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認同政治與民主危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認同政治與民主危機

2018-10-08 15:19
因應認同政治危害民主政治的治本之道,還是要回歸民主的基本原理和原則,修正、改進、健全民主政治的運作制度機制,才能有效化解認同政治威脅、傷害民主政治的世紀危機。圖/取自Pixabay
因應認同政治危害民主政治的治本之道,還是要回歸民主的基本原理和原則,修正、改進、健全民主政治的運作制度機制,才能有效化解認同政治威脅、傷害民主政治的世紀危機。圖/取自Pixabay

大學退休快15年了,已遠離嚴謹的學術工作,不再寫嚴謹的學術論文,只寫隨意、隨情的雜文。

1992,福山(Francis Fukuyama)發表大作《歷史終結》(《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轟動士林。一夜成名,隨他哈佛老師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 成為民主政治理論大師。之後,他一帆風順,2010被史丹佛大學請去,坐上了民主學一代宗師的權威講席尊位。

歷史沒有終結

他的成名作《歷史終結》已成歷史陳跡,被很多學者批評得一文不值,連他自已都承認歷史不再如是輕易民主終結。我倒看得更遠、更樂觀,認為歷史長河地看人類文明發展,他的民主將是歷史終結點的歷史劇本,戲還沒演完,仍可能圓滿演成。

他學術著作、評論文章很多,我大多沒看。最近,他的大作《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認同:尊嚴的要求和憎恨政治),針對目前風起雲湧的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有深刻的思考和分析。書我還沒細讀,只讀了他簡易重點論述的文章《Against Identity Politics——The New Tribalism and the Crisis of Democracy》(反駁認同政治──新的部落主義和民主危機), 發表在《Foreign Affairs》(September/October 2018)。

文章標題明確彰顯他的論述主意,他反對認同政治,認為它是新的部落主義,對民主政治有害。假如20世紀是杭亭頓說的第三波民主化的民主(法治)世紀(《The Third Wave——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21世紀可以說是重視人的自由的人權化的世紀。

福山認為,近年來自由人權的多元、多面、全球性急速擴張,造成認同政治的氾濫,把民主政治搞得手忙腳亂、分崩離析,嚴厲破壞了民主化的成功發展。很多新興民主國家,如匈牙利、波蘭、泰國、土耳其等,走回頭,專制復辟。先進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奧地利、德國等,也有民粹主義崛起、破壞民主程序正常運作的現象。專制國家,如中國和俄羅斯,則越來越專制,毫無民主化的發展跡象。

21世紀是人權世紀

他指的認同政治問題,就是近年來人權主義高漲,傳統的文化、宗教、族群(種族、國族)、貧富、階級等的矛盾加劇、衝突升高外,還加上當代風雲興起的自由人權的全球化、多元化、多邊化(globalism, multiculturalism, multilateralism), 導致世界各國的移民和難民、男女、同性和中性(LGBT, #MeToo)等少數族群不同的身份、人權認知和認同,產生更多更嚴重的新的矛盾和衝突,衍生「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民粹主義 (populism) 等權勢因素,互為因果,衝擊、扭曲、傷害了民主政治正常運作的價值、程序和規律,如野火燎原、越燒越猛,民主制度無法有效機制因應,困難重重,面臨崩潰危機。

這是最壞的民主危機情景(scenario)。不過,我認為在美國、澳洲、歐洲、日本、甚至南韓、印度、印尼等新舊民主國度,問題都沒那麼嚴重,不一定會如是惡劣發展。但是,把此情景放在台灣,倒滿恰當的。台灣認同政治的矛盾和衝突,比世界其他民主國家都要厲害,其面對的民主危機比其他民主國家都要嚴重。

道理簡單明白,只要稍微關心、瞭解台灣的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台灣的國家和國族、文化和人權、藍綠和統獨、民主與專制等切身的價值認同,都分崩離析,南轅北轍,矛盾重重,衝突不斷,慘不忍睹。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明明專制中國和民主台灣是敵我分明的兩個國家,中國用盡辦法,文攻武嚇,就是要併吞台灣,台灣經濟經竟大肆依賴中國,台灣竟有百萬人可能同時拿台灣護照和承認中國國籍的居住證,五星旗(中國國旗)可以插遍、義勇軍進行曲(中國國歌)可以唱遍台灣。台灣還有「共產廟」,天天插五星旗、唱義勇軍進行曲好幾年。連民進黨的法務部長都說,那些都是憲法保護的自由人權。台灣民主選出的總統,不敢譴責、反抗專制中國,不敢觸怒中國。也是根據憲法,她要維持兩岸「兩區」、非「兩國」關係的現狀。民選的台灣首都市長,不僅不譴責、反抗專制中國,還要「兩岸一家親」,血緣、文化認同中國。

川普視習皇帝為致命敵人

都是認同政治走火入魔、民主政治失序、失效、失能的荒謬現象。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做的「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再讓美國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美國夢」,習近平的黃袍加身當皇帝,作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英國的脫歐(Brexit),歐洲的難民潮,緬甸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素姬迫害羅辛亞少數民族,台北市長柯文哲白色民粹力量的出現,都是認同政治效應發作的結果。

不像蔡英文總統和柯文哲市長,川普總統敵我分明,明確認識習皇帝帝國夢的野心和邪惡,是威脅民主政治、民主美國的致命敵人,非全面、全力抗拒不可。我認為,美中民主與專制的價值認同大戰,才是21世紀人類文明衝突的終極大戰。在此大戰中,我認為正邪分明,勝負也已歷史終結論定。

邪不侵正

認同政治會打敗、甚至消滅民主政治?我認為不會。民主世界末日的論述,是否有道理?會成真?我認為沒道理,不會成真。福山和我都沒那麼悲觀,我們都同意,因應認同政治危害民主政治的治本之道,還是要回歸民主的基本原理和原則,要針對這些日益複雜、困難的認同政治的挑戰,修正、改進、健全民主(法治)政治的運作制度機制(台灣首先要公投正名制憲),才能有效化解認同政治威脅、傷害民主政治的世紀危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