二戰時被日本徵召去打仗,71年前日本投降後,一夕之間台灣人糊里糊塗成為「中華民國」國民,又因「中華民國」的仇日心態,71年來為保衛故鄉而犧牲生命的台灣兵,至今無人聞問,任其魂魄散居海外無法返鄉。雖然二十多年前李登輝以總統之尊為靈安故鄉碑落款,畢竟它只是侷處寶覺寺一隅,是由民間募款興建的,官方不聞不問。

如果民進黨全面執政的現在,台中市政府只要稍稍重視,就算安排一兩位禮儀師協助儀式順利進行,也不會在日本客人面前暴露我們的後繼無人,以及政府態度的冷漠。相較於日本人每年組團前來各地慰靈,我們能不感到慚愧?

我們也要問,全世界所有被捲入二戰的地區,必定會設置國家級紀念園區。台灣何時才能由政府成立國家級的二戰英靈紀念園區?

 
寶覺寺靈安故鄉碑及觀音亭。圖/陳婉真

寶覺寺日本人遺骨安置所。圖/陳婉真

寶覺寺典禮前日本儀隊演練。圖/陳婉真

日本人盛裝表演背後的車輪旗,怎麼看怎麼怪。圖/陳婉真

寶覺寺慰靈祭後全體合影。圖/陳婉真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