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興前董座陳仕修遭通緝 法院沒收500萬元保證金

2022/08/02・20:34 黃彥宏/台北報導
陳仕修拿走國發會投資的約15億元,開庭後屢傳不到,如興弊案誰要負責? 圖/取自黃國昌臉書

牛仔褲大廠如興紡織董事長陳仕修被控收購大陸玖地製造公司時違法募資逾130億元,遭台北地檢署依違反證交法等罪嫌起訴,但台北地方法院審理期間,陳仕修屢傳未到,北院今天對他發布通緝,並裁定沒入新台幣500萬元保證金。

如興因公司內部高層異動頻繁,互有爭執,深陷財務危機,已在7月27日被打入全額交割股。

如興是國發基金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後第一檔投資的股票,以小吃大收購大陸玖地製造公司,又涉陸資及淘空公司疑雲,台北地檢署去年8月間依違反證交法有價證券發行詐偽、隱匿應申報之財務業務文件、特別背信等罪嫌,起訴陳仕修、如興公司財會部副總經理徐仲榮、法務及投資部門經理黃詩萍等三人。

如興紡織之前尾牙照,陳仕修顯得意氣風發。圖 / 讀者提供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2019年就曾表示,國發基金成立的宗旨是鼓勵新創,尤其是協助政府投資五加二產業,重點應該在高科技如AI或物聯網相關產業,或是政府努力扶持的生技產業,突然投資很傳統,生產牛仔布料的如興,令人覺得不太尋常。

陳仕修之後因涉嫌特別背信等多項罪行被起訴,今年7月1日台北地院再次開庭審理本案,陳仕修仍未到庭,他的委任律師表示「連絡不到人」,合議庭當庭下令陳仕修7月29日前返國報到,否則逕行拘提,拘提不到就通緝。

合議庭同時宣布,7月1日起限制陳仕修出境、出海八個月,不過法界多認為這項裁決「徒具形式」,前立委黃國昌即質疑,人都跑了,拘提得到嗎?

line「未讀未回」  律師:5月初最後一次連繫陳仕修

據了解,如興案開庭後陳仕修屢傳不到, 4月底,合議庭發布最後通牒「下次再不到庭就拘提」但陳顯然沒在怕,還是沒現身。

陳仕修的委任律師楊薪頻、金玉瑩表示,4月27日開庭筆錄、法官諭令等早就email給陳,也多次提醒他「7月1日一定要到庭」不過陳仕修在5月3日最後一次回覆後,就音訊全無了,親近陳的人士也說,他的LINE早就「未讀未回」。

陳仕修在去年8月被起訴後,11月以「準備打官司」為由,辭去如興董事長一職,但如興案今年開庭至今,陳仕修一次也沒到,先是請病假,後來連假也不請了,直接人間消失;他的律師聲稱「連絡不到人」、「一切依法辦理」,看似已經放棄辯護。

國發基金裝聾作啞   人果然跑了

陳仕修落跑,國發基金無疑是最大受災戶,其實前立委黃國昌等人之前曾不斷提醒國發基金採取必要的法律措施,防範陳仕修逃亡,但面對外界「提醒」國發基金卻裝聾作啞,不回應也不作為,現在,人,果然跑了。

不方便具名的國發會官員否認國發基金「擺爛」,他說,當時內部人員認為如興案已進入司法程序,「應尊重檢方的專業判斷」所以沒有採取如聲請境管、假處分等相應措施。

國發基金加入集體求償   投保:能追回的錢恐寥寥無幾

官員還說,國發基金已決定與投保中心合作向如興公司、陳仕修等相關人求償,會儘最大努力減少損失,不過具體能追回多少錢,官員表示「目前無法估算」。

投保中心發言人趙順生表示,根據投保過往經驗,這類求償案件快則5到10年定讞,但也有10幾年的,扣掉有形與無形的訴訟成本,投資人最終拿回的錢,恐怕是寥寥無幾了。

資料顯示,國發基金在2017年以每股18.6元、合計14.88億元認購如興現增股,不料入股不到一年,如興弊案連環爆,國發基金秒變「纾困基金」,現在如興股價不到5元,陳仕修又落跑,國發基金帳面損失逾11億元,整筆近15億元投資更可能賠得精光,但是這起荒謬的投資案,是否該有人出來說清楚,是誰牽的線?誰又該為此負責?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