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兩個餌只釣一條魚:與許文龍邊釣邊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兩個餌只釣一條魚:與許文龍邊釣邊聊

2018-06-03 12:45
作者:許文龍/口述;林佳龍/編著
譯者:
出版社:早安財經
出版日期:2017/03/15
官方網址:

見過許文龍,聽過他演講的人,很難不被他吸引。我自己就是因為聽了他演講錄音帶後,深深對他著迷。因此,後來用了長達12年的時間,記錄下和他的對話,編寫成《零與無限大》一書,希望能讓更多人受惠於這位長者的智慧。

出版之後,我收到許多讀者的回饋與肯定,很多朋友進一步建議說,許文龍隨手拈來的語言,如此簡潔自然優美且充滿智慧,我實在應該另外編一

序文——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

見過許文龍,聽過他演講的人,很難不被他吸引。我自己就是因為聽了他演講錄音帶後,深深對他著迷。因此,後來用了長達12年的時間,記錄下和他的對話,編寫成《零與無限大》一書,希望能讓更多人受惠於這位長者的智慧。

出版之後,我收到許多讀者的回饋與肯定,很多朋友進一步建議說,許文龍隨手拈來的語言,如此簡潔自然優美且充滿智慧,我實在應該另外編一本隨身小書,集結書中精彩內容,來讓更多讀者領略許文龍的生命哲學。也因此,有了您手上這本書的誕生。

對許文龍來說,《零與無限大》出版以來最關鍵的事件,當屬奇美博物館的遷建新館和落成啟用。認識許文龍的人都知道,奇美博物館是他一輩子最念茲在茲的夢想。這從他少年時代就迷上生態學有關,因為他深信,生命是有限的,再怎麼辛苦的經營事業,總也會有灰飛煙滅的一天。相反的,能夠永續存在、生生不息的,只有自然藝術。今天,有著豐富自然與藝術館藏的奇美博物館,每年吸引上百萬遊客,無論什麼成長背景和興趣的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吸引自己的典藏品和感動。

多年來,許文龍默默推動音樂教育,已經28屆的奇美藝術獎鼓勵了相當多的年輕藝術家。例如小提琴家曾宇謙,不僅獲頒奇美藝術獎的獎學金,而且打從11歲開始就向奇美借琴至今。2015年,曾宇謙借用奇美珍藏的Castelbarco-Tarisio名琴,拿下「柴可夫斯基音樂獎銀牌」(該屆金牌從缺),成為史上第一位奪下這個音樂大獎的台灣人,讓國人同感光榮。許文龍常說,這些珍貴的世界名琴並不屬於他,而是全人類的資產,他只是暫時負責保管這些琴的人而已,因為這些老祖宗留下來的好東西,都應與社會共享、共生、共好。他也由衷希望能盡量協助年輕藝術家,讓他們和台灣都能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也希望他們有朝一日可以回過來接棒,提攜下一代的台灣藝術家。

許文龍是我妻子婉如的舅公兼姑丈,多年來與他相處,我發現他格外重視這種人與人、人與環境之間的和諧共處。愛釣魚的他常說,只有當大家都有收穫,自己才會是最快樂的。假如大家一起出門釣魚,結果只有他一個人釣到很多,其他人都沒釣到魚,那回家的路上,他也很難快樂到哪裡去。反之,如果大家都有釣到魚,就算有人收穫多、有人收或少,整輛車照樣會歡樂到翻過去。

共享哲學同樣深植於許文龍經營理念之中。他總是提醒大家,做生意一定要讓往來的另一方也有錢可賺,讓一起努力的同仁都能共享利潤。「我們得利,也要留一些利益給別人,這樣大家的關係才能不斷深化下去。」除了重視與上下游業者和與內部員工的利益分享,他也對員工充分的授權。「當員工把公司當成他們自己的事業在經營,咱做頭家的還有什麼事情可忙?」他說:「抓蝨母相咬而已。」

在這本《兩個餌只釣一條魚:與許文龍邊釣邊聊》裡,我擇錄了許多許文龍的思想精華,分為四大篇:處世、經商、關懷、自然與藝術。另外多年來許文龍與我有多次對談,曾刊於前版《零與無限大》中,這回為了與讀者分享許文龍「原汁原味」的智慧,因此特別將訪談收入於本書中。

讀完這本書,倘若你也跟我一樣愛上許文龍的思想,歡迎你將這本書傳遞給下一位讀者。如果這個社會有多一些人能吸收到和實踐這樣的共享幸福理念,相信台灣的未來會很不一樣。

林佳龍 台中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