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重生與愛】系列十四 原住民菁英政治受難回顧(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重生與愛】系列十四 原住民菁英政治受難回顧(下)

― 林昌運撰稿(林瑞昌的最小兒子)

 2015-01-02 07:20
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當時行政區包含桃園的新竹縣政府發給林瑞昌獎狀,表揚他「深明大義宣撫山地同胞維持地方秩序保護公教人員殊堪嘉許」。(資料來源:桃園縣政府文化局)
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當時行政區包含桃園的新竹縣政府發給林瑞昌獎狀,表揚他「深明大義宣撫山地同胞維持地方秩序保護公教人員殊堪嘉許」。(資料來源:桃園縣政府文化局)

相關系列:
【重生與愛】系列十四 原住民菁英政治受難回顧(上) 

日治晚期 積極為原民權益奔走

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南投縣仁愛鄉,因日警強制服義務勞動,指導原住民之方法不當而引起不滿、不平,發生莫那魯道帶領的霧社事件,導致殺害日警及眷屬一百三十四名的抗日風暴。之後日警採行投瓦斯彈等嚴厲報復手段,危及族群生命財產安全,因此父親以總督府評議員之身分,奔走於臺灣總督府及臺中州廳之間,建議日本政府勿採取嚴厲之制裁,以免擴大事件的後續效應,造成難以收拾的殘局。

日本政府採納建議,以和緩方式縮短制裁時間。家父在受異族統治的日本時代晚期,保護族人之生命財產,並積極照顧改善原住民生活,並為爭取原住民之權益奔走奮鬥。

自一九三六年起,父親長駐苗栗縣泰安鄉象鼻保健所的執業時期,也負有為日本政府推動理蕃政策安撫民心之重任,遇到日警送交割除臉上的刺紋之個案也得執行。我於一九四一年三月一日出生於象鼻部落。日本總督府撤離臺灣以後,全家隨父親輾轉經過新竹縣尖石鄉舊衛生所暫居,於一九四八年回到故鄉桃園縣角板鄉定居,就讀於角板國民小學,今之復興國小。

戰後改名林瑞昌 走上政治路

臺灣光復後,父親的名字從日野三郎改為林瑞昌,同時被推舉為臺灣省政府諮議、山地籍第一屆省參議員及第一屆臨時省議員。從此走上政治不歸路。

一九四七年發生二二八事件時,許多平地臺籍青年都對角板山的泰雅族青年打過主意,並煽動他們下山反抗政府,但都由我父親好言勸阻;因此,除了嘉義縣鄒族的吳鳳鄉(現阿里山鄉)高一生鄉長,指派曾在日軍服役之祕書,帶領自衛隊成員包圍嘉義機場事件外,其他原住民族群皆未輕舉惹禍。

 


1954年4月17日林瑞昌、高澤照被槍決後,當局在部落的宣傳單「為林匪瑞昌高匪澤照執行死刑告角板山胞書」,其中指出兩人「一、參加匪黨,陰謀顛覆政府;二、營私舞弊,侵吞農場公款」,同樣的說法出現在嘉義阿里山鄒族部落。(資料來源:桃園縣政府文化局)

涉「匪諜」案 家族多人蒙難

但是,政府在一九五○年代,以家父在白色恐怖時代曾被中共地下黨山地工作委員會組織列為網羅對象為由,以牽涉匪諜案,將家父處決,父親成為白色恐怖下之犧牲者,同日被處死之原住民菁英,尚包括與二二八事件有關的鄒族吳鳳鄉高一生鄉長及其祕書 。

就讀臺北師範學校的堂兄林昭明 ,則也被以「蓬萊民族自救鬥爭青年同盟」叛亂案,被處十五年徒刑;而當時就讀建國中學高三下學期的二哥林茂秀,與父親同住臺北市羅斯福路山地會館,被以「知情不報」為由,判處二年冤獄,從此家族成員皆陷入一九五○年代以後動亂的時代悲劇中。父親過去為族群奉獻生命的事跡,隨著時間被漸漸淡忘,我們兄弟也都在解嚴以前被汙名化的環境裡,衍生糾纏不休的「就業困境」。



