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電動車陷燒錢地獄 鴻海為何出手搶布局?

2022/05/13・16:11 劉容皿/綜合報導
Lordstown找鴻海幫忙代工尋生機 。圖/Lordstown開發的皮卡Eudurance,取自官網

「股神」巴菲特說,海水退潮才知道誰沒穿褲子。隨著美國聯準會(Fed)迫於通膨高漲開始加緊升息,對利率敏感、本益比被捧高的科技股陸續被打回該有的基本面原形。至於幾無營收、沒有本益比可言的電動車新秀,股票崩跌不說,甚至正步入已無資金可燒的營運危機。

這些電動車新創公司有許多共同點:燒錢燒得很凶、迄今不見投資回報、產品尚未量產,但他們都曾一度是投資人眼裡「下一個特斯拉」。

如今,有兩家美國新創電動車公司在近來被列為可能出現營運危機,這兩家公司也正好都跟台灣有投資或合作關係,一家是宸鴻(TPK)和國巨投資的商用電動車開發商Canoo,另一家是才剛賣廠給鴻海的皮卡開發商Lordstown。

宸鴻、國巨投資美新創電動車Canoo燒7億美元沒法量產

Canoo成立才五年,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是三位原始投資人之一。TPK和國巨2020年8月趕在Canoo透過特殊目的併購公司(SPACs)的途徑上市之前入股Canoo,目前持股各約2.97%和0.43%。

Lordstown於2018年成立,比Canoo還年輕。2019年,Lordstown買下通用汽車(GM)位於俄亥俄州的工廠。 2020年10月,就在Canoo上市後一個月,Lordstown也藉SPACs的手法在那斯達克掛牌上市。

本周,Lordstown和Canoo在財報後的法說會上分別表示,他們需要更多資金,否則將無法進入量產。Lordstwon自上市以來,已砸下9億美元資金;Canoo也花了大約7億美元,如今正設法融資6億美元。

巴隆周刊(Barron's)指出,從這些數字來看,兩家公司要順利量產各需要花上大約11億美元或13億美元。這不令人意外,因為特斯拉(Tesla)當年量產之前,也已燒掉大約12億美元。

Fisker無廠化已量產 找鴻海代工生產平價電動車

不僅Canoo和Lordstown,其他新創電動車公司都在燒錢, Rivian、Lucid、Nikola、Fisker也都不斷砸錢。不同之處在於,其他公司已正進入量產階段。

與其他新創業者不同的是,Fisker打從一開始,即選擇走代工的路,不需要花錢設廠。第一款名為Ocean 的運動休旅車(SUV)由加拿大商麥格納國際(Magna International)生產,預訂今年下半年交車。鴻海也將為Fisker代工另一款平價電動車「PEAR」。

今年第一季為止,Fisker尚有10億美元左右的現金,相較之下,Canoo只剩下1.05億美元,Lordstown則表示,要讓Eudurance進入量產還需要1.5億美元。

股市崩跌,加上前景不妙,Canoo和Lordstown今年以來至周三(11日)為止股價各下跌65.6%和59.4%,遠比那斯達克綜合指數同期間跌27.4%更慘。上市以來,Canoo和Lordstown各跌了71.6%和84.5%。

Lordstown俄州廠賣給鴻海 股價翻揚

對Lordstown來說,局面終於出現逆轉,周四(12日)台股盤前,Lordstown趕在鴻海法說會宣布,已完成俄亥俄州廠大部資產賣給鴻海的交易,Eudrance將委由鴻海生產。雙方並協議將成立一家合資公司,由鴻海持股55%,Lordstown將持有其餘45%。周四美股收盤,Lordstown股價狂漲47%。

這是互蒙其利的策略。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在法說會答覆分析師:「用他們人的技術、用馬達、電池等技術,用在MIH平台上,這是成立joint venture最主要的原因。」他舉例說,皮卡輪轂馬達的技術未來可用在乘用車上。

鴻海董事長劉揚偉答覆分析師:「用他們人的技術、用馬達、電池等技術,用在MIH平台上,這是成立joint venture最主要的原因。」圖/截自鴻海官網

鴻海幫Lordstown代工 今年下半年量產電動皮卡

劉揚偉表示,鴻海跨出「北美拓展非常關鍵的一步」,Lordstown因此成為鴻海在俄亥俄州「第一個量產的商用車客戶」,「今年下半年會開始量產電動皮卡」,鴻海也將同步供應這部車的零組件。劉揚偉也說,雙方未來開發新車將基於鴻海的MIH平台,「結合雙方的ICT(資訊與通信科技)的knowhow,協助客戶加速商品化的時間並降低成本」。

Canoo若要謀出一條生路,恐怕也得選擇走上Fisker和Lordstown「輕資產」的路,就像晶片設計商一樣,無晶圓廠(fabless)是半導體業當今主流的商業模式。

鴻海也勢必不甘於只是毛利率不高的純整車組裝,除生產模組外,還積極布局於零組件,甚至車用晶片到電池,要成為電動車產業的「台積電」。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