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最好的觀眾在台灣 ,中國崑曲頭牌小生入籍台灣,找到歸屬!

2022/09/12・09:51 林汪靜/台北報導
台灣崑劇團2021年年度大戲由飾演賣油郎的溫宇航(右)攜手劉珈后(左)演出《占花魁》有精采對手戲。圖 / 台灣崑劇團提供

崑曲小生溫宇航專訪一

「好事多磨」,溫宇航這句話不單僅是因為疫情面對面專訪的時間一直喬不定,還有因為從中國北京到美國紐約再到台灣落腳,成為國光劇團的崑曲頭牌小生後,因緣際會正式取得台灣身分證,在此安身立命。

曾獲金曲獎等多項殊榮、擁有至高地位的崑曲藝術家溫宇航,除了光頭引人注目外,一身書卷氣,站出來活脫就是古代書生。記者在9月初的一個午後,踏進他的辦公室(台灣戲曲中心國光劇團辦公室),也沉浸在崑曲的藝術魅力。

溫宇航11 歲那年進入北京學校學習專業崑曲,17 歲進入北方崑曲劇院,擔任小生演員,在中國北京磨練 10 年後,28 歲後因爲演《牡丹亭》遠赴美國,奠定了當代演出《牡丹亭》足本柳夢梅的第一人,世界巡演 6 年後,開啟了另一條路,與台灣結下了不凡的緣份。

先從2005年講起這段緣,那年台灣成立了一個新的民間社團「蘭庭崑劇團」,劇團的開幕演出《獅吼記》,邀請溫宇航擔任嘉賓演這喜劇中的男主角,大獲成功。從此,他每年皆受邀從紐約到台北,一來一回地與蘭庭崑劇團、國光劇團一同演戲。當時,國光劇團的藝術總監王安祈也來看演出,十分賞識他,希望他能留在台灣。

溫宇航2008年先取得美國身份,2010年3月加盟國光劇團,2021年10月正式入籍台灣。圖 / 溫宇航提供

為了能長期留在台灣工作,溫宇航2008年先取得美國身份,2010年3月,正式加盟國光劇團,迄今已在台灣定居10多年;2010年他曾回去紐約一次,然後就再也沒回去過,一直留在台灣。

不過,過去的他因為拿的是工作簽證,在生活中還是有許多不便,例如信用卡每年要提供合約資料,否則只能停卡處理。因此他想申請台灣永久居留,再想,既然已經永久居留,不如就回歸台灣身份。去年10月,溫宇航正式入籍台灣。

溫宇航回憶,1999 年他第一次到美國,那還是柯林頓總統時代,當時的美國,充滿了美好的憧憬與無限的未來;但今天的美國紛紛擾擾,種族歧視、暴力、制裁等事件不斷,已逐漸背離了他對美國的想像和價值。

最重要的是,溫宇航始終放不下對崑曲的使命感,中國因文革旋風人心恐慌不安,戲曲的觀眾流失大半影響,灰心喪氣的溫宇航本想去了美國就不唱戲了,卻因為演出《牡丹亭》席捲全球名聲大作,但因為華人在當地始終是少數民族,大家都以「涉獵一下、欣賞一下」來看待戲曲藝術,溫宇航感覺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化土壤,在美國當地似乎「一身技藝」都被浪費了,惶惶不安。

溫宇航認為,崑曲是全人類文化遺產,也是兩岸文化交流最成功的範例。過去有一句話「最好的觀眾在台灣」,雖然台灣過去沒有專業的崑曲院團,但現在有國光劇團、藝術資源,社會對崑曲的認識,欣賞的水平高。在這樣的基礎上,從業人員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1999年足本《牡丹亭》於林肯中心劇中心世界首演。圖 / 溫宇航提供

溫宇航強調,自我放飛、自我暢想,對於一個藝術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在台灣就是有這樣的氛圍、這樣的藝術土壤,能讓創作者遵照自己的心靈感受來表演或創作,不需被某種力量牽制,是非常難能可貴的,「這也是為什(我)願意在國光劇團或者在台灣藝術界留下來的原因」。

溫宇航十多年來在台灣透過戲曲的教學傳承、跨劇種的合作,已然撐起了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他說,在台灣的這10多年來,把所有都付出在這個舞台上,演人物、教學生,「這就是我的意義所在」,也沒有漂流的感覺,心裡很踏實,一切都是最好的狀態。

溫宇航期盼,未來自己能演更多的戲、教更多的學生,唯有這兩個期待,才能戲曲藝術有更大的市場、更多的觀眾走進崑曲藝術世界。他也希望,能有更多的社會資源挹注,才能讓崑曲更好地蓬勃發展。

出生於中國北京,卻選擇捨棄美國公民身份,入籍台灣,在台灣紮根,傾盡一生心力傳承台灣崑曲文化發揚光大。他說,台灣擁有自由的藝術土壤,回歸才有回到中華本土文化的歸宿感,「心裡尤其踏實」。

溫宇航出生於中國北京,卻選擇捨棄美國公民身份,入籍台灣,在台灣紮根,傾盡一生心力傳承台灣崑曲文化發揚光大。圖  / 記者林汪靜攝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