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許曹德回憶錄》下冊——台灣應該獨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許曹德回憶錄》下冊——台灣應該獨立

2018-11-15 12:32
作者:許曹德
譯者: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6-01
官方網址:

台灣一代奇男子的綺麗告白,1987年點燃「台灣應該獨立」信仰,第一本《許曹德回憶錄》記下許曹德50歲之前的人生旅路,這本《許曹德回憶錄》下冊更以直率、坦白、露骨、無隱無晦的豁達與無忌,迴旋盪氣追憶他80年的精采豐郁一生。

包括許氏商業帝國的締造及最後兄弟的決裂、香港第一寶石國際企業的意氣風發、和初戀情人哈路神奇重逢而無量金援台灣民主與獨立運動,最後投入國際健康事業,並以頭號台獨份子堂堂進入中國的戰鬥歷程......尤其許曹德少為人知的浪漫傳奇,閱歷無數當代美豔嬌娃及絕色美人的奇情幻遇、性愛激情,誠凡人難得一遇,任誰讀之都會怦然心動。

「我一生追求的自由,是不為貧窮所困,不為壓迫所辱,不做權力逐鹿之徒,也不做金錢追求與財富累積之奴。我,想我所想的,求我所求的,愛我所愛的,看我想看的,夢我所夢的。金錢與美色,我一生無缺......」

作者許曹德

來自新竹世家,1937年出生於基隆,1947年身歷二二八恐怖屠殺,1957年參與五二四事件,以愛國青年自居,衝入美國大使館撕毀美國國旗;同年考上台大政治系,1968年參與台灣民主與獨立運動,第一次入獄判刑10年,1987年與黃富成立台灣文化促進會,宣布發明台灣文字系統,被台語學者稱為台灣諺文,8月在「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成立大會提案將「台灣應該獨立」6字列入章程,獲熱烈通過,10月與蔡有全被國民黨拘押,因「許蔡台獨案」二度陷獄……2018年11月3日上午逝世,享年81歲。

許曹德著作

1988年獄中揮汗寫作《許曹德回憶錄》第一部,1989年《許曹德回憶錄》由鄭南榕自由時代社出版,旋即被查禁,4月7日鄭南榕壯烈成仁,1990年4月4日特赦出獄,6月《許曹德回憶錄》由前衛重新出版,2014年中風復健中奮力寫作《許曹德回憶錄》第二部,歷時3年完成,2018年《許曹德回憶錄》上下二冊出版。

《許曹德追思告別會》
時間:2018年11月17日 (六)上午11:00
地點:辛亥二殯,景仰樓一樓,至真二廳
靈堂設自宅:新北市新店區華潭街26巷1弄3號
電話:02-2212-0409

《許曹德回憶錄》下冊自序全文

我生於1937年的2月17日,沒想到我寫完回憶錄第二冊之時的今年2月17日,恰好讓我「偷越」而過第80個寒暑的生日,變成一個貨真價實的80歲老人了。

我的身體因2014年3月一次由中和陳建平兄主導的「台灣情」團體旅遊台灣中部時,意外於晚餐後突然中風不起,戳破了我25年來無病的神話記錄,當夜由女王與大兒子許萬瀚驅車南下救援,緊急北送林口長庚醫院,救回一命,再歷經2年的痛苦復健,恢復了體力與記憶力,遂決心與死神賽跑,寫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後半部書,記下波濤洶湧、巨浪淘天、九死一生的台灣民主之戰,與啟動1987年台灣獨立運動的「自由之戰」,也寫出我一生最後成功締造巨大金錢與財富帝國的輝煌歷程,並坦率寫出人類一向企圖遮掩猶恐不及的肉體性愛激情,以及一生豐富的情慾真實生命。

當我中風半癱與半身不遂,竟又「奇蹟」而「堅強」地復元,遂決心完成《許曹德回憶錄》的第2册,及第一次於綠島獄中發明的「台語本土拼音文字—台灣河佬獨立文字系統」的最後決定版,這應是我及我已逝的偉大母親(她生於1900年,死於1979年,享壽79歲),絕對沒有料到的「不可思議之事」。