1947年6月8日二二八事件之後,林瑞昌於戰後親撰「臺北縣海山區山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情書」(日文)向當局陳情,最後一段:「我們必須復歸墳墓之地,自失地以來一天也不忘過故鄉,滿懷戀慕之情,四年之間我們之祖先寡勢流血抗日,台灣光復帶來,能復歸故鄉祖靈實為感謝不盡,…如能復歸墳墓之地,平地同樣課稅亦忍痛接受。」但最後復歸祖靈願望終未能實現。(資料來源:桃園縣政府文化局)

兄弟三人 就業升遷阻礙重重

因家父從政,獻身爭取族群權益而疏於置產,父親殉難後,全家生活頓時陷入困境。在家父被惡意汙名為匪諜後,親友懼怕受到牽連而遠離失散,全家經濟依靠大哥林茂成的小學教職微薄收入,但他每學期都遭受調職遷校的壓力,不得不辭職,轉往民營公司就業。

我和二哥林茂秀生活在艱困環境中,努力向學、爭取獎學金,配合政府「栽培原住民醫師政策」而學醫,陸續就讀私立高雄醫學院開辦的山地醫師訓練班 ,雖然兄弟二人,在前後二屆皆以優異成績畢業,而獲得杜聰明院長在畢業典禮公開表揚 ,但是我們也回不了自己嚮往的故鄉角板山服務。

二哥茂秀學成後,分發到臺中縣和平鄉衛生所服務,再調到新竹縣尖石鄉衛生所。一九八七年,政府宣布解除實施三十八年的戒嚴之後,精通日語的二哥,出國前往日本京都進修醫學二年,考取日本醫師執照。

此時,原先堅決反對二哥留在日本,時任律師的舅舅才態度軟化,二哥以具備留在日本的謀生能力,並由舅舅出具戰後留在臺灣、列入失蹤親屬的證明,協助二哥回復保留在日本愛媛縣的戶籍,而以日野茂秀醫師之名,在日本行醫十八年之久。二哥臨終前回到臺灣,定居在新店市北宜路青潭里,於七十六歲過世,骨灰安放於故鄉──復興鄉羅浮村的林家墓園靈骨塔。

 


1950年10月31日,蔣中正到復興鄉角板山歡度來臺第一個生日,樂信.瓦旦(左1)、蔣經國(左2)跟著蔣中正之後;這張照片一直掛在林茂成家。(照片取自《泰雅先知 樂信.瓦旦:桃園老照片故事2》)

幾經波折 獻身公共醫療逾四十年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我雖然有省政府的派令,分發到故鄉復興鄉衛生所,但是因為桃園縣衛生局認為有安全疑慮,不接受我前往故鄉報到 。我於失業半年後,蒙阿美族原住民省議員章博隆 的協助,向省政府人事處申訴重新分發,與原分發臺北縣烏來鄉衛生所之同鄉范振武醫師對調服務。幸蒙臺北縣衛生局接納,從此被迫落腳在鄰近復興鄉的烏來鄉,烏來成為我終老的第二故鄉。

但是就業困境接踵而至,因當時鄉長選任衛生所主管的安全資料,是由縣警察局主管考核,警察局以不適任單位主管為由,建議暫由鄉公所秘書兼代主任,而擱置轉報省政府核定的主任派令案,因一九七五年以前的衛生所是隸屬於地方鄉鎮公所管轄的。

當時的我對於前途萌生憂慮,於是決定先當兵,一九六五年七月,我在海軍服少尉預備軍官,將退伍前,申請志願留營,前後獲准留營二年,並前往左營海軍總醫院小兒科擔任住院醫師。

一九六六年六月,意想不到,我接獲烏來鄉公所來函告知,已收到衛生所主任的省府人事派令,催促我依據公費學生計畫,儘速退伍,返回偏鄉服務。於是經簽報海軍總醫院同意,我於留營一年期滿後,即可解除原獲准之第二年自願留營,退伍回任。

一直到二○○六年七月,我屆齡退休,前後擔任烏來衛生所主任十七年、新店衛生所主任二十一年,及臺北縣衛生局第一課課長三年(一九九三至一九九五年),我服務於公共醫療,前後共四十一年。

走過悲慘歲月 不懷恨也不遺忘

我服務公職期間,從不捲入敏感的政治分歧話題,對於過去悲傷歷程不存懷恨之心,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臺灣解除戒嚴後,父親所受到白色恐怖政治迫害的往事,漸漸引起社會重視,也獲得政府的平反及補償。

