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聲】「中共二十大」考(四)

2022/09/23・09:01 田牧(記錄與整理)
習近平的權力如牛蛙越吹越大,「二十大」後這隻巨蛙要被放在炭火上「烤」,經濟下滑、內部權鬥、人心動盪、國際壓力接踵而來,它總有吹爆的一天。圖:習近平在「十九大」發表談話/美國之音中文網

一旦發生戰爭,將是父母埋葬兒子「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人間悲劇,是妻子埋葬丈夫的淒慘無依,人類將回到原始、野蠻的叢林世界,所以我們要呼籲,不分種族、疆域,沒有語言差異與政治歧見,全世界一起站出來,共同抵制無差別殺人的戰爭。

本文紀錄整理了「閒話三人行」的精采對話內容,三位與談人分別為(左起)廖天琪、萬潤南、田牧/歐洲之聲提供

廖天琪:現在媒體普遍傳言,習在第三屆任期內會發動「武統」對付臺灣,這種可能性有多大?

萬潤南:上次我們主要談的就是這問題嘛。昨天,我與一個朋友聊天,他也問了同樣的問題,我簡單地說了幾句,現在中共內部在關注美國一個民間智庫搞的一個兵器推演,整件事情讓我在尋思,為什麽(兵演)是這麽演?日本在裏頭扮演了一個很關鍵的角色。

那個朋友說,我上次不是提出與臺灣關係,大陸對臺灣的方針應該是:「不取反與、以大『師』小。」他說這個固然是上策,但有沒有可能被采納?我說現在來看完全沒有可能,他又問:那麽臺灣怎麽辦呢?

我當時就給他一個說法,臺灣現在的應對方針,應該學學印度,要有自己的獨立想法與做法,不能夠成為某一方的棋子,不能成為大陸的附庸、應聲蟲,也不能成為美國的棋子,應該學會左右逢源,避免使自己成為棋盤,維持現狀以拖待變。

台灣挾在美、中兩大強權之間,須有自已獨立的做法與想法,不能成為任何一方的棋子,更要避免淪為美中博弈的「棋盤(戰場)」。圖/取自蔡英文臉書

就是說你一定要有自主思想,你完全可以拿著大陸來跟美國討價還價,也可以拿著美國來跟大陸方面來討價還價。

田牧:我也是這麽想,小國有小國的無奈,小國又有小國的計謀與策略,就像新加坡那樣又油又滑、左右逢源,美國不可以冷落新加坡,中國也不能不重視新加坡。

萬潤南:一旦你成了人家博弈的棋子,戰爭時你就是「棋盤」,就像烏克蘭一樣,國土疆域落得滿目瘡痍,所以台灣一定避免成為棋子和棋盤,必須儘可能維持現狀、以拖待變,這是根本。

萬潤南:大陸這種專制制度是一定進行不下去的,但是它的壽命還是會延長一個階段。其實這個建議,是當年李光耀對李登輝講過的,他給李登輝的建議,是臺灣千萬要避免正面衝突,一定不要在他們倒下去以前自己先倒下去,這是個聰明人的金點子,所以說李光耀李顯龍父子確實有政治家的大智慧。

時下美國專門讓臺灣買什麽?是準備打巷戰的,要準備共軍登陸以後應對的武器,這樣的戰略思維格局,臺灣只能是被打垮打爛、民不聊生。

美國有美國的考慮,美國計算著如何消耗中共,如何拖跨中共,美國只是考慮自己不受到牽連,這是美國一箭雙雕的核心目的,就像烏克蘭戰場達到的效果與目的一樣,耗死俄羅斯,拖垮俄羅斯,同時確保美國自己不受到損失,不遭遇打擊。

中國這專制制度是走不下去的,一定會變天,所以,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曾向李登輝的建議,臺灣要避免與中國正面衝突,應該維持現狀、以拖待變。圖/民報資料照

萬潤南:從美國的兵器推演及我對中共的了解來看,我的分析可能對臺灣也有些安慰;中共會「圍點打援」,因為登陸代價很高,而且兩岸都是中國同胞,互相殺戮,這個仇恨以後難以化解;採用圍島之計,會造成臺灣經濟上的困境,就像中共的「圍困長春」戰役一樣,困死臺灣。

萬潤南:圍點打援什麽意思呢?就是說我包圍了、圍困了,誰來助臺解圍,這樣激烈的戰爭只會發生在海上,主要目標是日本。

其實世人都清楚,美國不會親自打仗,它還是堅持打代理人戰爭。美國希望大陸侵犯臺灣,臺灣人當代理人,幫他消耗中共力量,這是美國人的第一手算盤;但是這個算盤可能還打不響,為什麽呢?大陸這邊只是圍,我不直接登島而戰,美國又怎麽辦?

