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尋找.天外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尋找.天外天

2017-09-12 09:05
作者:李宜芳
譯者:
出版社:前衛出版
出版日期:2017-08-17
官方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AVANGUARDTaiwan/

天外天劇場,台中市僅存的老戲院,

曾經是全台灣最風光、最先進的劇場,

它背後的故事見證了現代台中的誕生。

天外天劇場於1936年3月正式落成,是台中仕紳吳子瑜獨資興建的戲院。劇場本身是一座混合型戲院,輪流演出歌仔戲、京戲和新劇等戲劇與電影。天外天劇場開幕後,場內經營有食堂、喫茶店、賣店、酒場、跳舞場,轟動一時。當時與吳子瑜往來的文人才子們經常到此觀劇、看電影,吳子瑜所加入的

天外天劇場,台中市僅存的老戲院,
曾經是全台灣最風光、最先進的劇場,
它背後的故事見證了現代台中的誕生。

天外天劇場於1936年3月正式落成,是台中仕紳吳子瑜獨資興建的戲院。劇場本身是一座混合型戲院,輪流演出歌仔戲、京戲和新劇等戲劇與電影。天外天劇場開幕後,場內經營有食堂、喫茶店、賣店、酒場、跳舞場,轟動一時。當時與吳子瑜往來的文人才子們經常到此觀劇、看電影,吳子瑜所加入的「櫟社」,多次在此舉辦吟詩會,其他台中詩社「樗社」、「東墩吟社」亦時常在場內雅集聚會。

吳子瑜在戰後將天外天劇場賣掉,捐出所得款項整建臺北市中山北路上的「梅屋敷」,只因為了保存孫中山來台曾留宿過的地方,讓他不惜一擲千金。轉售後的天外天劇場一度更名為「國際戲院」專映電影與歌仔戲表演,直到1970年代戲院沒落,轉型經營歷經泰源製冰廠、釣蝦場、電玩店及國際鴿舍,並有有部分移作停車場出租使用。直至今日,原劇場的面貌已逐漸模糊,更面臨拆除重劃的危機。

2016年因緣際會下,有吳家子孫輩開始追尋家族的故事,以紀錄片、3D模型重建天外天劇場,在更多的線索與拼圖碎片的拼湊下,天外天劇場也逐一顯影且重見天光。

精選書摘:

尋找,天外天的備忘書簡

李宜芳(本書作者)

˙起題

故事總要有人說,有人聽。

說故事的人,說的時候神情迷離,下巴微微揚起,眼睛遙望遠方,腦子陷入深深的回憶之海裡;聽故事的人,聽的時候正襟危坐,眼神專注,豎起耳朵,半呆著口,忘情之處嘴角還會涎掛上一絲晶亮的口水……。

外曾祖母閨名「吳玉燕」愛講古,皺紋爬滿臉但皮膚卻是異常白嫩細緻,梳著一絲不苟的包頭,眼黑框玳帽近視眼鏡,因幼年纏足,老是閨秀地安坐在房裡的紅眠床鋪上。她房裡的乾燥空氣中,總飄著一股薰香,和著醬油黑瓜子的果味,還有舊書的淺淺霉味。

待她在象牙煙嘴上點起菸來時,就是迷人的時刻到了!原本到處奔跑吵鬧年約五歲的我,迅速安靜就定位,啟動聽故事模式,準備好了喔,老人清了清喉頭,於是,隨著白色煙霧裊裊升起,大宅院神秘的故事,緩緩地,一幕又一幕在眼前上演……。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你知道臺中公園吧!公園裡的臺中市市定古蹟更樓,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那麼請容我再問你,知道這更樓的來歷嗎?

不知道?聽說過?喔,沒關係的,身為吳家後代的我,以前也一無所知。但外曾祖母那煙霧氤氳的紅眠床邊的故事講堂裡,說不盡的大大小小的往事,在我寤寐深眠中,都紛紛幻化成一隻隻翻飛的蝴蝶,帶著我夢遊。

夢境裡,老是迷失在一大遍看似無邊無際的荔枝樹林間。那千餘坪的園裡,果樹棵棵都高聳入空,枝枒交錯蒼鬱遮天,落果落葉染得一地丹紅,晨曦的光線穿雲霧,縹緲隱約而柔和地照著雲石路,含笑樹的暗香浮動著空氣,桂花叢的花瓣細細飄落如白雪……,遠處的紅磚樓房邊,有位先生身著藏藍色袍掛,淨色裡有福壽字暗花,足踏棉鞋,獨立不語站在院落裡。我想走近一些看他,卻被千坪的荔枝林園阻隔著,一棵棵的樹枝葉片間,懸吊著剛孵化的幼蟲,幼蟲吐絲下垂,一絲一絲晶亮的蟲蛹在枝間晃蕩,蟲體滿園四散蠕動、爬行……,一群破繭而出的小粉蝶瞬間從林間振翅飛翔,四面八方朝向我群起亂舞……。

我從似真似幻的夢境中驚醒!

外曾祖母紅眠床講堂裡頭的故事,都轉化成不斷延伸觸角,在每個深夜沉沉的眠夢裡。

後來,我才知道夢中的荔枝林園,它位於臺中市太平區車籠埔冬瓜山,是先祖吳子瑜興建的吳家花園。

你耐不住性子了,你說不是要「尋找,天外天」嗎?

那更樓、外曾祖母、吳家花園和荔枝林園裡身著藏藍色袍掛的先生,和我是什麼關係呢?

那「天外天」又是什麼樣的故事呢?

別急,聽我說,蝴蝶,會帶著你找到答案的。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