母親一生含辛茹苦,出生為悲賤養女,幼小即需外出做工,18歲即獨自一人從竹東內灣的窮鄉僻壤,挑起蔬果菜擔,進入新竹市區沿街叫賣,她常停駐新竹東門某一美孚公司(按,即美國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家族的標準石油公司之台灣代銷系統)煤油加油站的地方,那正是父親擔任站長的所在,母親的聰明伶俐,引起喪妻的父親注意,遂決心迎娶母親為繼室。母親嫁給父親不久,即隨父親進入竹東開礦,結果一敗塗地,証明父親並無經商創業與做生意的家族細胞與天賦,他只不過是一位讀過幾年漢書的地方智識分子罷了,一生落魄潦倒,毫無能力興家與創業。因此,父親備受家鄉新竹許家族人的奚落,終於在1935年帶著母親及哥哥3人,舉家搬離新竹故居,遷往基隆,尋求新生,企求東山再起。第2年,母親懷了我,但生下我不過2個月,父親即貧病交迫,罹病而亡,死時,家徒四壁,一貧如洗,幾無片瓦之留,唯賴聰慧堅強之偉大母親,獨自孤寡一人,堅毅扶養許家2個幼兒長大成人。

如依我所屬之新竹許家分枝血脈,父親是二媽小妾所生之長子,我的祖父在清朝統治時期的台灣新竹,是經營一家輾米廠生意的成功業主,一生娶有1妻1妾,即大媽與二媽,大媽只生1男1女,但精明強幹、伶俐聰明、持家有方的「二媽」,即許家著名的「纏腳」二媽小妾,卻為祖父一連生下5男1女,並挺身扛起祖父壯年早逝後搖搖欲墜的許氏家業,強悍一肩挑起統領家小、撫育及教養許家第二代的6男2女,使之長大成人,各能嫁娶的重擔,並讓他們各自獨立創業,崢嶸有成,且各能展現許家的經商天賦與創業細胞,開店的開店,設廠的設廠,各個成就一方。此中,唯獨排行第三房的大兒子「許爾池」,即我家父,瘦弱無能,一事無成,屢戰屢敗,他只是一位好學的儒雅之士,毫無經商之才,只整日愛好議論,好發高見,展露其時之「智識分子」特徵,但言厭惡日本,反對日本之欺凌與統治台灣。但生性善良、懦弱溫恭、不善與人爭鋒的家父,卻喜為人排難解紛,急公好義,然因缺乏許家商人世代稟賦的「陶朱之術」,幾次創業都失敗收場,血本無歸,只好委身於兄弟經營及代理之美國美孚石油公司新竹加油站,擔任加油站站長為生。故家父在自己之家鄉新竹,是頗遭許家自身兄弟姊妹及母親看衰之一房。我母親不忍父親在新竹家鄉遭受白眼的痛苦,力勸父親搬離故鄉新竹,遠離親族鄉民與親朋好友的輕視眼光與嘲笑氛圍,前往陌生的他鄉發展,另尋新天地。此即1935年,新竹許家第三房舉家遠走高飛的「三人行」(父親、母親及十二歲的大哥)的大遷徙,北逃一百公里之外的陌生之都「基隆港」,落腳於南榮路(日本時代之「龍川町」-Tasikawa)一帶巷弄內的貧民窟定居,尋求異地重生。母親說,基隆還有我娘家中壢莊姓舅舅定居,緊急時多少還有一個近親,可以求援與照顧。

到了基隆,仍由聰明能幹的母親想出謀生之道,充滿生意細胞的母親,無畏艱辛,開始每天挑著菜擔及自製醬菜,沿街叫賣,養活一家。在遷港的第3年,1937年,我就在南榮路的貧民窟中哇哇誕生,53歲的父親忽然老來得子,心中自然狂喜不已,但父親每日醉飲一瓶米酒,身體因而日益惡化,不久即罹患重症,就在我出生8個月後黯然長逝。

