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龍蝦與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龍蝦與我

 2017-12-08 14:52
如今,我的牙齒也不像以前那麼有力了,過去三隻龍蝦的海盜雄風不再,現在最喜歡的就是lobster roll了。因為這些放在麵包捲上的龍蝦肉是比較嫩的腳爪肉。圖/網路公有圖片
如今,我的牙齒也不像以前那麼有力了,過去三隻龍蝦的海盜雄風不再,現在最喜歡的就是lobster roll了。因為這些放在麵包捲上的龍蝦肉是比較嫩的腳爪肉。圖/網路公有圖片

昨天女兒寄來一份小孫女的演講稿。她要在學校講阿公跟龍蝦的故事。她說阿公喜歡吃龍蝦,但是在南方的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很少有龍蝦可以吃。所以有一次他到波士頓Boston,就到市場買了六隻大龍蝦。結果女兒家裡面的人都不喜歡吃龍蝦。阿公就把六隻龍蝦都吃掉了。

這個故事當然是有一點誇大。但是我這阿公對龍蝦確是特別情有所鍾。

提起龍蝦,就令我想起了很多龍蝦的故事。記得60年前,我初中的時候,台灣根本就很少看到龍蝦。不過我的父親有一位朋友住在小琉球。聽說小琉球有一個黑鬼洞,在這個洞裡面可以抓到龍蝦。有一次這位朋友送了我父親一隻龍蝦。這就是我今生第一次吃龍蝦。從此,龍蝦的滋味就一直留在我的心裡,成為我心目中最好吃的海鮮了。後來這位朋友又送了我爸爸一隻大龍蝦的標本,我們把它掛在牆上。常常望著這隻龍蝦流口水。但是在1972年離開台灣之前,就從沒在台灣再吃過龍蝦了。當然現在在台灣,龍蝦可以空運來,不再稀奇了。

1972年我來到了美國,第二年在紐約州的羅徹斯特大學當住院醫師,有一天太太跟我打電話,很興奮地跟我說,她在菜市場看到龍蝦在on sale,問我要不要買?我很高興,就跟他說,你就買兩隻吧!結果回到家,看到的兩隻大龍蝦,竟然是每隻六、七磅的,不是像我在台灣吃的那隻,我嚇了一大跳。 結果,那一天晚上,我們兩位及媽媽,還有才一歲的女兒,連半隻龍蝦都吃不完。

後來我來到費城,那時候薪水不多,一個月只能省下45塊錢。每個月能與家人到大眾化的Ponderosa牛排館吃一餐,全家就很滿足了,當然沒有錢吃龍蝦了。

1978年後,我來到南方的卡羅萊納州,夏洛特市(Charlotte, NC)開業。這時可以比較隨意遍嘗美味了,但是那邊還買不到鮮活的龍蝦來蒸。所以我們吃龍蝦的機會不多。偶而都是在寥寥可數的中國餐館,吃吃又黏又膩的廣東式龍蝦。 吃不到淸蒸龍蝦那特有的鮮味。

後來女兒要到New England去讀寄宿學校,我們先帶她去看學校。Exeter Philip Academy是在New Hampshire的一個小鎮,路上荒涼,那天又碰到了大雪紛飛,結果我們開到晚上10點,在暗黑中忽然看到遠方有一座閃著昏黃燈光的建築。看來還有點鬼影幢幢的樣子。駛近一看,裡面竟然傳出搖滾音樂,進了門,原來是一家開在大糧倉Barn的餐館。裡面還有一群年青男女在跳舞。

我們這時饑腸轆轆,我一看餐單上有一種龍蝦派,lobster pie,非常高興,馬上點了一份。那時候也不知道龍蝦除了清蒸跟廣東煮法以外,還有什麼的吃法?結果那一天我點的龍蝦派,竟然是三大塊的龍蝦肉,放在一碗熱燙燙的奶油汁裡。凍餓交加的我,一片入口,美味無窮,喜笑眉開,此時此刻,夫復何求?這也是我一生中,一次美好的記憶了。可惜,後來就再也沒有吃過這種做法的龍蝦派了,傳統的lobster pie,上面一定有酥皮外殼,底下則是龍蝦肉跟其他佐料,與牛奶合成的濃湯糊。

