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那烈燄下的台灣魂/追憶詹益樺與許昭榮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那烈燄下的台灣魂/追憶詹益樺與許昭榮

 2016-05-17 22:18
520新總統即將就職,新的掌權者可還記得那些以生命捍衛台灣價值的老故事?
520新總統即將就職,新的掌權者可還記得那些以生命捍衛台灣價值的老故事?

隨著520政權交接日期逼近,許多台灣人歡欣鼓舞,中國方面不斷恐嚇,全世界都在關注這個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就職演說與未來的施政方向。

台灣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以下幾個事件都發生在520前後,都有很重大的影響:

.鄭南榕與詹益樺.

1949年5月19日,「中華民國」在總統李宗仁逃到美國,沒有總統簽署(違憲)的情況下發布戒嚴令,在台灣實施全世界最長的戒嚴令。

1986年鄭南榕發起「519綠色行動」,是歷經37年後第一個公然提出解除戒嚴的人;第二年民進黨接續發動「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的遊行,終於在1987年7月15日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自焚,治喪委員會選擇519出殯,隊伍到總統府前被蛇籠及拒馬擋住,突然草根工作者詹益樺點燃身上預藏的汽油,直奔拒馬前,仆倒在蛇籠上死亡。

很少人認識詹益樺,他自焚時旁邊的朋友不斷哭著喊「阿樺」時,還有人以為是黃華自焚。他自焚的當下,因為是在鄭南榕出殯的場合,並未引起多大的迴響,但作家曾心儀對他的死極度傷心難過,她花了很長的時間到詹益樺竹崎老家,以及詹益樺生前走過的地方訪談,把詹益樺的故事完整呈現,慢慢的、慢慢的開始有人注意到詹益樺這個人。

2007年5月19日,詹益樺的朋友們,在竹崎鄉親水公園為詹益樺樹立了一座紀念銅像並立碑紀念,碑文中有一段說:「享年三十二歲的阿樺,把生命的最後四年全部奉獻給台灣的反對運動。他曾參加過環保、反核、農民、勞工、原住民等運動;他南北奔走,積極參與農民運動,深入基層,組訓農民,足跡遍及全台灣。」

「與阿樺共事過的朋友,對他最深刻的印象是:阿樺對真理有種掩不住的渴慕,面對真理擁有的,是單純且真誠的信仰與奉獻。阿樺最後終於用他的青春和生命來實踐真理,來點燃台灣民主之火。」

.為台籍老兵鞠躬盡瘁的許昭榮.

2008年5月20日,馬英九就職首任總統的同一天,在高雄市旗津有一位台籍老兵許昭榮自焚。自焚的新聞被所有總統就職的歡慶氣氛蓋掉,鮮少人注意。即便看到那則消息的,也以為大概是不滿馬英九當選的某個暴虎馮河之士所為,不具特別意義。

深入了解才發現,許昭榮的故事,真是七十年來台灣人令人哭笑不得的命運縮影。

他當過日本兵,戰後因具海軍術科專長,被國民政府強行徵召投入海軍「台灣技術員兵」送往上海、青島等地,從事接收日本34艘賠償艦的修復工作,後隨國民政府撤退返台。1949年被派至美國接收「太湖號」護航驅逐艦。

那段期間很多台灣人因戰後生活困苦,國民黨軍在台灣登報徵募志願兵,以可以學中國話及不離開本島為誘餌,實際上全部送往中國戰場參加國共內戰,很多人戰死,有的成為共軍俘虜變成解放軍,還有參加韓戰後被遣送回台灣的,保守估計人數超過一萬五千人,絕大多數都死在中國的某個內戰時的激戰區,徐蚌會戰就死了很多台灣人。

許昭榮後來經商,曾因將外銷產品外包裝的產地印為「Made in Republic of Taiwan」遭密告涉嫌叛亂再遭逮捕,幸救援得當獲不起訴處分。後以經商身分出國,參與南加州人士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而成為政治難民,1986年獲加拿大政府政治庇護。

許昭榮在中國戰場時,不忍見臺籍同袍戰死被棄屍荒野,私下將他們埋葬,並在靈前應允日後一定將他們的遺骸帶回台灣。他果然信守諾言,獲得加拿大政治庇護後,即到中國尋找仍健在或已戰死同袍的下落,黑名單解除後並返台積極投入為台籍老兵及遺族討公道的工作。1994年創設全國原國軍台籍老兵暨遺族協會。

他後來回高雄積極推動建立「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的工作,吳敦義任高雄市長時,應允將旗津一塊原是任人丟廢棄物的土地,改建為「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2008年3月,高雄市議會竟通過提案,更名為「和平紀念公園」,其間也一度欲改為八二三紀念公園,並欲遷走「台籍戰士紀念碑」,許昭榮因而於五月二十日在紀念碑前自焚而死,並於現場留下遺書。

.還要維持現狀下去嗎?.

遺書中指責國民黨與民進黨漠視「台灣歷代戰歿英靈」,部分內容如下:

『我依據自己的意志,以死抗議臺灣執政者長期對「歷代軍人軍屬台籍老兵」之精神虐待。國不像國,政府不像政府...,對現行退輔制度,偏袒「老芋仔」剝削「蕃薯囝」表示不滿;國民黨、民進黨執政期間,不但未給予「台灣歷代戰歿英靈」歷史地位,且未曾舉辦國家級的追思或弔祭,讓約四萬位台灣先靈在海外流浪六十餘年。』

諷刺的是,許昭榮最積極工作時期,正是被台灣人寄予厚望的陳水扁執政時期,然而,當旗津風車公園旁的「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落成時,不忌諱為廟宇及八大行業送匾題字的陳總統,卻婉拒為紀念碑題名;當時的高雄市長謝長廷也未到場參加落成典禮。

然而,許昭榮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留美回來任教的江仲驊是其中之一,他和一群被認為是「害仔組」的基層草根人士努力經營八年來,這個全台唯一官方經營的紀念公園雖然地處海角,仍吸引很多外國觀光客前來參訪,當外國人驚訝於台灣人的命運如此多舛時,我們的政府依舊無動於衷,二戰期間死了超過五萬人的台灣,至今依然沒有一個國家級的紀念碑或紀念公園,歷史課本隻字不提。

蔡英文即將風光就職,就職典禮的觀禮證,在臉書上成為許多粉絲們引以為榮的熱門照片,而和她同黨的前總統陳水扁竟然沒有受邀、曾為台灣兩度坐牢的前總統府國策顧問謝聰敏同樣被遺忘,這不禁令人擔心,許昭榮當年死諫的遺書,到了八年後的今日,似乎情況還是原地踏步,果真要繼續維持現狀下去嗎?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