隨後,父親存放在家中的骨灰,得以歸葬在復興鄉羅浮村紀念家父的林家墓園,終於解開了家族一樁隱藏在心中超過半甲子歲月的心結。但我的兩個孩子卻選擇遠離學醫之路,分別朝向「動力機械」及「電腦資訊」科技發展。

泰雅族醫師林瑞昌父子三人,自一九二二年至今,在臺灣偏遠的山區,為醫療資源落後的原住民部落執業行醫,長達八十餘年的奮鬥經歷,雖然在戒嚴時期,被政府以「匪諜叛亂分子」汙名化,而招致族人懷疑、遺忘。

我寫出這一段悲慘的故事,不外乎希望子孫能記取過去慘痛的歷史記憶,鼓勵遵循祖父一生奉獻族群的大愛精神,永不懷恨、也不再重蹈覆轍。

原住民自治運動 跨越世紀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涉及原住民參與部分,有鄒族高一生 、湯守仁 ,事件後,高一生、湯守仁因辦理「自新」獲當局開釋。當局委由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之後,唯一代表原住民擔任省參議員的父親,擔保阿里山鄉高一生鄉長向臺灣銀行貸款,協助開發「新美農場」,以改善鄒族民眾生活,另擔保湯守仁自新之誠意。

二二八事件時期,父親為了泰雅族群權益,勸導族人不要貿然捲入事件,並得到當局的表揚令。雖然事件後,時任省參議員的父親在省議會諮詢時,針對泰雅族於一九○三年之後抗日而被掠奪的三角湧,向當局提出要求,希望歸還日本殖民政府侵占之三峽大豹社部落祖墳之地,可能因為這樣,觸及了戒嚴時期的禁忌,而被政府視為異議分子;但在民意機關裡為原住民同胞爭取權益,應罪不至於處死。

一九五○年,父親在當局強力排擠下,驚險地在三十位山地鄉長投票中當選第一屆臨時省議員。在省議會裡,他大聲疾呼:增加原住民參政權、培養原住民人才、正視原住民經濟的困境、推動有效率的山地行政。

一九五一年,高一生、湯守仁等人,突遭當局通知到嘉義縣政府開會為由誘捕,接著家父在臺北市山地會館住所被逮捕。南北原住民領袖一起被誣指欲籌組「高砂民族自治會」,鼓吹原住民爭取自治。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七日,六位原住民遭到槍決;我的父親受難,不正是白色恐怖的真實寫照嗎!

 


2002年林昭明(中)陪同採訪團隊拜訪原住民政治案件「山防隊案」的王宗霖(左1)、邱致智(左2)、葉榮光(右2)、曾金樟(右1)。(曹欽榮 攝影)

我的家族審視二○○五年之後,政府公布的「原住民族基本法及原住民自治」等法案,即將陸續實施,認為原住民菁英、意見領袖受害,雖是過去的歷史悲劇,唯望當局早日據實公布真相,使家族冤屈得以昭雪。

後記: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出版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第一輯《秋蟬的悲鳴》,2013年4月3日,我閱讀新聞報導後,有感而發寫下此文。2014年8月,依據7月20日受訪稿補充,再改寫。詳細受訪稿,請參閱桃園縣政府文化局2014年「愛、重生與和平」桃園縣人權歷史口述訪談出版計畫之期末報告書。

【編按】二二八之後清鄉、白色恐怖漫長期間,桃園縣有將近四百位政治受難者。文化工作者曹欽榮和陳銘城等人受桃園縣政府委託,完成政治受難者和家屬的口述訪問,在日前出版《重生與愛》。本報取得授權轉載,讓大家對當年的受難歷史,有進一步的暸解。


錄音轉文字稿:曹欽榮
文字稿整理:曹欽榮
修稿:曹欽榮、張宜君

(本文摘自《重生與愛:桃園縣人權歷史口述歷史文集》,桃園縣政府文化局出版。欲購此書請電洽03-332-2592分機8403邱小姐。)

相關系列:
【重生與愛】系列十四 原住民菁英政治受難回顧(上) 

相關文章:​【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上)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