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綠色執政】台灣投資困境與台杉創新價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綠色執政】台灣投資困境與台杉創新價值

2018-11-01 16:00
去年8月,政府結合民間力量,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配合政策投資物聯網、生技醫療、五加二創新產業等三大領域。圖/擷取自台杉投資官網
去年8月,政府結合民間力量,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配合政策投資物聯網、生技醫療、五加二創新產業等三大領域。圖/擷取自台杉投資官網

日前獲邀參加一場經濟研討會,以「投資.創新.活力台灣」為主題,與會專家多認同台灣經濟面臨結構問題與投資困境,加上創投長期萎縮,此刻需要支持國家級投資機構,以承擔民間創投難以扮演的關鍵政策角色。

台灣投資新創困境

會中多位專家表示,台灣政府與法人機構資金與資產價值雄厚,但受限於落後的法制以及嚴格控管,難以活用,更談不上充分運用在國家產業升級所需。

此外,台灣民間資金雖然充裕,然而過去約二十年來創投行業大量萎縮,從上千家掉到幾十家,資本市場與民間投資乏力,加上專業研究能力較強、擅長長線佈局的工業銀行,全部轉型為競逐短期獲利的商業銀行,已經嚴重影響國家重大投資動能。

台灣整體投資意願不足雖然遭受普遍批評,但務實觀之,政府投資受到諸多限制,銀行與民間不願意投資高風險標的,中間有現實落差,而這種落差又隱藏了龐大商機以及國家產業升級需求,政府可以協助積極解套。

如果涉及國家政策之重大新創投資,主事者與投資者需要高遠的視野、長期的佈局,以及鉅額的資金,目前民間創投實難企及。在此台灣全面改革升級之歷史時刻,為啟動台灣投資能量以及裨益未來發展,政府承擔關鍵責任勢在必行,應該予以鼓勵與協助。

去年8月,政府結合民間力量,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配合政策投資物聯網、生技醫療、五加二創新產業等三大領域。台杉投資透過私募創投基金扶植台灣新創產業,甚至在美國矽谷設立辦公室,以便促進國際資金、技術、人才合作,利於台美兩國產官學界交流。

台杉積極募資百億

台杉投資營運積極,一年多來已募資超過百億,成立兩檔私募基金:物聯網領域的「台杉水牛一號基金」已募資46.5億元,生技醫療領域的「台杉水牛二號基金」募資近60億元。

此外根據《中央社》報導,台杉投資10月初表示已通過內審,將投資美國技術團隊,有助台灣搶進自駕車供應鏈。台杉強調台灣技術實力與市場潛力價值可觀,因為許多美國團隊雖有先進技術,但成本高昂,未來若要市場化,可借助台灣成本控管能力以及半導體先進製程之能量,例如可以就近與台積電等世界頂尖電子大廠合作,共創雙贏。

台杉投資曾經表示,其創立宗旨為投資新創公司,促進五加二產業創新,提高台灣產業競爭力,強調投資過程遵照合法機制,也定期向投資人報告、定期接受會計師查核。台杉的優勢在於國家政策定位,並且兼顧商業營運效率,期能擔當台灣產業升級發展之領軍責任。

台杉投資經過國會核定,由國發基金轉投資成立,具有輔助台灣產業政策之使命,超過五成的投資資金來自民間事業,官方主要投資者國發基金與台灣銀行合計投資四成,分別擔任董事與監察人,兩機構均受到立法院與監察院監督。

台杉投資創新模式

由於國發基金的天使投資計畫長期限於消極媒合投資,加上專業與體制因素,難以符合國際專業創投需求,台杉投資模式可補此不足。然而台杉投資在營運過程也發現,台灣目前嚴重缺乏產業升級之創投人才,台杉也因此必須擔任「創投學院」的角色,培育大量未來產業創投人才,協助活化市場機制,創造台灣創新生態系統之良性循環。

台杉投資本身就是一種創新模式。台灣產業技術實力與資金都不缺,但長期政府與民間投資機制缺陷,政府僅能提供消極僵化的補助,欠缺開疆拓土的積極商務能量。台杉模式透過政府補強早期創投之不足,透過策略投資帶動台灣產業升級,不僅是以國家資金投資,更是結合民間力量參與國際戰局,主動開拓案源,承擔募資與投資之成敗考驗,不僅儘量避免傳統官僚體系干預,並能與國際商業靈活度接軌。

台灣創新領域要取得本地融資十分不易,創新創業風險高,新創者擁有的多是無形智慧財產,迥異於傳統主要服務製造、貿易、房產、消費品領域的銀行實務原則,這些實務需要實體抵押,因而難以責怪台灣的銀行體系限制。

然而商業銀行將投資無形智慧財產視為對賭,也反映了台灣智財評價機制之落後,亟需整體升級,方能因應未來產業所需,不負台灣「創新之國」美名。此刻台杉投資模式若能有效補強上述實務落差,將能開拓創新大道,掌握歷史契機,為台灣新世代貢獻亮眼成績。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