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當代音樂館」的必須性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當代音樂館」的必須性

2017-03-11 14:30
[完整介紹]
德國漢堡大學博士 (PH. D.),主修系統音樂學,副修歷史音樂學與社會學。現為輔仁大學音樂學系專任教授,曾擔任輔大音樂學系主任。對臺灣議題長期關注,涵蓋流行音樂之發展、臺灣音樂教育與社會變遷的關係和臺灣當代作曲家之研究,並發表相關的學術論文與專書。
政府責無旁貸應該加快腳步,速速建立屬於台灣當代音樂的館藏,讓社會大眾與台灣的音樂人、事相遇,繼而建立起台灣音樂文化的認同與主體性。圖/取材自pixabay,民報影像合成
政府責無旁貸應該加快腳步,速速建立屬於台灣當代音樂的館藏,讓社會大眾與台灣的音樂人、事相遇,繼而建立起台灣音樂文化的認同與主體性。圖/取材自pixabay,民報影像合成

西洋古典音樂傳入台灣,百年來累積了為數眾多的愛樂者,不僅演奏家出類拔萃,屢屢獲得國際大獎,它更在台灣生根茁壯,有了自身的樣貌:許多作曲家取法西洋創作技巧,以「台灣」為靈感來源,創作了屬於這塊土地的當代音樂。從江文也、陳泗治、呂泉生以來,一代接著一代,寫出了觸動人心的歌樂、悠揚的鋼琴組曲,甚至磅礡的交響曲,成果豐碩。

然看看現在隸屬於文化部的音樂機構,除以演出團體占絕大部分外,「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是以台灣傳統音樂為重心,預計將於明年完工的「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和「海洋文化與流行音樂中心」,共耗資近百億,是為社會大眾易於親近的流行音樂而規劃的,獨缺可以將上述的當代音樂做有計畫性的典藏、研究與展覽推廣等之館藏機構,實在是遺憾!這讓我想起了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作曲大師荀白克 (Arnold Schönberg, 1874-1951) 其「荀白克中心」最後落腳維也納的經過。

荀白克絕對是影響二十世紀音樂發展的關鍵者

或許荀白克的名聲不及舉世皆知的貝多芬,但是他絕對是影響二十世紀音樂發展的關鍵者。身為猶太人的他,出生於古典音樂之都維也納,但是他的原罪身分卻因希特勒上台而飽受威脅,所以1933年取道巴黎,流亡美國,定居洛杉磯。1992年,我初次造訪洛城,計畫中一定要達成的事,就是前往南加大 (USC) 一睹荀白克生前留在他所任教大學的文物。

當我進了「荀白克學會」(Schoenberg Institute),卻是沒有任何訪客的寂靜,研究員看到我倒是很驚訝,除了很客氣的跟我介紹了荀白克所使用過的鋼琴與一些檔案文稿外,還跟我打趣的說,來洛城幾乎所有觀光客都到迪士尼與環球影城,您怎會想到這裡呢?這真是個好問題!因為除非熟識二十世紀西洋音樂史的人,有誰會到加州想到荀白克呢?

1998年,荀白克的遺物終於歸回了他所出生的城市 — 維也納,因為這些文物駐足在最適合它的地方。今天的「荀白克中心」(Arnold Schönberg Center) 成為研究荀白克者必到之地,也是愛樂者造訪維也納時,一個不錯的音樂訪點,因為不僅可以聆聽他的創作,更能親視手稿、信件、照片與相關文物等,過去受苦受難、亦發光發熱的荀白克瞬時歷歷在目,觸動著每一個閱聽眾,體會到這位音樂革命者,如何在備受逼害的險境中,堅持自己的信念、努力創作,用盡他生命的最後一口氣。這個中心也使得音樂的維也納不僅有海頓、莫札特、貝多芬與舒伯特,更有二十世紀的大師,音樂之都的美名臻至完備。

透過台灣當代音樂館 讓屬於這塊土地的音樂的人與事相遇 

前些天,與台灣最資深的管風琴演奏家陳茂生老師談到台灣當代音樂的現況,他說,常有美國友人問他,想了解台灣當代音樂的發展可以到哪裡參觀?這個問題我實在回答不出來。為何我們常常遺忘歷史?因為不在乎、不知道與不保存,所以過往的作曲家、音樂家文物散落各地,鮮能與台灣每一位愛樂者發生關聯。

就以1935年4月21日台灣發生規模7.1的大地震為例,那時多位音樂家,包括李金土(小提琴)、林澄沐(聲樂)、高約拿(口琴)、林秋錦(女高音)、高慈美(鋼琴)、高錦花(鋼琴)、陳信貞(鋼琴)與蔡淑慧(小提琴)積極的以音樂撫慰人心,在那年的7-8月間巡迴全台舉行音樂會,傳為美談!

2008年,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舉辦了「高慈美和她的時代」座談會,並出版高慈美教授所留下的圖像史料選輯,我幸而受邀與會,看到這些飽經年代卻散發歷史記憶的照片,頓時使我的認知從文字轉化成充滿說服力的文化驕傲,因為這些前輩音樂家,在當時社會遭遇重大災難時並沒有缺席,以他們的專長服務眾人!

故此,政府責無旁貸應該加快腳步,速速建立屬於台灣當代音樂的館藏,讓社會大眾與台灣的音樂人、事相遇,繼而建立起台灣音樂文化的認同與主體性。音樂歷史不僅是在課本,更是迴盪於生活與文化之中!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Related News
留言板/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