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野蠻美國人可以打敗英國人—葉望輝對台灣建國問題的提醒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野蠻美國人可以打敗英國人—葉望輝對台灣建國問題的提醒

2018-08-10 10:13
台灣是否能真正獨立,不是外在的武力威脅有多大,仍然是台灣內部的中原「大一統」意識,在干擾著台灣人獨立自主的推動。圖/網路資料,民報影像合成
台灣是否能真正獨立,不是外在的武力威脅有多大,仍然是台灣內部的中原「大一統」意識,在干擾著台灣人獨立自主的推動。圖/網路資料,民報影像合成

台灣應該要有信心建立自己的國家,台灣人應該覺悟,唯有自助,才會人助。台灣移民歷史告訴我們,台灣有機會成為國家,只是想像中的祖國,無理私心把台灣人絆住,然後像輪迴,台灣人在歷史上,一再成為被殖民者而不知。

前美國愛達荷州共和黨主席葉望輝(Stephen j. Yates)在台灣教育基金會於北科大舉辦「台灣在中美貿易衝突中的新角色–如何發展台美特殊關係」座談會提到:如果台灣人民對自己很有信心,照顧自己的主權,就像過去「野蠻美國人」能夠打敗英國,台灣也能。

美國人葉望輝清楚知道,台灣不能成為正常國家的困境,大部分是自己造成。

台灣的問題,不是中國有多強,也不是國際問題,是台灣人自己一再被儒家思想的「一個中國」迷惑,總認為「據有中國大陸的國家」才是祖國。不管這個國家是滿洲人或蒙古人,還是任何部落、族群所締造的國家,只要能號令中原就是祖國。

因此,就算是和中國共產黨不共戴天,雙方征戰死傷以百萬人計的仇恨,一旦中國國民黨員發現「反攻無望」,主宰中原的中國共產黨,就變成爺爺奶奶,中國國民黨員趕著去「撒嬌」的成千上萬,令人歎為觀止。

台灣內部就是有這樣的孝子賢孫,忠於「想像的歷史祖國」,放棄了「反對共產制度」的初衷,反而甘願成為極權政治的奴隸,成為漢族獨大的中共幫兇。

所以,葉望輝先生以美國獨立建國為例,點出台灣沒辦法獨立的癥結是缺乏信心,令人感佩。

此一缺乏信心,不能照顧台灣主權的原因,應該就是「一個中國」的陰霾,對華人的影響,再加上台灣內部有偷雞摸狗之輩,只想自己的利益,那管別人的死活。

因此,台灣人在找回信心,勇敢的踏出台灣建國的步伐以前,台灣人沒有資格怪國際局勢的詭譎,也不要以中國的武力威脅,當自己缺乏信心的遮羞布。

想想美國移民史,同樣有內外交迫的問題壓迫著,而以英國人移民為主的美國移民者,卻能割捨所謂的祖國情結,為遠渡重洋的理想和生存權,奮力以小博大,打敗所謂的祖國「英國」,建立自己的國家。

反觀台灣呢?所謂的祖國文化有如一張蜘蛛網,將台灣困在自我迷失中,以至於抵銷了移民奮鬥的初衷,將靈魂又交給魔鬼,還要獻上自己的肉身,充當魔鬼的點心。

台灣的移民史,其實有多次的機會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最典型的就有兩次,一是鄭經王朝的東寧建國;二是1945年日本敗戰,中國軍隊還未登陸台灣的台灣自治期。

1664年3月,鄭經全面退守台澎,建立東寧王國。當時鄭經所倚重的佐臣陳永華,規劃經營台灣有兩條路線,一是中國化丶一是國際化。中國化就是在行政體系上引入中國的坊里制,在教育上建孔廟、設明倫堂,引進中國的科舉制度。但在經濟建設上走國際化,繼續發揮海島經濟的特色,加強國際貿易,所以大量軍民突然入台,但經濟不會崩潰,反而欣欣向榮,台灣軍民逐漸奢華。

可是,因為引進儒家的科舉中國化措施,中國傳統的「大一統」的文化意識在鄭經身上發酵,台灣在心靈上還是被這張蜘蛛網綑綁。使得原本無西進之意的東寧王國,促動故國文化之思以後,野心勃勃發動了「反攻大陸」戰爭,十餘年來在台灣累積的基業,就在這場歷史六年的爭戰中,消耗殆盡,種下敗亡的因素。

二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而在10月25日蔣介石奉聯合國最高統帥指派接受日軍在台灣的投降。有兩個多月時間,在中國軍隊還未登島的時期,台灣人民雖然展現高度的自治能力,也有倡議獨立的聲音,但最終台灣人民沒有迎向潮流,邁向獨立。台灣人民反而像東寧王國迷戀「大一統」論,張燈結綵歡迎來自「祖國」的「國民政府」。最終落得台灣精英,幾乎被砍殺殆盡的二二八事件,以及不公不義的長期戒嚴統治。

台灣獨立運動除了以上的機會,其實還有很多小機會,譬如1721年朱一貴事件、1731年大甲西社抗官、1786年林爽文事件、1862年戴潮春事件、1894年台灣民主國成立等等,可惜都功敗垂成。無法成功的最主要原因,不是武器落後,而是台灣人(當時的閩、客)無法團結,都有中原意識的祖國思想,以致被分化消滅,或是甘願投懷送抱當奴才,請中國高高在上當主人。

現在的台灣好像有人又掉入所謂的「祖國魔障」,有一部分人拼命要當奴才,要成為欺壓族群的漢族幫手,以擴大中國版圖的侵略性為樂,在台灣要邁向獨立的過程中搞分裂,連結中國欺負台灣。

因此,台灣是否能真正獨立,不是外在的武力威脅有多大,仍然是台灣內部的中原「大一統」意識,在干擾著台灣人獨立自主的推動。

「大一統」是中國歷史的病灶,是不符合人性和民族性的殖民統治思想,是以漢族利益為最高準繩的侵略戰爭行為。

由於漢族掌權的「大一統」思想,現在的新疆、西藏、蒙古,還在承受種族滅絕的痛苦反抗。其實不只這幾大被強行包含在所謂的「中華民族」的民族在受苦,二十多年前,個人在中國的雲南、廣西等的採訪行程,從當地的知識份子口中(不只是高級知識分子,小小書店的女老闆、賣觀光禮品的少數民族小販也在內),其實也獲知了不少對漢族統治的不滿。對漢人蔑視他族文化的深層意識,消滅他族文化的統治行為,他們只是無力反抗,不是不想反抗。

台灣數百年的移民史,從追求生存到文化融合,進而誕生台灣文化,這是一系列的生存進化。又因為有台灣海峽的阻隔,得以有機會以武力抗拒中國的武統。再加上日本明治維新所帶來的民主、法律觀念以及教育的普及,台灣在1920年代就已埋下民主、自由的基因,也終於在90年代開花結果,迎向民主、人權和獨立台灣的旅程。

所以,台灣人更應該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和獨立契機,記取大一統的歷史迷失,對台灣的戕害,並以葉望輝先生「台灣人沒有獨立信心和照顧主權的決心」的觀察和鼓勵,徹底反省,建立屬於自己的台灣國。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