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鐘雄經濟專欄】什麼是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系列9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鐘雄經濟專欄】什麼是真正的蘋果橘子經濟學?──系列9

淺談新古典經濟學的消費者選擇理論

 2014-12-22 11:53
英國偉大的經濟學家Hicks (1956),《需求理論之修正》(A Revision of Demand Theory)。(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英國偉大的經濟學家Hicks (1956),《需求理論之修正》(A Revision of Demand Theory)。(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接著我們看看在這兩個總效用序列下,所對應的邊際效用會呈現怎樣的樣貌?是不是由邊際效用的觀點來看會出現一種情狀下橘子是蘋果的替代品,而在另一種情狀下變成互補品,這樣如此明顯地自相矛盾的且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現象呢?

在第一種狀況中,第1個蘋果、第2個蘋果、第3個蘋果、第4個蘋果、第5個蘋果帶給你的邊際效用分別是:

邊際效用  100000+1, 10000+1, 1000+1, 100+1, 10+1

而在第二種狀況中,你的邊際效用分別是:

邊際效用  100000-1, 10000-1, 1000-1, 100-1, 10-1

現在我們可以由邊際效用的角度來看替代與互補品的關係了。拿第一種狀況下的邊際效用序列與原來只有蘋果狀況下邊際效用序列相互比較,會顯示出在你多出一顆橘子的時候,每一單位蘋果帶給你的邊際效用由原來的(100000, 10000, 1000, 100, 10)變成(100000+1, 10000+1, 1000+1, 100+1, 10+1)。顯而易見地,每一單位的蘋果帶給你的邊際效用都提高了。由「若X商品增加造成你對Y商品的評價增加(邊際效用增加)則是互補品」的日常正常觀點來看,此時橘子應該是蘋果的互補品。

但是,拿第二種狀況下的邊際效用序列與原來只有蘋果狀況下的邊際效用序列互相比較,會顯示出在你多出一顆橘子的時候,每一單位的蘋果帶給你的邊際效用由原來的(100000, 10000, 1000, 100, 10)變成(100000-1, 10000-1, 1000-1, 100-1, 10-1)。因此,此時每一單位的蘋果帶給你的邊際效用都降低了。由「若X商品增加造成你對Y商品的評價減少(邊際效用減少)則是替代品」的日常正常觀點來看,此時橘子應該是蘋果的替代品。

整理上述結果,由「提高邊際效用是互補;降低邊際效用是替代」的常識性定義來看,第一種效用數據下橘子是蘋果的互補品,第二種效用數據下橘子則是蘋果的替代品。

但是由總效用來看,也就是由序數效用的觀點來看,只要偏好次序相同就可以表示是相同的偏好,所以在兩種總效用中數列數據的大小次序是完全一致的情況下,消費者對此兩種商品的偏好是完全一樣的。在這種情況下既然偏好是一樣的,就不應該出現在一種狀況下橘子是蘋果的互補品,而另一狀況下卻又是替代品的互相矛盾的現象。

再強調一次,在上述的例子中,由總效用的觀點來看,這兩個不同的總效用數據序列表示相同的偏好,這表示如果橘子是蘋果的替代品則不可能又是互補品,反之如果橘子是蘋果的互補品則不可能又是替代品。但是由邊際效用的觀點來看,第一種效用數據下橘子是蘋果的互補品,第二種效用數據下橘子卻變成蘋果的替代品。

在總效用與邊際效用這兩種不同的角度下,會出現互相矛盾的結果。在一般經濟家看來只有兩條路可以走,兩條互相排斥各有利弊的道路,面對這種進退兩難的困境,只能從中擇一而行。一條路是放棄正常的效用單位是主觀概念的偏好理論而保留常識性的以邊際效用的變化方向來定義替代互補品的概念,另一條完全相反的路則是保留正常的效用單位是主觀概念的偏好理論而放棄常識性的以邊際效用的變化方向來定義替代互補品的概念。

對於偏好理論主要的建構者與推廣者英國偉大的經濟學家Hicks來說,放棄偏好理論等同於要接受主觀的效用是可衡量的基數效用的概念,Hicks強烈主張效用是不可衡量的,效用可衡量是最不能妥協也是最不能接受的概念。在意圖邁進或走上建構一套合理的消費者選擇理論的大道上時,套用Hicks (1956)在《需求理論之修正》(A Revision of Demand Theory)一書中第一章結尾時所說的一句話:「有一個惡魔(一隻惡龍)擋在路口必須優先加以消滅並將牠移離此大道──牠就是效用可以衡量的老難題」(There is a dragon waiting at the door who must first be cleared out of the way. It is old crux of the measurability of utility.)。對Hicks來說,效用可以衡量的概念是「惡魔」是一定得先除之而後快的最主要的敵人;所以Hicks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量下,走上一條放棄常識性的以邊際效用的變化方向來定義替代互補品概念的正常道路。

