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峰迴路轉回到美中博弈世紀主題(三)

2022/06/30・12:00 田牧(整理與編輯)
德國慕尼黑舉行的G7峰會。圖/截自網路,田牧提供

川普退群,使拜登「落子」遲了一步

萬潤南:我們討論拜登總統的對華政策,理論上、邏輯上都是正確的,繼續發揮體制優越性,建立民主國家的經濟圈和組群。

田牧:我非常認同老萬的說法,事實勝於雄辯,美蘇「冷戰」四十多年,有沖突、有競爭、有對峙,但是美蘇兩國之間並未爆發戰爭,蘇聯最終失敗了,瓦解了,分裂了,這就是美國的制度勝利,是西方世界的價值觀勝利。正如約瑟夫•奈指出的:美國要堅持制度優勢,無需與中國正面沖突,中國的軟肋是他自身。

萬潤南:實事求是的來說,我也看到了拜登政策的不足與缺陷。世人都知道,在「印太經濟框架」同樣的區域,有一個15國的RCEP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由東南亞國家聯盟10國發起,並由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與東盟有自由貿易協定的五國共同參加,共計15個締約方所構成的高級自由貿易協定,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且運行效果甚佳。而美國剛剛在東南亞「落子」,應該是遲了一步,或者說是拜登「空撲一子」。

美國奧巴馬總統是下了先手棋,即達成了TPP協定(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全面進步協議),最早是文萊、智利、新西蘭和新加坡,始於2005年。2008年,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秘魯、美國和越南加入了討論,使談判國家達到十二個。2016年2月4日,四個締約方和另外八個國家,所有12國都簽署了TPP。不幸的是,2017年1月23日川普總統走了一步錯棋,簽署行政命令決定美國退出TPP,誤了一手好棋。

2017年1月,美國退出該協議。其他11個TPP國家,於2017年5月同意重振TPP協議並於2018年1月達成協議。2018年3月,11國簽署了協議修訂版,稱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全面進步協議。

印尼猛捧中國,美國能亡羊補牢嗎?

萬潤南:還有一個問題,雖然拜登與東南亞國家啟動了「印太經濟框架」,但我的直覺是懷疑的。

本月11日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上,印尼防長普拉博沃在圍繞「管控多極區域的地緣政治競爭」這一主題發言時,他的說法顯然是傾向性的,他表示:中國是反帝運動的先鋒,一直是印度尼西亞的好朋友。他呼籲世界尊重中國的復興。他指出:「中國是一個偉大的文明國家,是幾千年來亞洲的領袖。它的影響遍及東南亞。所以我希望大家尊重中國的正當復興,回到偉大文明的地位。」

他提出,印尼將以「亞洲方式」解決國與國之間分歧,即每個國家都以自己的方法來「以互惠互利的方式解決其挑戰……而不訴諸任何武力」,同時與鄰國和大國保持良好關系。他強調,「我們看到了中國多年來如何和侵略作鬥爭,如何和外國干預作鬥爭。」普拉博沃說,「我相信中國會以他們的智慧和仁愛擔當責任,因為這是他們的哲學。孔子是中國的偉大哲學家,一直在教導我們,權力和領導總是伴隨著仁愛。」

俗語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印太經濟框架」中就有像印尼這樣的國家,其它的國家如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菲律賓、文萊、斐濟又會是怎樣的立場呢?會不會與美國同心同德,共建「印太經濟框架」?這不是簡單的交友問題,而是組建經濟圈的團隊精神和凝聚力的問題。

拜登的「印太經濟框架」是否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了,圖/取自拜登臉書

我的感覺是,拜登的「印太經濟框架」是否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了!

贏得RCEP才是基礎,美國總統換屆造成不確定性

田牧:老萬提出了「印太經濟框架」的不足之處,我也想到兩個問題。

建立「印太經濟框架」比軍事同盟更重要,想當年美國在「二戰」後帶領西歐國家重建家園,為恢復歐洲經濟,及世界經濟復蘇起到了關鍵作用。有報道披露,美國準備投資500個億,作為基礎投資,這個數字太少了。馬歇爾計劃當初投了135億美金,以現在的價格換算,實際上已超過了5000億美金。500億美金的投資顯然嚴重不足。

還有一點,在這個區域內,還存在「RCEP」框架。而且今年1月1號已經運行,並且運行正常。IPEF將如何區別於RCEP?如何勝過RCEP?如何超越RCEP,更具誘惑力?

最令人擔憂的是,美國總統換屆,前任總統批準的政策得不到保證與繼續,比如:奧巴馬執政時期的TPP,被川普總統說退出就退出了。還比如奧巴馬執政時期好不容易建立的醫療保險制度,換一任總統,就被否決了。政策得不到持續,經濟發展、社會穩定都會缺乏保障。再過兩年,美國又是換屆選舉,這樣的問題是否還會出現?如此東南亞國家對美國的信任指數還剩多少?(待續)

【閑話三人行】:萬潤南、廖天琪、田牧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您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