萬潤南:美國還有第二手方案,下一個代理人是日本。安倍晉三不是宣示了「臺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美國的作用就是軟硬兼施,督促日本履行諾言,若中國與日本發生衝突,美國就讓日本人耗盡中國。

美國智庫的兵器推演就是這麽演的,最後中共把橫須賀美國軍事基地的兩艘航母給打了,日本所有的軍事基地被摧毀了,當然中國的海面武裝也都被幹掉了,但是美國還是不會輕易打到大陸本土,打到本土就是把日本完全犧牲掉了。

美國打代理人戰爭,還得人家願意啊,現在的問題是,日本人有這個意願,美國許了他們很大的甜頭,就是讓它正常化;日本現在不是一個正常國家,它實際是受美國控制的,那麽通過它消耗掉整個大陸後,完成美國更大的戰略目標,日本就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了,有自己的憲法、軍隊、所有權等,實際上對日本也是一個誘惑。

美國的戰略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中國是「螳螂」,美國是「黃雀」,而如同誘餌的「蟬」就是台灣,但眼下台灣的意願與能力都不是很足夠,因此美國還有第二方案。圖/翻攝自美國智庫RAND Coperation

田牧:我有一個問題,在現代化戰爭中,日本疆域應該是沒有應付現代化武器的戰略縱深的,這不是「甲午海戰」的年代了,日本是否會考慮這些客觀原因呢?

萬潤南:恢復正常國家的誘惑對日本來說,還是很大很重要的,也是他們幾代政治家的夙願,所以美國智庫兵推的結果是,日本和美國慘勝。

田牧:我覺得這個說法似乎說不通,因為俄羅斯在日本後面虎視眈眈。最近的新聞披露,岸田文雄急於見習近平,估計也希望把日本摘出去,日本也不想擔任美國的代理人;有此一說,一旦臺海有事,普京也會在日本背後伺機而動,這對日本是有壓力的。

萬潤南:我說的是美國人的如意算盤,日本現在所展現出來的是這樣,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同意你的這個分析,就是說最後日本會不會去充當這個代理人?

田牧:美國要在亞洲參與戰爭,必須有亞洲的幫手,因為美國本土太遙遠了,後勤與補給是跟不上的,通常認為日本和韓國是理想的美國代理人。

萬潤南:韓國很清楚,肯定不幹,因為有北朝鮮的原因,尹錫悅現在也是在美中之間兩邊討好。最有可能的是日本,日本決心很大嘛;我為什麽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美國是相當於後面的那個黃雀,讓中國當那個螳螂,臺灣就是那個蟬。

美國的第二方案,是用日本來耗盡中國,幫自己打亞洲的代理人戰爭,日本雖有意願,不過俄羅斯如芒刺在背,日本也有所顧忌,圖:拜登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岸田文雄臉書

萬潤南:美國希望日本與韓國代替美國成為黃雀,問題是韓國邊上還有個金三胖,所有火炮都對準了南韓,如果臺海有什麽事,金三胖那邊一定不消停,這是韓國顧慮的原因。

日本的問題是,屁股後面還有個普京,動輒說些重話,近期中俄的「東方-2022」軍演就在日本附近,威脅意味甚濃;普京曾經放話,意思說「如果真大打起來,首先從地球上被抹掉的是日本。」

田牧:這是普京在恐嚇日本,沒有那麽簡單。

萬潤南:這個誰抹掉誰的話,都是戰爭狂人的語言,但是反映了普京的心態。俄羅斯與日本也是世仇,1905年日俄戰爭,當時是沙皇俄國的時候,爭奪東北嘛,後來是在蒙古打了諾門罕戰役,在整個「二戰」期間,前蘇聯與日本也是世仇,這裏就不詳述了。

我剛才說美國的算盤,他們的兵器推演是讓日本做代理人,他們希望以臺灣來消耗大陸,可臺灣人無論是能力、意願都是不夠的;美國的好多想法與計劃,說實在是比較自私的,俄烏戰爭就是典型例子,實際上歐洲吃了大虧。

田牧:是被帶到溝裏去了。

當地時間9月15歐洲議會又批准烏克蘭撥款50億歐元援助計劃,整個俄烏戰爭,實際上歐洲吃了大虧。圖:歐洲議會前升起烏蘭國旗/毆洲議會官網

結語:二十大「考」變成二十大「烤」了

咱們開頭說到百年老店從「家天下」異化為「黨天下」,經過一番梳理和「考」研之後,看得出習近平的權力如牛蛙越吹越大,「二十大」後這隻巨蛙要被放在炭火上「烤」,經濟下滑、內部權鬥、人心動盪、國際壓力接踵而來,它總有吹爆的一天。

習爆了之後,中國進入混亂,想來是短期的無序,之後應是漸趨暴風雨後的平靜,但是台灣和各個民族的問題、以及中國文化重整的問題,都只能在一個相對開放而民主的制度下才能逐一解決,中國將何去何從?我們拭目以待吧。

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