父親死後,一身孤寡的母親堅強站起,不畏艱苦及茫茫未來,每日挑著自己親手醃漬的可口醬菜與醬瓜,沿著基隆各地街坊停駐叫賣,年如一日。為養育2個許家遺孤長大成人,母親遂將襁褓中之幼兒,以1個月1元日幣之代價,委請1位來自瑞芳的黃姓奶母餵我長大。我與奶母及從事屠宰場殺豬為業的奶爸一家相依為命,直至5、6歲大,始返母親身邊。我白天常常到處流浪,有一餐沒一餐,等於在半飢餓狀態中長大,因此,我的身形瘦弱,非常類似死去的父親身影。但因我自小到處流浪與打架,練就一身強健體魄,雖然家母終其一生都擔憂我的瘦弱外形將是父親懦弱無能的宿命再現,與失意潦倒的性格遺傳基因之翻版,甚至懷疑我將一如瘦弱的父親,活不過「60歲」大關,亦不可能一生有何「大作為」,母親反而極具信心,寄厚望並看好身強力壯、極似母親壯碩體格與外貌、個性聰明伶俐、遺傳特徵都激似母親的家兄,但我的痛苦與堅毅奮鬥,頑強成長與長大後的出奇聰穎與堅毅心智,強健、聰慧、意志與才華,以及翻天覆地的洶湧一生及戰鬥生命,卻證明我這個許家最小兒子竟然是一個意志無比倔強、敢為理念與偉大夢想犧牲奉獻的一代堅強自由戰士,始終勇往直前。

我波瀾壯闊的一生,歷經貧窮、疾病、飢餓、戰亂,及長大後對抗外來獨裁政權的漫長「自由之戰」,走過驚濤駭浪的政治與人生殘酷鬥爭與入獄受難的偉大戰鬥,呈現非凡的勇氣與無懼生死的決戰精神,敢作敢為,我所經歷之危疑震撼,堪稱人世少有的傳奇歷程,又身經美麗人生與夢幻自由及巨商大賈的奢華洗禮,躍身富可敵國的人間世界與浪漫美麗的遊戲人間歲月,可謂跌破了母親及無數人的眼鏡,這個許家最不起眼的「煞尾仔子」(台語,意即最小兒子),竟然展露許姓一族極其少見的堅毅不拔、見義勇為、不為一己利益而為群體與民族利益冒險犯難的稀有特徵,更顯露頂天立地的英雄氣質,矢志為自由而戰。

我本是一個自幼即常與貧賤奶母沿街撿拾破銅爛鐵,換取幾文日幣充飢果腹的野孩子,但長大後,卻勇氣十足,常在無意之間大膽做出一些一般孩子絕不敢想像的事,而我之所以比一般同代青年一輩更具膽識與勇氣,恐怕就在於我的童年與眾不同,看到人間的不平與悲慘殺戮,竟然激發我遺傳到的父親血液,終生矢志為不平與公義而戰,那流浪的飢餓歲月,則把我鍛鍊成膽識過人、同情弱小、膽大包天的無畏性格。而我母親堅毅面對艱困,天天忍受日警取締小販及謀求生存空間的辛酸處境與歷程,有時也遭受日警鞭打無牌攤販的可憐境遇,以及罰款與追逐的心酸歲月,讓我學得「奮鬥出頭天」的偉大台灣人精神,20餘年之後,我們許家兩兄弟果然發奮圖強,一從台灣最高學府的國立台灣大學畢業,為新竹許家百年來第一位國立大學畢業生,二兄弟聯手開創「福德企業集團」,龐大企業體涵蓋貿易、機械、化工氣體事業,以及大酒店與大飯店,並建立香港、曼谷、新加坡及日本等海外的國際寶石佐佐木集團,也建立龐大的福德海洋漁業集團船隊,下轄遠洋漁業鮪魚捕魚船近百艘,集團總資產於1980年初,已達1千餘億新台幣,為台灣戰後初期迅速崛起之家族大財團。

許家歷經日本殖民統治、太平洋戰爭時美軍轟炸與空襲逃難的艱辛貧窮歲月,以及戰後國民黨殖民台灣,蔣介石中國國民黨軍隊大規模登陸基隆,身經二二八恐怖屠殺,我更因親眼目睹奶爸的唯一兒子「旺仔哥哥」慘遭拘捕與無辜殺戮,再於3月7日前後,與無數基隆市民浮屍基隆港內,人人慘遭五花大綁,雙手以鐵絲貫穿手腕的可怖歷史鏡頭。我遂撫著旺仔哥哥全身彈痕累累的可悲屍體,流下我一生無限心酸與悲憫的熱淚,發誓決心復仇,要為旺仔哥哥及無辜的台灣人民找回歷史公道,討回血債與公義,促使我日後奮力考進台大,研究政治,精研哲學與歷史,企圖了解是何種獨裁壓迫政權與歷史霸權勢力在欺凌台灣。之後,進一步使我決心起而對抗獨裁殖民的蔣介石政權,主張台灣獨立與台灣人意識,發明台灣人的本土文字字母,力促台語的文字化,凝聚與打造台灣民族主義,主張台灣走向民主、自由及獨立。

