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不是只有足本《牡丹亭》   崑曲小生溫宇航藝術路在台灣走更快

2022/09/13・09:30 林子頊/台北報導
溫宇航來台約15年時間,除了設常態班廣納有興趣的業餘人士,也走入大專院校開講座、輔導社團授課及演出,並到各大戲曲學院培養學徒。圖為他到文大演講 / 取自國光藝團臉書

崑曲小生溫宇航專訪二

新冠肺炎疫情讓全世界按下暫停鍵,需要觀眾的表演藝術界首當其衝,崑劇男神溫宇航卻沒停下腳步,他忙著傳承、推廣、導演新戲,笑說自己來台灣的初衷,就是「崑曲」兩個字,不能一刻停下來,「我的表演藝術的路,可以說在台灣走得更快」。

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崑曲在台灣有很多的戲迷,著名文學作家白先勇是首號的崑曲擁護者,其作品《牡丹亭》、《玉簪記》掀起了中外觀眾的廣大迴響,讓很多人重新認識崑曲這個有600多年歷史的劇種之美。

國光劇團一等小生溫宇航說,崑曲在台灣⺠間生氣勃勃,很多個崑曲社團綿延不絕,相較中國因文革斷點,可說是非常的難得。圖 / 記者林子頊拍攝

不過,崑曲在台灣的傳承與推廣一直是以⺠間為主,國光劇團一等小生溫宇航說,崑曲在台灣⺠間生氣勃勃,崑曲社團綿延不絕,相較中國因文革斷點,可說是非常的難得;但台灣缺乏專業氛圍的情況下,就像過了一個「崑曲節」,大家看了場戲卻什麼都沒留下,有點可惜。

溫宇航出生於北京,11歲開始學崑曲。90年代溫宇航正處輝煌之際,卻遇上中國大舉改革開放發展經濟,一下子落寞了文化與藝術。所幸,溫宇航跨越時代的絆腳石勇闖國際;從紐約開啟世界巡演,以足本《牡丹亭》男主角的身份闖出名號。

「好漢不提當年勇」他說,《牡丹亭》是代表作,也是自己藝術生命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但他不願意大家老提《牡丹亭》,因為他還在往前走,尤其他到國光劇團後有很多費盡心血的作品都很不錯。

如他曾參與演出京劇新編戲《百年戲樓》《水袖與胭脂》《康熙與鰲拜》《十八羅漢圖》《孝莊與多爾袞》《夢紅樓.乾隆與和珅》;新編崑劇《梁山伯與祝英台》、京崑文學實驗劇《定風波》《天上人間李後主》、與台日跨界創作《繡襦夢》等大戲及諸多京、崑優秀傳統折子戲。2012年正式拜京劇表演藝術家姜(妙香)派重要傳人林懋榮為師,京劇藝術更為精進。

國光劇團一等小生溫宇航(右)以足本《牡丹亭》男主角的身份闖出名號,舉手投足無一不是戲,藝術生命在台灣發光發熱。圖 / 取自國光藝團臉書

溫宇航強調,國光劇團給了他很大的表演藝術空間,他不能一直停留在自己過去《牡丹亭》的榮光內,希望能有更多的創作,更多的新戲。

傳統戲曲的演員,生旦淨末丑(行當)就代表不同角色,一進學校,就依照每個人的天賦條件,決定好學生的未來。不過,勇於嘗試的溫宇航認為,傳統表演藝術的方法不能只是拘泥於自己所學的行當。如2021年他首次挑戰擔任導演,不只跨越了行當,也跨越了劇種,溫宇航編導的客家戲《天上‧人間‧桃花源》,獲得外界好評。

「隔行如隔山」溫宇航說,他自己還在學習如何當導演,「雖然覺得起步蠻高的,這也是我的小小幸運,碰到一個蠻好的機會」。他認為擔任導演不僅要照顧演員,還要規劃舞台調度,才能說好一個故事。溫宇航提到,導演專業來自⻄方戲劇文化,現在古今中外的作品都需加以學習,視野也須更加廣闊。

溫宇航除曾獲金曲獎個人「最佳傳統音樂詮釋獎」外,還曾拿到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是當時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獲獎者。過去他站上國際舞台受到矚目,如今背負傳承責任,也廣受肯定。

來台約15年時間,除了設常態班廣納有興趣的業餘人士,溫宇航也走入大專院校開講座、輔導社團授課及演出。此外,也抓緊專科新苗,到各大戲曲學院培養學徒。

京崑男神溫宇航2021年滿50歲,與演員劉珈后搭檔共演崑劇「長生殿」,圖為謝幕一景 / 取自國光藝團臉書

但人才的培養、留才都是很大的課題,溫宇航感嘆「人才難得」。他說,本來願意學習傳統藝術的孩子就少,戲曲學習的過程辛苦,要下腰、撕腿、翻跟斗,加上又逢少子化,哪個家長願意讓孩子受苦?更深一層 想,公部門院團通常有名額限制,沒有缺年輕人進不來,導致專科學生能發展的空間不足,生活不穩定、沒有前景,要留住藝術人才非常不容易,可能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人,剛剛畢業就改行了,因此院校招生不易。

值得慶幸的是,溫宇航說,在台灣看崑曲已是一種文化現象,觀眾逐漸年輕化,受益20年前的崑曲傳習計畫至今崑曲社團仍百花齊放,且更蓬勃發展,他剛好恭逢其盛,「我覺得可以說是相得益彰、水到渠成」,可以和其他從事戲曲工作的人互相磨練,文化之間的交流薰陶,相信今天的默默耕耘,20年後成果也能繁花似錦。

衍伸閱讀:

【專訪】最好的觀眾在台灣 ,中國崑曲頭牌小生入籍台灣,找到歸屬!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