有一次,我們到Exeter去看女兒,在學校附近的超市裡發現,可以買到很便宜的龍蝦。我們就很高興地買了一個插電的蒸鍋,寄放在宿舍裡。每次來訪問她,就在我們住的旅舍裡,享受龍蝦大餐。有次甚至把旅舍的電源弄短路了,當然免不了要紅著臉跟管理員賠笑臉。

後來我們在南方的夏洛特市,也漸漸地可以看到有新英格蘭空運來的新鮮活龍蝦了。從此我們就可以常常吃龍蝦了。每次有外地的親友來,我們往往以龍蝦大餐來招待他們。留下不少珍貴的回憶。

龍蝦有很多種的吃法,中式的蔥爆,蒜泥,椒鹽,…西式的則有pie, roll, macaroni and cheese. Salad, pastas, risotto, bisque, stew, ⋯⋯網路上可以查到120種作法。但我最喜歡的還是清蒸,然後沾奶油液的吃法。這樣子才會保持龍蝦的原汁原味。

我的女兒常常笑我說,我去波士頓,不是去看他們,而是為了吃龍蝦去的。捫心自問,我的潛意識裡也許確實如此。

Boston有一家很出名的海鲜館,叫做Legal Seafood。它的廣告標語就是 IF IT IS NOT FRESH,IT IS NOT LEGAL” (假如它不新鮮,它就是不合法)。我去過這家餐廳兩次,總覺得他們的龍蝦還不夠合法。在Boston附近,我最喜歡的一家龍蝦館,叫做Weathervane(風向標海鮮館)。這家餐廳的外型,就是一艘帶帆的大漁船,帆桅頂有一個挺胸激昂大公雞的風信子。他們的龍蝦又新鮮,又原味。配著 steamer(有長鼻子的小蛤蜊),生蠔,加上玉米,馬鈴薯,沙拉,小香腸,一杯生啤酒,一條塑膠的圍裙,把起龍蝦,連吃三隻。在這裡,沒有金碧輝煌的裝潢,也沒有裝模作樣的紳士淑女,人手一隻,歡笑一場,人人有份 。當年加勒比海的海盜,大碗酒,大塊肉的豪情,想來也不過如此。

後來這一家Boston的Weathervane店關了,我更不惜開兩個小時的車,到更遠的緬因州Kittery去,就是專程要找這家餐廳去吃龍蝦大餐。

退休以後,想到我從小到現在,和媽媽相處的時間不多,為了跟住在洛杉磯大妹家的媽媽, 能多一點相處的機會,我就在南加州Laguna Beach附近的Laguna Woods Village退休村,買了一個condo。這幾年來,我們就往來在北卡跟加州之間,各住幾個月。

每次我帶媽媽來我家小住的時候,經過爾灣 Irvine的H Mart超市,一定去買幾隻龍蝦。這裏的龍蝦很便宜,往往 On Sale,一磅才賣$7.99。當天晚上我們就有一餐龍蝦加玉米奶油濃湯的海鮮之夜了。

每次當我把一小片龍蝦放到媽媽的嘴中,她那種欣慰,滿足的微笑,不禁令我想起,小時候,當調皮的我把她餵的飯吞下去的時候,這不就是那同樣的微笑嗎?

如今母親已經過世了。每次我跟芬芬吃著龍蝦的時候,總不免希望母親還是跟我們一起坐在餐桌邊。多麼盼望,還能再喂她一口,再搏得她的一個微笑。

如今,我的牙齒也不像以前那麼有力了,過去三隻龍蝦的海盜雄風不再,現在最喜歡的就是lobster roll了。因為這些放在麵包捲上的龍蝦肉是比較嫩的腳爪肉。

飲水要思源,我也要感謝龍蝦。您們的犧牲為我們帶來多少的快樂及記憶。您們已經盡了對人類最大的貢獻,我們會永遠地在心中,(不是在胃裏),懷念,感謝您們。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