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就事論事,有那麼難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就事論事,有那麼難嗎?

 /布農族。法律研究生 2018-10-12 20:39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被批評提案凍結法扶基金會預算一事,是為促法扶設置「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時,必須考慮交通方便,且主任律師必須為原住民。圖/張家銘(資料照片)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被批評提案凍結法扶基金會預算一事,是為促法扶設置「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時,必須考慮交通方便,且主任律師必須為原住民。圖/張家銘(資料照片)

我是布農族,就前幾天在國慶大典中演唱的民和國中濁岸合唱團一樣,我是來自花蓮卓溪的布農孩子。自從我來都市唸高中,大學到研究所已經有一陣子了,看到原住民在社會上越來越有尊嚴,能跟漢人一樣從事很多高階專業的工作,我心裡其實是充滿著熱情。但最近在網路上,有關原住民的一則討論卻讓我揪心,我深表遺憾。

我指的是:陳采邑律師公開指稱當時還是立委的Kolas Yotaka因與部會首長同居因此支持亞泥,這種看似潑辣的發文,卻是完全缺乏事實基礎的污衊人格。試想看到陳律師發文的讀者感受,就像是先指責別人「你們就是同居,還有什麼好說的?」以這種潑婦罵街的攻擊法,實在讓人搖頭。真正應該討論的議題,反而都被模糊焦點了。

陳律師為文批評當年Kolas立委提案凍結法扶基金會預算一事,實因kolas發現,原基法中相關規定明載,法扶基金會設置「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時,必須設置在交通方便的位置,其主任律師必須為原住民。因為設置地點的交通便利,才方便位於偏鄉的原住民接近使用;而主任律師為原住民籍,目的除了可以降低服務案件時的文化認知落差,又能進一步培育原住民法律人才,在在對原住民來說都是好事。

執政黨籍的立法委員願拋開政黨上的束縛,特意以此提案要求行政部門,實屬難得的勇氣,這事情都已經過了兩年,當時雖然kolas的確是有凍結法扶的預算,不過當政府有善意回應,她隨即撤回,沒有一絲一毫影響到法扶工作的推行,但為何這件事最近反而被人提出批判?

陳采邑律師以同居人一詞批評Kolas是在今年三月,而Kolas提案要求凍結法扶基金會預算則是在兩年前。刑事訴訟法中明文規定原住民被告於通常程序時一定要有律師辯護,原住民犯罪嫌疑人受偵查時也一定要有律師在場陪同。原民會更直接提出原住民法扶專案補助,讓原住民在訴訟過程中,無論是吿人還是被告,都有免費律師。這是考慮原住民族文化與國家訴訟程序的落差,為鼓勵或保障原住民族的司法使用權益,而設置的民族權利保障制度,不是個人權利保障的社會福利措施。

就因為這是民族權利不是個人權利,法扶承接了原住民法律服務案件的政府標案,理應多多宣傳,廣讓原住民知道有此項服務不是嗎?過去原住民因法扶的位置對原住民而言太遠,舟車勞頓、勞民傷財,再加上法扶所委派的律師常常對原民文化較為生疏,因此當原住民有爭議事件需要求助法扶時,反而有很多的不方便與不信任,有些原住民如果經濟許可,甚至願意湊錢聘任不是法扶的原住民籍律師幫忙打官司,為的就是多一種信任與安心,而我們原住民也很爭氣,有很多在業界赫赫有名如泰雅族的馬律師與楊律師,他們都願意幫忙自己的原住民鄉親。

在原住民基本法通過之後,法扶在原住民司法補助這塊根本資源不缺,缺的是如何讓原住民對法扶有信心,知道並願意接受法扶的相關服務,kolas這樣的用心,怎麼會被轉移焦點討論同居的事呢?我現在是個研究生,未來希望能貢獻自己在法律上的知識,能有機會服務部落裡的族人,難道一個年輕法律研究生的未來,要被同居這種雞毛蒜皮兼沒營養的瑣事給耽誤了?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