套用孟子的話,或許對Hicks來說,魚(正常的商品替代與互補的定義)我所欲也,熊掌(效用單位是主觀的衡量單位)亦我所欲也。兩者不可兼得,舍魚(正常的商品替代與互補的定義)而取熊掌(效用單位是主觀的衡量單位)也。

放棄常識性的以邊際效用的變化方向來定義替代互補品的概念,那要怎樣定義替代品與互補品呢?Hicks只好進一步主張以一種極不自然的方式來定義替代與互補品的概念。簡單的說,Hicks認為要定義兩種商品的替代與互補關係,必須要動用到三種商品的故事場景才能找到出路(我認為只兩種商品不能定義替代品與互補品的說法,真是不可理喻!真是瘋狂!怎麼有人會相信這種說法呢!)。Hicks主張當X增加使Y與Z(Z代表所有其他物品的組合物,如貨幣)的邊際替代率(即Y與Z在同一條無異曲線上的斜率)增加,則X與Y是互補品;若降低則是替代品。我沒有企圖在此做進一步的詳細說明,但你應該看的出來,魔鬼藏在細節裡,這個定義是一種既奇怪又不自然的定義方式,可說是一種硬拗的定義方式。

至此,你可以進一步想一想,是不是用新古典的消費理論,你可能會把蘋果(正常的商品替代與互補的定義)看成橘子(不正常的商品替代與互補的定義)呢?因為當你不如此做時,你必須反過來把橘子(效用單位是主觀的衡量單位)看成蘋果(效用單位是客觀的衡量單位)才行!是不是新古典的消費理論,使你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但都是錯誤的道路呢?

因此,你是否發現新古典經濟學的基本的個人選擇理論是一種會扭曲事實或曲解事實的理論,新古典經濟學的基本理論是一種的怪異思維方式,是一套有時會使你陷入進退維谷的兩難困境中的思維方式。當你能體會和領悟到這一層次的論點之後,當你又發現經濟學家以這一項有明顯缺陷的理論為基礎,進一步無所不用其極地去發展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後續理論時,你就一點都不會或比較不會對現代經濟理論常出現一些混亂與荒誕論述的現象而感到意外與驚奇了。

或許更傳神的說法是,對偉大的經濟學家Hicks 來說,效用的可客觀衡量性是一個罪大惡極的惡魔,消滅這惡魔是最優先的要務,一項正常的消費者選擇模型中效用不應該是可客觀衡量的,這是個人選擇理論中最不應該妥協的最基本前提。在這項最優先的前提下,自然就會出現「若事實(如正常的替代互補品觀念)與核心理論(序數效用理論)不符,那事實就錯了」的荒誕怪異思維方式。

很多或大多數的經濟學家接著就無奈地或盲目地服從權威,而不斷地在這套理論中打滾,有些人還因為打滾的很好而頗為洋洋得意呢!碰到這種人時,在我腦海中很自然地常會浮現一句話:「真誠的無知,認真的愚昧」。

在《經濟學家本末倒置的「黑洞信仰」:神秘兮兮的「供需雙剪」故事》文章中,我說過:

「這項理論(供需交叉)與主張違反常識,我個人的主張是會推論出『常識性謎團』(common sense puzzle)的分析典範,是一種有根本缺陷的分析架構而應該把它革命掉的。例如,以『供需交叉』理論來看勞動市場,則勞動市場一定會處於所有想工作的人都可以找到工作的充分就業均衡下,此時你就會出現無法理解勞動市場為何會出現非自願性失業的情況,非自願性失業變成以新古典分析典範看世界時的『常識性謎團』。以後如果有機會,我希望能讓你了解新古典的經濟學時常會推論出『常識性謎團』,真是一個怪異的學派,但卻幾乎是現在經濟學中的唯一學派。」

現在你是不是再度看到新古典的經濟學會推論出「常識性謎團」的另一項明確的證據了。你可能會越來越了解為什麼我會那麼大膽地敢懷抱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態度公開地主張:我們應該要放棄新古典經濟學理論,應該要丟掉等偏好的無異曲線分析法,應該把現在的相關的經濟學教科書都丟掉。但是,自然痛恨真空,放棄之後已有現成的替代理論嗎?答案是有的。

其實,上述兩條路(放棄正常的替代互補品定義與放棄效用單位是主觀的概念)都不是正確的道路,還有第三條路可以走。第三條路是在保留常識性的以邊際效用的變化方向來定義替代與互補品的概念之下,同時保留效用單位是主觀的正常概念(也就是沒有必要接受效用是可以衡量與比較的基數效用分析法)。那答案在哪裡呢?賣個關子,答案其實在林忠正所提出與發展的「序列邊際分析法」中,但此時在此專欄還不是談這套新理論的適當時機。

真希望你有機會能慢慢體會到,當我們能跨出或超越新古典經濟學看世界的方式與視野時,我們就不會將自己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中,而能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