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哀悼大師殞落: 楊南郡奇光異彩的台灣學成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哀悼大師殞落: 楊南郡奇光異彩的台灣學成就

 2016-08-28 20:40
2013年楊南郡在中興大學講布農族抗日故事,看這張圖,你幾乎不會相信他已經是82歲了。圖/取自Youtube, NCHUtw
簡介:

台灣高山學、古道學、原住民文化研究、登山活動的翹楚楊南郡先生(1931-2016),昨日因癌症病逝,享年85歲。

楊南郡是台灣學界的傳奇人物。他是台南龍崎人,自認是平埔族的後裔。太平洋戰爭年代,14歲就到日本當少年兵,在盟軍空襲時死裡逃生。戰後回台,開始學中文,卻考上台大外文系。1955年畢業後,擔任英文教師、美軍駐台單位。這時的他,中、英、日文皆通,卻在意外的因緣下,

台灣高山學、古道學、原住民文化研究、登山活動的翹楚——楊南郡先生(1931-2016),昨日因癌症病逝,享年85歲。

楊南郡是台灣學界的傳奇人物。他是台南龍崎人,自認是平埔族的後裔。太平洋戰爭年代,14歲就到日本當少年兵,在盟軍空襲時死裡逃生。戰後回台,開始學中文,卻考上台大外文系。1955年畢業後,擔任英文教師、美軍駐台單位。這時的他,中、英、日文皆通,卻在意外的因緣下,一頭栽進台灣學裡面最冷僻、也最迷人的高山學研究。

楊南郡與高山學的因緣,是1959年左右,在台南空軍基地服務時,受到駐地美軍喜愛野外休閒活動的啟發,而開始對探查山林產生興趣。之後,他參加登山隊,足跡踏遍名山,是台灣戰後登山活動的先驅。1972年時,他已經攀登過「五岳三尖二湖」,完成黑色山脈(奇萊連峰)縱走,並擔任台南市登山會的奇萊山搜救隊隊長。

1978年,楊南郡與妻子徐如林(台大化工系畢業)結婚。由於兩人都志同道合,因此攜手同遊無數高山(楊南郡1970年代即完成百岳攀登),並一同探勘許多古道、部落遺址;再從古道和部落遺址的探勘中,延伸對日治時代「理番」和探險史的研究,從而將斷裂數十年的日治時代理番探險史,勾微再現,與當代的原住民研究、自然生態研究,做了精彩的結合。

特別重要的是,由於夫妻倆都是登山家兼探險家,因此他們對古籍的詮譯能夠深刻生動,跟一般掉書袋的學者不同;又由於夫妻倆都是高學歷的知識分子,因此對高山、原住民、古道等相關學問的引介,也能旁徵博引文獻,具備學術的深度,又跟純粹登山活動者不同。簡言之,他們把文化結合登山,把戰前(日治甚至清治)連結戰後,開創台灣學另一片寬廣縱深的視野。

也由於楊南郡實勘經驗豐富又廣博群書,因此先後主持或協助合歡越嶺道、八通山古道、蘇花古道、浸水營古道、能高越嶺道、鄒族古道、崑崙坳古道、阿朗壹古道等的調查;他是第一個到達馬赫坡岩窟(霧社事件莫那魯道等200多人集體自殺之處)的研究者,恐怕也是第一個探勘玉穗社(大分事件的抗日基地)、伊加之番社(拉馬達仙仙的抗日基地)的研究者。

此外,也由於楊南郡(和一些學者)的引介,日治時代的探險家伊能嘉矩、鹿野忠雄、鳥居龍藏、森丑之助等人對台灣學的先驅研究,才被後人認識和傳承。孫大川講得好:「沒有像楊南郡先生那樣身體力行、上山下海,經年累月重新踏勘文獻時空的意志,便不可能復活鹿野忠雄、伊能嘉矩和森丑之助等所遺留下來的資料。這早已不是單純的文字傳譯,而是一種性格的相應和生命的相互激盪,文獻因而也有了自己的生命!」

楊南郡的學問,具備中央研究院院士級的功力,可惜那些高山學、古道學、探險學的「冷門」知識,還不被當代學術界正式認可(應該說,當代學術界還跟不上楊南郡的腳步)。因此2010年東華大學頒授他名譽博士,對其貢獻只能籠統以「社會科學」概稱之。但如果換個角度,從「台灣學」的成就來看,楊南郡絕對是光彩耀眼的大師。至於他所獲得的吳三連報導文學獎中國時報報導文學獎和年度文學推薦獎、中國時報文學獎最高推薦獎、聯合報年度十大好書獎、第一屆傑出台灣文獻工作獎等,都是實至名歸的表揚。事實上,他的成就高度,也遠遠超過這些獎項之外。

2014年走了一位曹永和、一位張炎憲,2016年又走了一位楊南郡,台灣學這些令人敬重的大師相繼殞落,令人痛惜與不捨。劉克襄說:「楊南郡回去巡山了。」這位行遍千山萬水的南郡大師,人間瀟灑走一遭,樹葬之後,是否將化作千風,繼續眷顧他心愛的台灣大地?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