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被忽略的X世代,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被忽略的X世代,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2018-04-15 16:00
許多研究機構都一再提醒,X世代才是真正「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純粹的人口學問題,各國X世代的出生率都顯著高於千禧世代,這使得X世代競爭激烈、升遷緩慢,受盡苦楚,但是也讓X世代,有著純粹的人口優勢;另一方面,X世代承先啟後,如今正是產業運作的真正中心。(圖/創用CC授權)
許多研究機構都一再提醒,X世代才是真正「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純粹的人口學問題,各國X世代的出生率都顯著高於千禧世代,這使得X世代競爭激烈、升遷緩慢,受盡苦楚,但是也讓X世代,有著純粹的人口優勢;另一方面,X世代承先啟後,如今正是產業運作的真正中心。(圖/創用CC授權)

【藍圖】談到企業領袖,若從全球媒體報導上看,得到的代表性人物概念,大概是比爾蓋茲(1955年出生)、賈伯斯(1955年出生),這些已經逐漸退休退出公司經營、計畫要退休,或甚至已經過世的戰後嬰兒潮世代(1945~1965年之間出生)企業家,而談到未來企業領袖,媒體總是會想起剛剛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舌戰國會議員的馬克祖克伯(1984年出生),這樣的千禧世代(1981~2000年之間出生)風雲人物,中間的X世代(1966~1980年出生),可說很大程度上遭到忽略了。

台灣如此,世界如此,2014年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發表報告《X世代:美國被忽略的老二》(Generation X:America's neglected "middle child")指出,X世代在許多方面都介於嬰兒潮世代與千禧世代之間,譬如:宗教信仰、結婚比例、學歷、對政府的看法、對移民政策的看法、對多元性向的看法等等,唯獨對自己的自信,遠低於兩個世代。X世代覺得自己不特別,對退休準備的信心也最低,而儘管X世代平均Facebook朋友數量200人,遠遠高於嬰兒潮世代的98人,距離千禧世代的250人也不遠,X世代卻只有12%自認為自己在使用科技上有優勢,只有千禧世代的24%的一半。

然而,儘管媒體目光,都放在千禧世代,認為數位化等等新趨勢,都是由千禧世代帶頭,連X世代自己也這樣認為,事實上,在產業上佔據最中流砥柱位置的X世代,普遍應用科技,才是真正造成科技影響力無遠弗屆的關鍵。

刻板印象與事實有落差,可能會對社會對產業的想法,以及政府對產業及人才培育的政策,有很大的扭曲,譬如:過度強調年輕人創業。許多研究機構都一再提醒,X世代才是真正「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純粹的人口學問題,各國X世代的出生率都顯著高於千禧世代,這使得X世代競爭激烈、升遷緩慢,受盡苦楚,但是也讓X世代,有著純粹的人口優勢;另一方面,X世代承先啟後,如今正是產業運作的真正中心。

美商宏智國際顧問公司(Development Dimensions International,DDI)、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The Conference Board)、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Y)與CNBC共同發表《全球企業領袖預測2018》(Global Leadership Forecast 2018)報告中指出,調查訪問54個國家、26個產業領域,共超過2.5萬名企業領袖後,發現X世代目前佔據過半的51%,平均有20年職場工作經驗,並且很快就會全面接班,在近未來佔據絕大多數的企業執行長位置。

X世代領袖有54%熟悉網路時代新科技,比起千禧世代的56%可說相差無幾,在社群網路的使用上,甚至超越千禧世代,尼爾森調查發現X世代每週使用社群網路服務的時間,比千禧世代還高出40分鐘。一般刻板印象認為千禧世代在晚餐餐桌上,都要滑手機或其他電子產品,但實際上X世代比千禧世代更嚴重,而且X世代把這些社群人脈資源,帶進工作中,更強化了其職場能力。

X世代領袖的傳統職場能力,不論是在企業組織內,發掘並培養新專長人才的能力,或是將新的想法付諸實現的執行力,比起老一代也不相上下;X世代領袖平均聽取7位下屬直接報告,高於千禧世代領袖的僅5位;67%的X世代領袖具備高度協同合作能力,更孜孜不倦的打破組織內的各部門隔閡,X世代領袖具備的合作與領導能力,讓他們所領導的組織,能更有效率橫向合作,解決客戶與組織內部的問題,創新速度更快,打造出未來的新職場。

但即使X世代的能力如此高強,卻看似遭受到不公平待遇:X世代企業領袖的升遷速度,比其他世代更慢,5年內千禧世代領袖平均有1.6次升遷,嬰兒潮世代有1.4次,X世代卻只有1.2次。乍看之下似乎不合情理,但是其實這正是X世代純粹人口基數最多造成的現象,由於競爭更激烈,所以X世代必須更強,但是所得到的機會卻更少。另一方面,這也因為X世代較為忠誠,跳槽取代升遷的情況較少,千禧世代有42%跳槽升遷,X世代只有37%。

競爭激烈程度,也反映在X世代過人的自我提升渴望之上,67%想要得到更多外部教育訓練,57%想要爭取外部發展,X世代希望得到外部教育訓練機會,勝過公司內部機制的比例達20%,遠高於嬰兒潮世代的14%,跟千禧世代的11%。

就年齡來看,X世代年紀最大的「前段班」,未來也將至少在職場10年之久,而X世代最年輕的「後段班」,則將會繼續在職場30年,也就是說在可見的未來,X世代都會是產業的骨幹,如何強化X世代人才的能力與發展機會,以及留住X世代人才,將會是每個國家的重要課題。政府在規劃產業政策與人才政策藍圖時,必須改變過去忽略X世代的習慣,反過來特別重視對X世代的規劃。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