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連同傷疤一起愛」八仙塵燃女孩書寫900天歷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連同傷疤一起愛」八仙塵燃女孩書寫900天歷程

 2018-03-13 17:13
陳寧穿著壓力衣,開心和自己寫了一年多終於出爐的新書合影。圖/李秉芳
陳寧穿著壓力衣,開心和自己寫了一年多終於出爐的新書合影。圖/李秉芳

八仙塵燃事件發生至今已逾兩年,造成多人死傷,而當年24歲的空姐陳寧是那場意外的倖存者之一,如今全身仍被壓力衣包緊緊的她,經歷過無數次的手術、植皮、復健和心理治療等過程,將過去900天的歷程寫成《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一書,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讓許多人看到傷友的一面,透過書寫她也重新整理心情,希望能朝著未來繼續前進。

陳寧,1991年出生,今年26歲,她是八仙塵燃事件的傷者,也曾經擔任新加坡酷航空服員,當時她的燒傷面積高達58%,住院71天,兩度病危;「換藥」、「焦痂切開」、「清創」及「植皮」等大大小小的手術,對她來說是從陌生到熟悉,然而對她而言,內心最在意的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退化成一個比幼兒還失能的狀態。

《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新書發表會上,陳寧將長袖襯衫的袖子捲起,給記者看她在壓力衣和矽膠片之下的燒燙傷疤,這個被傷疤佈滿而且行動遠不如以前方便靈活的身體,已經陪伴著她度過900多天,未來也將會繼續跟著她一輩子,陳寧坦言,從事件發生到現在,當然也曾想過要逃避或是放棄,但現在她希望自己「連同傷疤一起愛」。

陳寧從2016年的年底開始書寫,試著回想從事件發生的當天,直到她漸漸恢復,並回到職場工作所有的生活點滴和內心感受,陳寧坦言,剛開始回憶來的特別洶湧,她一度覺得那些痛苦的回憶都實在太難以承受,但透過這個長達一年多的書寫和回憶的過程,她有時邊聽音樂、邊看許多當時的照片,也漸漸將自己的心情整理清楚,並看見了自己轉念的過程。

「剛開始只覺得不能放棄,但其實不是為了自己」陳寧說,家人和男友從頭到尾都一直陪著她、鼓勵她,但以前愛漂亮的她看到自己的皮膚狀態,甚至會覺得十分陌生,整個人的意識和身體分離開來,而愛旅行的她也因為燒燙傷,成為行動不便,連在家都需要他人照料生活起居的失能者,這些事情也都讓她開始產生一種「對命運不甘心」的感覺,陳寧說,她現在覺得,對於這場意外,她唯一的讓步就是接受自己的身上有疤,但是筋骨是自己的,她要盡所有努力拿回屬於身體的自主權,不讓自己的生活和行動能力被受傷的皮膚給奪走。

陳寧當時住院超過兩個月,經歷過數次手術,媽媽也簽下好幾次病危通知書,然而在這些結束後,後續的復健的過程比想像還漫長辛苦,陳寧表示,全身的皮膚又癢又痛,又有拉扯感,她經常徹夜無法成眠,在一旁的媽媽也補充,許多傷友都有睡眠問題,像陳寧常常都清晨五、六點才能順利入睡,睡起來已經接近中午,整個作息大亂長達兩年,也曾在半夜因為睡不著,跑到爸媽房間要討安眠藥,但爸媽希望她不要依賴藥物入睡,僅有少數特殊情況才會給她。

陳寧的媽媽(左)樂觀又堅強,不斷鼓勵鞭策陳寧重拾生活回到職場。圖/李秉芳

陳寧的媽媽表示,事件發生後,雖然大家都很受傷難過,但是爸爸、妹妹都堅強起來,一直支持陪伴陳寧,妹妹還因為要照顧陳寧,該學期有一科被當,不過目前已經順利畢業,媽媽不希望陳寧因為養傷養病就此一直在家,生活變得越來越頹廢封閉,因此鼓勵她再回去職場工作,陳寧也透過宏碁的友善就業方案,重新找到市場行銷的職位並已經工作一年。

「也有覺得受夠了、好累、老天為何要這樣對我的時候」個性好強的陳寧也曾想過放棄,而努力回到職場後,她又一下子把自己逼得太緊,拼命想要扮演好女兒、好女友、好下屬等角色,陳寧坦言,其實她一直都覺得自己是不足的,心裡有個洞,兩年多來一直睡不好、頭昏等問題,也讓她決定求助心理諮商和動眼治療等,陳寧說,唯有身心都能恢復了,才是真正的康復。

陳寧在長袖長裙下都是壓力衣,卸除壓力衣也是她接下來要面對的挑戰。圖/李秉芳

經過這些的陳寧,接下來還要面對的任務,則是和已經朝夕相處兩年多的膚色壓力衣告別,以逐漸穩定的傷疤和皮膚,直接面對社會大眾的眼光,陳寧表示,在這段時間她對美的定義也已經改變,她回想起在受傷前,曾和男友一起去看同樣也是從燒燙傷中回復歌手Selina演唱會,當時她在台上的微笑令她印象深刻為之動容,而如今同樣也經歷燒燙傷的陳寧終於懂了,那是帶著傷疤但已經掙脫身體這個軀殼的自由,陳寧說,他以Selina為目標,雖然未來的路還很長,但期許自己成為一個成熟、有故事的人,繼續活出精彩人生。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