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覆議案處理是議會民主的指標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覆議案處理是議會民主的指標

  2018-02-08 17:25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竟有議員這般處理覆議案嗎?嘉義市政府107年度總預算遭到議會大刪6.08億,刪減比率高達4.43%,被刪幅度應屬全國第一,令其他縣市政府「望塵莫及」。而後市府根據《地方自治法》相關規定,提出預算覆議。1月29日議會已召開臨時會,以市府的角度,議會理應依程序進行討論;不意,部分議員卻紛紛建議市府自行撤案,利於日後再辦追加預算。這樣的結果,頗令了解覆議涵義與實際運作過程的學者,大為搖頭,例如筆者出身政治系背景,即至為納悶。

畢竟覆議案既然已進入議會,即須依照覆議規定,進行審議、討論並表決,豈能使用類如幫派的作法,在尚未做任何討論之前,即恫嚇市府:倘若進入覆議一讀程序,將逐條討論,即使通過,經費多少不僅不得而知,甚至可能比先前通過的更少。若未通過,以後更不能再提出,要市府自行負責,令人由此見到差謬處理。

從媒體轉播畫面可得知:由於一些議員對於覆議案,輪番上陣批評,且直指覆議案若未通過,原來可以辦理追加預算的保留科目項目,也無法翻案,故以此強力要求市府主動撤案,往後再辦理預算追加。根據新聞報導,可看出代理出席的副市長表示,基於市政推動與市民利益:「市府遵照議會大會決定,撤回覆議案」;但是主席、一些議員則強調議會並未決議要市府撤回覆議案,而是由市府自行決定。

弔詭的是,真是市府自行決定的嗎?不值識者一駁。筆者身為嘉義市民,咸認這樣的議事,不僅大開民主倒車,且嚴重阻礙行政效率,影響市政發展與大多數市民的權益,甚且開啟不良的議事風氣。

筆者根據嘉義市府網站所公布的訊息,此次提出預算覆議的3項理由如後:

一、市府每年的預算,皆是由各局處人員花費極大時間與精力研究、編列,目的是為了要推動嘉義市發展。然而,部分議員卻將市府員工的努力視為是浮編,是不尊重,更是誤解。

二、預算大幅刪減,將造成市民與弱勢團體的權益受損,故覆議是對市民的尊重,市府責無旁貸,要對市民負責。

三、這次預算刪減,主要來自少部分特定議員的主導,而非所有議員的意願,所以不提覆議,恐讓其他議員遭受民眾誤會。實際上,運用覆議權(The Right of Reconsideration),旨在尋求再議的機會,它是民主運作的重要機制,民意代表不必視其為洪水猛獸,甚至認為是在打自己的嘴巴。

根據立法院網站,對於覆議權即有如下的說明:行政機關對於立法機關所通過之法律案不表同意,而將原案移請立法機關,再加考慮之作為,即為覆議權,或稱否決權(veto power)。

民主代議政治,採行覆議權制度,係因恐懼議會的立法權過度膨脹、草率或濫用,乃賦予國家元首或行政機關得行使覆議權,以對抗議會的專斷立法權。因此,加強反思與面對問題的能力,切莫自以為是,應是有心更上一層樓的民意代表,所必須學習的課題,毋須數十年不變的停留於傳統「私下喬事」的「暗盤交易」手法,以趕上國內外局勢的變化。

遠的不說,2013年6月,立法院曾出現了首次無異議通過的覆議案。當時,國民黨是立法院的多數黨,在處理行政院移請覆議的「會計法修正案」,經記名表決有110張票反對維持立院原決議,0票贊成,創下立法院歷年處理覆議案首次無異議通過覆議案的記錄。由於本案被外界解讀為「顏清標條款」,表決時顏的兒子、藍委顏寬恒及與顏清標有同志情誼的無盟立委高金素梅均未投票,另一位缺席者是到中國參加「吳習會」的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

大家依稀記得,「會計法修正案」是幫民代、教授「犯法除罪」,還以密室協商方式夜襲處理,引發各界撻伐後,朝野黨團一致同意歸零。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居多數黨的國民黨團,決議一致投票支持覆議案,展現了多數黨從善如流的勇氣與氣度,不僅應記上一筆,也值得議員精進民主的課程,提升問政的境界,庶幾可無愧於民代的天職。

唐太宗承認以天下之大,國事千端萬緒,遇事應與「百司商量,宰相籌畫。」「豈得一日萬機,獨斷於一人之慮也。」不可否認,嘉義市少數議員,已經在實際政治過程中產生自我服務、追求自我利益的傾向,更多地表現出反常的、非理性的作為,甚至是濫用權力,堵塞賢智者發揮才能,發展出非理性傾向。

在官僚制度的運行中,雖然也不排除裙帶關係……等非智慧、非角色化的因素影響,但無論如何,官僚制度也不會經常把白癡、幼兒,推向行政首長的地位,起主導作用的還是官員的行政技能、經驗和才智。雖然發展成熟的官僚制度也會帶來效率低下、文牘主義……等弊端,但卻由此形成了對專制君權的約束、調節機制。

嘉義市少數議員對於覆議案的處理,可謂是威權意識抬頭。類似於此的「極權統治」,民眾只能在私下抱怨,和台灣戒嚴時期如出一轍。政治如果違逆人性,早晚都有被顛覆的一天。能夠體察真實民意,往多數靠攏,才是正確的道理。

若民眾選出來的不是菩薩心腸也非仗義之士,選前描繪的美麗詩篇,選後揮袖離去的冷漠背影,說好聽是志業,圖的是名利雙收的職業,政治「撈仔」不缺徒子徒孫,如果妙禪可憎,政客更是可恨,愚徒則如出一轍!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