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翁山蘇姬讓緬甸民主人權蒙塵、國際秩序增添變數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翁山蘇姬讓緬甸民主人權蒙塵、國際秩序增添變數

2017-09-15 12:56
兩年後的此時,就在聯合國大會即將召開前,翁山蘇姬原本可以風光地在這個世界舞台宣揚她的政績,但她卻選擇缺席。原因無他,就是因為緬甸內部發生的羅興亞少數族裔遭受迫害事件。圖/網路翻攝
兩年後的此時,就在聯合國大會即將召開前,翁山蘇姬原本可以風光地在這個世界舞台宣揚她的政績,但她卻選擇缺席。原因無他,就是因為緬甸內部發生的羅興亞少數族裔遭受迫害事件。圖/網路翻攝

兩年前,當緬甸反對黨精神領袖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首次民主選舉贏得國會多數席次,讓這位女強人成為「實質」國家領導人,縱使受限憲法障礙無法親任總統,她仍豪氣地放話要以國會多數「凌駕總統」(above the President)來領導政府。當時國際社會對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能否帶領緬甸開展民主轉型寄予厚望。

兩年後的此時,就在聯合國大會即將召開前,翁山蘇姬原本可以風光地在這個世界舞台宣揚她的政績,但她卻選擇缺席。原因無他,就是因為緬甸內部發生的羅興亞少數族裔遭受迫害事件。不久之前,緬甸政府軍掃蕩人口近40萬的羅興亞人,造成數千人傷亡,這群不被以佛教徒為主的緬甸視為合法公民的伊斯蘭族裔,被迫逃往鄰近的孟加拉,成為亞洲最受矚目的難民。

聯合國官員批判緬甸軍政府的攻擊行動猶如「種族滅絕」;多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群起指責翁山蘇姬消極因應羅興亞事件,更不認同翁山蘇姬視「羅興亞人為恐怖份子」的發言;乃至教宗方濟各都計劃於11月前往緬甸表達關切。種種發展,讓翁山蘇姬的民主人權鬥士國際形象一落千丈。

羅興亞人長久以來在緬甸受到壓迫,1982年的法律剝奪他們合法公民身分,軍政府對羅興亞族實施類似種族隔離政策。即使羅興亞人已在緬甸居住好幾個世代,仍為緬甸政府視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

70高齡的翁山蘇姬或出於拉攏軍方,或基於穩定內部,自上任以來即屢屢做出令外界感到不解的舉動。除了對羅興亞族的處理與軍方站在同一陣線,翁山蘇姬還未當選國會議員就先訪問中國,成為實質領袖後更是習近平的座上賓。一年半前訪問北京時也全盤未提到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引發國際人權組織的不滿,而劉曉波不久前也因病過世。

過去被視為民主人權象徵的翁山蘇姬,這兩年從政後的若干言行作為飽受批評,認為她已淪為現實的政客而不再是人權捍衛者,包括她對羅興亞族事件噤聲不語,還有她不斷強調緬甸必須和周邊國家強化關係與持續發展經濟,採取不結盟主義的外交政策。訪問北京時,翁山蘇姬和習近平討論更多的是如何處理中緬邊境糾紛問題。由此可見現實的戰略利益已經超越她對民主價值的堅持。如此言行將國家利益置於民主人權價值之上,與她過去的正義形象大相逕庭,也難怪國際形象受到嚴重斲傷。

翁山蘇姬處理羅興亞事件還忽略另一項更嚴重的國際效應,那就是給過去幾年全球興起的反伊斯蘭浪潮添加更多燃燒的柴火,讓「文明的衝突」(Clash of Civilization)更形激烈。例如包括馬來西亞、印尼、以色列、巴基斯坦、菲律賓、孟加拉等國家的伊斯蘭教徒已經走上街頭,焚燒翁山蘇姬的人像,抗議緬甸政府打壓羅興亞人。土耳其政府準備派出人道救援隊伍協助羅興亞難民。但另一方面,中國和印度政府則是對緬甸政府表達支持。個別相關國家領導人對於緬甸政府處理羅興亞事件抱持不同立場,但儼然一場更嚴重的亞洲、甚至國際難民危機即將惡化。

更令人憂心的是,少數較激進派的羅興亞族反抗軍與沙烏地阿拉伯、巴基斯坦也有合作,恐怖主義「蓋達組織」更發表聲明,呼籲全球伊斯蘭教徒提供羅興亞人「軍事援助」,他們果真介入,可能讓局勢更形危險。

是以,羅興亞事件已不僅只是緬甸內部事務,或是翁山蘇姬為鞏固權力不得不採取的反民主人權之舉,它更涉及複雜敏感的宗教文明對抗,以及可能的恐怖組織介入。翁山蘇姬可以選擇迴避在聯合國向全世界說明解釋的機會,但國際社會絕對不能忽視此一事件可能衍生出來的長遠衝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