我自1967年參與台灣民主與獨立運動而第一次被捕,被判10年徒刑,迄1975年出獄,又於1987年掀起洶湧的獨立運動,爆發有名之「許蔡台獨案」,再次被捕並公開審判,再判10年,遂掀起言論自由鬥爭,鼓吹台灣獨立運動與台灣人意識的歷史崛起,促使台灣於90年代進入民主革命的偉大歷史時代,以迄公元2000年,全力秘密經援民主勢力與民進黨取得政權為止,歷時30年的「自由之戰」。我堅信,我們一定要做自己命運的主宰,不容任何外來勢力一再奴役我們的子子孫孫。

我更於1953年受美麗初戀情人哈路的徹底激勵,發憤圖強,終於考進國立台灣大學法學院政治系,研讀西方民主思想與自由理論,精研資本主義發展之原理及近代社會主義思想,苦讀中西歷史發展,鑽研西方哲學與文學,啟發並揭開我一生為土地及人民而戰的漫長政治鬥爭歲月。於是,沿著我一生政治自由理念的偉大堅持,及勇敢實現經濟自主與富裕的偉大夢想,締造驚人的事業成就,成功累積龐大財富,讓我一生集自由及財富於一身,可以放心自由追求偉大夢想與美麗人生,使我一生免於困窮與淪為錢奴,不為金錢及利益而對人屈膝。

我的命運發展,完全出乎我偉大老母意料與想像之外,這使我母親於臨死之前,猶對我諄諄教誨與耳提面命,叫我務必學習寬容與謙虛,與人為善,不與人爭權天下。我循此兩大軸線的偉大鬥爭,難以想像地寫下了我曲折詭奇的「傳奇」一生。

我母親一生從未期待我會有任何作為,由於幼時飢餓與流浪街頭,拾餘為生所造成的懦弱外形體格,以及長大後又再罹患心臟痼疾,難以揮別父親的遺傳陰影與淒涼失敗身影,母親始終懷疑與擔心,我將是父親一生悽涼下場及無所作為的翻版,但母親從未料到,我一生竟是一個膽大無懼、意志堅毅、無視艱難危險的自由戰鬥者,毅然決然走過翻天覆地、身擁巨大財富、經歷無比美麗的人生與嬌妻美妾的歲月,以及熬過痛苦漫長的黑獄煎熬歷史,九死一生卻堅韌不死,即連醫生都不看好我的身體,母親生前常常焚香祈禱,求神拜佛,但願讓我活過父親的53歲天命,即謝天謝地了。但我不僅活過父親的53歲,活過大哥的66歲(大哥在我第二次出獄第二年即因肺癌死亡),甚至,我竟活過母親的79歲,使我這個母親「最不看好」的倔強幼子,竟然超越母親的預計,且勝過母親,母親地下有知,應會含笑驚喜,寬慰不止吧!

我的一生,在政治與歷史「自由價值」之鬥爭獲得最後勝利之外,更自我創造財富,與兄弟共同締造許氏商業帝國,事業之巨大與成功,譜下了我一生無虞無憂,從未匱乏,自由自在,及追求生命自由之豁達與無忌。而我少為人知的生命浪漫,與多姿多彩的美麗自由與夢幻歲月,歷經無數當代美艷嬌娃及絕色美人的夢幻人生,奇情幻遇,或許也值得後人遐思及觀賞吧。

本書所描繪之日本美麗初戀情人故事,及日本妻女哈路及女兒等親屬,為顧慮日本親人之安全與家族之名譽、利益與安全,所有書中的親屬人名及日本財團的真實名稱,均以化名代表,另外,本人在此聲明,本書所提到的其他數十年前戀情故事,其中指涉的人名也都以匿名為之,避免造成當事人及相關人士的困擾,敬請諒解。

我已承續第一本《許曹德回憶錄》未竟之歷史回憶,寫畢自己一生,心中縱然仍有頗多遺珠與遺憾,猶覺自己一生如夢似幻,難以置信。

2017年2月17日,80歲生日完稿,許曹德筆。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