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戒嚴時代伸援台灣人權 梅心怡正在對抗癌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戒嚴時代伸援台灣人權 梅心怡正在對抗癌症

 2015-05-08 18:57
梅心怡,一個在台灣戒嚴年代裡,讓台灣政治犯的人權救援問題國際化的宣傳家,如今,他正在對抗癌症。(照片由邱萬興提供)
梅心怡,一個在台灣戒嚴年代裡,讓台灣政治犯的人權救援問題國際化的宣傳家,如今,他正在對抗癌症。(照片由邱萬興提供)

梅心怡,一個在台灣戒嚴年代裡,讓台灣政治犯的人權救援問題國際化的宣傳家,如今,他正在對抗癌症,值得台灣人出錢出力來關心他,回報他。

在1970-80年代裡,美國籍的梅心怡,艾琳達,還有日本的三宅清子,他們是台灣人權救援第一線上,最重要的搭建人權救援網的人。

當然,在他們的背後,都有一群出錢出力的國內外朋友,在暗助他們,他們都先後因探視政治犯家屬,傳遞政治犯和黨外消息,向國際媒體傳播訊息,而先後被驅逐出境或不准再來台灣,

他們的人權褓姆與信鴿角色,一直到在海外的人權團體力量越來越壯大後,才由台灣人權團體取代他們的工作。

梅心怡1962年來台學中文,1965年蕭孟能、李敖等人辦的文星雜誌被禁,1966年初和1969年 梅心怡數度來台時,住在李敖家,因而認識謝聰敏,魏廷朝,彭明敏。

受李敖之託,他因日籍前妻是空服員之便,為24小時被監視的彭明敏,送出他離台的重要信件,讓彭明敏在1970年初,神秘離開台灣。

但1971年李敖,謝聰敏,魏廷朝都因彭明敏的脫離台灣,而被逮捕,扣上「台南美新處和台北花旗銀行爆炸案」罪名,不久,梅心怡也被列入「不受歡迎的外籍人士」,無法再來台灣。

此時,梅心怡在日本,他將台灣朋友艾琳達、陳菊,也有出獄政治犯或外國傳教士、學生等人,託人送出到海外的台灣政治犯名單,政治受難案件的資訊,做成「News Letter」,向國際特赦組織,以及國際媒體宣傳,對國民黨政府施加壓力。

1975年他提供香港雜誌《南北極》,刊登李敖、謝聰敏等人的起訴書,他也是國際特赦組織日本支部的委員會委員。

台灣70年代的政治案中的陳明忠、黃華、楊金海、顏明聖、白雅燦、余登發被捕案,還有:郭雨新被作票落選、中壢事件的消息,都是透過梅心怡,才讓國際社會知道被戒嚴的台灣實情,因而引起國際人權團體與美國國會,能不斷地對國民黨政府施壓。

美麗島事件前後,他認為美國的台灣人團體,已有相當力量,因而待在日本,成為第一個從海外打電話給台灣黨外人士的外國人,例如:他自費調查一個多月後,確知咬前高雄縣長余登發的吳泰安,是調查局運用的線民。

梅心怡(左)與艾琳達(中)都長期關心台灣人權。(邱萬興提供)

梅心怡打國際電話,告知余登發的辯護律師姚嘉文,余登發,余瑞言父子,雖被判決,但在黨外人士的橋頭示威後,余登發後來也保外就醫,反而在法庭上,一再說自己是匪諜的吳泰安(要咬余登發等人的罪),因線民身份被識破,也被法官順理成章地判死刑。

美麗島事件時,林義雄寫備忘錄,批露他被刑求,盧孝治從律師江鵬堅處,拿到影本,塞入新竹米粉,帶到日本給梅心怡。不久,香港雜誌《七十年代刊》出後,林義雄家發生三屍一傷的血案。

1986年許信良、謝聰敏、林水泉在美國發動「遷黨回台」,打破海外黑名單時,梅心怡也投入他們運動訴求的國際宣傳,壯大不少聲勢,但自己更加成為無法來台的黑名單外國人,直到1992年他才得以再度來台。

近年來,梅心怡都住龍潭鄉下,也曾翻譯鍾肇政小說成英文本,但多以教英文為生,常到原住民部落。

美國在911事件後,嚴格實施反恐政策,梅心怡認為嚴重傷害人權,在抗議示威中,他燒毀自己的美國護照,直到多年後,他才得以回美探親。

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時,梅心怡也衝入行政院。不久,他就因癌症療養,此刻,不少朋友正籌備「感恩梅心怡」的送暖活動,時間在6月中,期待台灣人熱烈參與。

(本文轉載自陳銘城文史專頁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